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年青春只换8年社保,退而难休何以养老?| 女工曾冬连

摘要:曾冬连第二次进的还是制衣厂,一做就是17年,直到工厂倒闭。这个时候他们才突然发现,养老保险不够15年,且无法补缴。未来的养老成了一个大问题。工厂2006年才为工人都参加了社保,但直到工厂倒闭,曾冬连的养老保险才买满8年,远不够15年的参保年限,且她已到退休年龄,无法继续参保。

《2014年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全国超过50岁的农民工有4600万,其中有相当部分是第一代农民工。

1999年养老保险成为强制缴纳的险种。但由于企业违法和政府部门消极执法,相当大一批工人长期未能参加养老保险。一项调研显示,在深圳,时至今日仍有50.4%的工厂并未为全部工人参加养老保险(《非深圳户籍劳动者养老保险状况调研项目分析报告》黄巧燕、苏媛,2014年7月。)

近年来,第一批进城农民工已到退休年龄,但因参保不满15年,无法享受养老保险退休待遇。很多人只能继续工作,以维持生计。

有一批工人开始行动以推动政策改善。2014年8月,十多名退休或即将退休的工人组成养老保险关注组,通过诉讼、政策意见、摄影展等方式争取退休金。

这十多名工人,是4600万高龄农民工的缩影。他们不应该仅仅作为数据的分子和分母展现在你的面前,而应该是一个活生生有情感与思想的个体。我们希望通过7段人生,从不同侧面讲述第一代农民工的养老故事,更丰富地展现这个群体的形象。


环卫女工曾冬连一家四口居住的出租房位于深圳宝安某街道,是紧邻步行街的农民房,一房一厅被改造为两个房间,里面是一个简易小厨房和卫生间,加起来十来个平方。两张上下铁床、一张条桌、一个衣柜,外加一个小小的餐桌,这几乎是他们的全部家具。屋子里放满了一家四口的生活用品,包括曾冬连和老伴的几套环卫服。这就是曾冬连一家四口的栖身之所。

这个拥挤的临时的家,也见证了曾冬连“失业”-“无保”-“再就业”的转折。

曾冬连,湖南邵阳洞口县人,1963年生,小学文化,32岁来深圳打工,19年的青春都奉献给了深圳的两家制衣厂。2014年工厂倒闭,已到退休年龄的她突然发现自己无法享受职工养老保障,只得拿起扫帚成为一名环卫工人,书写她命运中“退而不休”的一页。 

20年只回家2次,不敢“浪费”钱

1995年曾冬连来深圳打工,两个10岁和5岁的儿子留给丈夫照料——那个时候,女工比男工容易找工作。曾冬连进了一家制衣厂,开始做剪线头。因为计件,工人们都是抢货做,她经常抢不到好活儿,挣不到什么钱。后来她转做杂工,熨烫、剪线什么都做。一个月下来,能有二三百块钱工资。200元寄回家,自己留个几十元。

两年后,曾冬连第一次回了趟家。进门的时候,小儿子已经不认得妈妈了,看见她就跑开了。当她再次离开家门去深圳打工时,小儿子对她说:“你走就走,我不要你了”。听儿子这样说,她心里很痛,但没办法,孩子要学费,晚一两天都不行。

此后7年间曾大姐一共只回过一次家。不是不想家,而是觉得自己辛辛苦苦挣的钱,不想“浪费”去坐车。

整整19年青春奉献给制衣厂,只落得8年社保

曾冬连第二次进的还是制衣厂,一做就是17年,直到工厂倒闭。九十年代是这家厂的顶峰,一个月生产十几万件产品,上班时间超长,通常是吃完饭马上去上班,晚上加班经常加到两点半,有时甚至加通宵,第二天照常上班。有人在车间晕倒了也不看医生,休息一下接着干活。那时她们的工资为10元/天,外加加班费(除计件工资之外,五毛钱一小时)。

 老板很凶,动不动就炒人,员工厌恶他,但只能忍气吞声。曾冬连觉得自己年纪大,学历低,没有能力,出去不好找工作。所以,有不满意事就憋着、忍着。

2014年,工厂因经营不善而倒闭。这个时候他们才突然发现,养老保险不够15年,且无法补缴。未来的养老成了一个大问题。工厂2006年才为工人都参加了社保,但直到工厂倒闭,曾冬连的养老保险才买满8年,远不够15年的参保年限,且她已到退休年龄,无法继续参保。

按照相关政策,在深圳养老保险参保满10年才可以办理延缴延退,累计缴满15年后可以享受退休待遇。没满15年就只能把养老保险关系转回老家,或办理退保。退保的时候只能把个人账户部分退出来,企业缴纳的部分一分钱也不给退。工厂已经倒闭,找谁去补缴?而退保只有自己的部分,利息也没多少钱,有什么用呢。转回老家?退休金很低,顶不了多大用。总之,不管是退保还是转回老家,对这些打了半辈子工的人来讲,都是不利的。 

退而难休,两鬓斑白再做环卫工

52岁的曾冬连,头发已经花白了。

她在打工的街道找了一份环卫工作,每天工作八小时,不停在马路上扫垃圾,没有一天休息,一个月2000元。

她现在觉得很烦,工厂都干垮了,她还得在这里打工。但未来没有多少选择,20年的时间,她已经习惯了城市生活,不想再回农村。

她现在很想休息一下:“打工很辛苦的,厂倒了一分钱没赔,又没有养老金。如果每个月能领一点钱,我就想休息一下,不想打工。年纪大了做什么都很辛苦。”但这个简单的愿望,竟如此遥远。

企业违法无监管,工人买单?

按法律规定,企业应当自入职起为工人缴纳社保,否则就是违法,政府也有监管不到位的责任。很多工人工作了十几、二十年,企业却没有依法、足额为工人缴纳社保,导致他们无法享受退休待遇。工人希望可以补缴过去的社保,以达到退休条件。可是,出于地方保护主义,深圳市只支持补缴2年的社保,对这些工人来讲完全没有帮助。

1428901637107480.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