《T婆工厂》摄制方致信尖椒部落:争取劳工权益也要性别权益

吴静如 · 2015-05-18 17:04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我相信身为工人的你,一定会赞成劳工权益应该要被争取。但是,你会赞成同性恋也应该被看见且尊重吗?你会赞成爱上跟自己同样性别的人,也是“正常人”吗?

1.jpg

5.17国际不再恐同日这一天,尖椒部落和手牵手工友活动室一起为女工朋友放映了台湾纪录片《T婆工厂》。气氛超出想像的好,大家饶有兴致地看到结尾,看到字幕打出这些曾一起并肩抗争的同性伴侣数年后大都分手的结局,大家唏嘘不已。

今天,《T婆工厂》的制作方台湾国际劳工协会的总干事吴静如女士给尖椒部落的女工读者写来一封无比诚恳的信。在信里,她亲切地称呼我们“小燕”(小燕的来由请戳),分享了台湾劳工和同志运动的情况及存在的问题,也表达了她对大陆女工拉拉群体的期望和关切。希望两岸的移工和性少数群体能够保持这样良好友善的沟通,并肩前行,一起找到通往有尊严劳动、有尊严生活的途径。

以下为信件全文,略有删节,标题为编辑所加,少数两岸表达习惯差异的词语也有改动

嗨,小燕,

我是在台湾搞劳工运动的静如。很高兴有机会可以开始给你写信!

我工作的团队叫做“台湾国际劳工协会”。我们主要的工作对象是“国际劳工”,工作的方式与目标是透过服务一个个劳资争议案件所累积的草根经验,进行政策倡议,争取劳工权益。  

不客气地说,要说我们团队在移工运动上的努力和因此对移工权益争取到的成绩,其实不少。但是,517“不再恐同日”刚过,我特别想提的是我们几年前因为协助一场一百多人的菲律宾籍移工抗争而拍摄的记录片,叫做“T婆工厂”。为什么它是值得一提的“特殊”成绩呢?这可得从它到底记录了什么说起。

s4346352.jpg

《T婆工厂》:是女性移工争取权益的故事,也是同志伴侣的爱情故事

我非常希望你有机会可以看到这片子!它记录了一百多位女性移工,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挨饿耐冻、千辛万苦地抗争,努力在资方已将资本移出台湾、几乎关厂之际,争取到被恶意积欠的数月薪资,同时也挑战了不合理的转换雇主制度,更记录了好几对同志伴侣在这辛苦过程中的爱情故事

最后这一点——记录了同志移工的爱情故事,可就是“特殊成绩”! 

《T婆工厂》第一次让台湾性别运动和劳工运动联结起来

怎么说呢?因为,在台湾,劳工运动(或说“阶级运动”)和性别运动,更别说同志运动,一直有一种“井水不犯河水”的莫名状态存在。或许是因为议题上互相渗透不容易,也或许是搞这些运动的积极份子们,分别缺乏性别意识或阶级意识,所以,长期以来,运动之间的讨论,都很少存在。

不是说搞劳工运动的人不支持性别运动,或搞性别运动的人不支持劳工运动,而大半是互相视而不见或彼此相轻!我认为,这样的状况,其实让每个劳工或每个劳工阶级的同志,都有一种被割裂的不完全感。而这个片子,让劳工开始讨论同志议题,也让同志开始讨论阶级了!(欢欣鼓舞)

劳工运动和性别运动密不可分,情欲也有阶级!

以我来说,我是个同志,也出身劳工阶级的家庭。不论在读书阶段,或出社会工作之后,我最关心的无非是像我家一般的劳工阶级如何可以被国家社会公平的对待,底层辛苦为社会进步奉献青春、生命的劳工,如我家人的劳动,如何可以工作得有尊严!所以我选择投入劳工运动的行列

然而,长期以来,在劳工运动的积极份子圈子里,很少讨论性别问题,更少讨论性倾向问题。仔细想想,到现在为止,歧视女性、歧视同志的工运积极份子,还是不少。但是,这样的状况,我一开始并没意识到。总是,在圈子里,男人爱女人、女人爱男人,就像一般社会主流一样地“理所当然”。男人“自然而然”的欲望女人、女人也“自然而然”的欲望男人,没有人有什么“出柜不出柜”的问题。我想,类似这样训练自己“合群”的情境,对于出外讨生活的你,应该不难类推和同理,对吧?

看见性少数,也要看见阶级差异

我接触“同志运动”是很晚的事情了。在那些好不容易才可取得的同性恋爱情故事中,我完全可以了解书里面主角们的情感。我非常明白一个女人为什么会被另一个女人的温柔吸引;也非常能够感受一个女人的身体是如何像书里面描述的那么有吸引力。

但是,同志运动里,尽谈情爱、尽谈性欲,我一方面是可以接受,也颇享受,但就是没法满足。或许是我劳工阶级家庭的背景所致,我跟很多可以放情爱欲,没有柴米油盐忧虑的同志们还是无法完全亲近。然而,在当时的台湾同志圈,“阶级”这东西,可能也还“不是当务之急”。

就我所知,一直到我们拍的《T婆工厂》在2010年出来后,同志们开始透过看这个影片,开始讨论阶级了!同志圈子里的认同坐标,再拓出了一个“差异”。大家开始再学习以阶级的角度互相看见、对话差异。这,就是《T婆工厂》是“特殊成绩”的原因!(很可惜的是,在工运圈子里,还是不太容易

期望:劳工权益应该争取,但性别自由也同样重要!

唉呀,8点多了,我迟到了!真糟糕,我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其实,我还不认识你呢!我相信身为工人的你,一定会赞成劳工权益应该要被争取。但是,你会赞成同性恋也应该被看见且尊重吗?你会赞成爱上跟自己同样性别的人,也是“正常人”吗?请容我再偷偷问一下,你会不会偶而也觉得,跟你一样是女人的人、你旁边的女同事,很迷人呢(嘿嘿)?还是,在你收到我这样的信之后,就再也不会跟我联系了?或者,跟台湾某团体一样,认为“同性恋会传染”,选择保持距离以策安全呢?

就先到这吧,我得赶上班去了。希望可以得到你的回音。

祝你  工作愉快顺心!

静如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作者惠寄尖椒部落首发。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吴静如
台湾国际劳工协会总干事,曾任国科会外籍劳工及外籍配偶专案研究助理、高雄市政府and台北市政府外劳查察员。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