哺乳权利与就业歧视

2014-08-13 14:18 · 南方都市报


塘厦某塑胶厂女工吕小姐去年初为人母,原本厂方批准其每半天有半小时外出哺乳的时间。但婴儿半岁之后,工厂不再允许其外出喂奶。吕小姐前去理论,却被厂方以“大闹人事部”为由将其解雇。目前法院作出判决:厂方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吕小姐近4万元。(6月4日南都)


 


这个案子的是非本不复杂,按国务院《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对哺乳未满1周岁婴儿的女职工,用人单位应当在每天的劳动时间内为其安排1小时哺乳时间。每天一小时的哺乳时间,是哺乳期女职工的权利,也是企业的法定义务。而某塑胶厂非但没有履行这个法定义务,反而以吕小姐违反劳动纪律为由解除劳动关系,违反了《劳动法》“女职工在哺乳期内,用人单位不得解除劳动合同”的规定,结果不得不做出双倍赔偿近4万元。

有部分“市场派人士”并不认同这一判决———事实上他们对整部《劳动法》都不认同。他们认为:“你生孩子难道要企业埋单?以后企业不敢招聘未育女性的话就别埋怨企业歧视!”这话不对,但不是没有值得反思的地方。因为在这个“史上最难就业季”里,“就业歧视”问题成为舆论焦点;招聘中,“已婚未孕”女性难觅工作,更是习以为常。

女职工的孕期、产假、哺乳期较长,一定程度上影响企业利益。现实中,的确有一些女职工滥用了劳动法对妇女的特殊保护,求职时隐瞒了自己怀孕的事实(或是不主动披露),工作没几天就请假,因为孕产期不能解除劳动关系,于是企业得白养着她,这对企业是不公平的。“极品”案例虽少,但在人力资源界还是影响巨大。

在劳动者正当的利益诉求与中国国情的张力之下,中国的劳工权利进步注定是渐进的,比如2008年的《劳动合同法》就是一个里程碑,它对于缓和劳资矛盾,实现可持续发展意义重大。中国不可能照搬欧洲式的“反就业歧视”制度,让企业家动辄得咎,那只会把企业搞成无法解聘的旧式国企,从而丧失竞争力。

但某些“市场派”认为取消整部《劳动法》,取消孕产假、取消工伤赔偿,把血汗工厂等同于“大国崛起”,那是大错特错。这种在欧美都没有市场的幼稚观点,在中国之所以还有一些市场,说明中国还处于起飞阶段,对基本的劳工权利、企业责任、社会保障都缺乏必要的共识。

□沈彬(法律工作者)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