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今天的朋友圈里,能有留守儿童的一个位置

钟二毛讲故事 · 2015-06-01 12:46 · 搜狐新闻
摘要:“城市的孩子在看爸爸去哪儿,农村的孩子在问爸爸在哪儿。”

  钟二毛有一篇流传很广的文章,网上有两个标题:《致6000万留守儿童——别再问:爸爸在哪儿?》、城市的孩子在看爸爸去哪儿,农村的孩子在问爸爸在哪儿》。

今天是儿童节,我想大家在怀旧或者娱乐、恶搞的同时,不妨再跟随这篇旧文,想起、关注这个特殊的群体:留守儿童

  愿你今天的朋友圈里,能有留守儿童的一个位置。

  祝福每一个孩子。

  钟二毛,深圳,2015年6月1日上午

  6000万留守儿童每天都在问:

  爸爸在哪儿?

  钟二毛(微信公众号:钟二毛)

  我已经进入休假模式了。这几天,陪着5个月大的儿子,在他的外婆家——江西九江,共享天伦之乐。儿子睡觉了。坐在电脑前,小城寂静。心里有几件事,总觉得应该说一说。

  1月25日,早上8点,我和弟弟开车从深圳出发,经历漫长而痛苦的中国式春运,第二天早上5点到达九江。途中,在高速路上做运动的时候,碰到一对中年夫妇。这对夫妇说,想起春运堵车就不想回家,可是为了看看家中的一崽一女,无论如何还是要走一趟。这是很温暖的话。

 车开动了,听到一个广播新闻,就是安徽省望江县9岁留守儿童小林(化名)上吊自杀的新闻。孩子听到了母亲今年又不回家过年的消息,选择把小脑袋伸进圈套里!

  

  

  我听完新闻,身打寒颤!该有多绝望,小小少年!

  我出生于湘南一个山区小镇。在老家,不能回家过年,或者不回家过年的父母太多、太多了。我从来没想过,一个小孩,会因为父母不回家过年,而如此悲伤。这有什么?这不很常见吗?我哥有几年就没有回家过年,侄儿们也没看出有何异样。可见,我的心也曾多麻木。

  我相信,有很多,尤其是出生在农村的成年人,跟我持有一样的想法,或者成见。可见,我们根本不了解一个孩子的需求。我们总觉得这很正常,其实这很不正常。

  中间,我弟弟换我开车的时候,我坐在副驾驶位上,又看到一组数据,关于留守儿童:中国每5个孩子,有1个是留守儿童,共计6000多万。毫无疑问,这6000多万,百分之95以上,都集中在农村。

  

  

  当时,时间是傍晚时分。高速公路边上是村庄,有炊烟从屋顶升起。广播里的主持人,正嗲声嗲气地讨论芒果台《爸爸去哪儿》里的几个明星小孩。我一扭头,看到暮色中有老人背着孩子,一晃而过。就那一瞬间,我脑海中冒出一句话:

  “城市的孩子在看爸爸去哪儿,农村的孩子在问爸爸在哪儿。”

  我在城市里定居、生活了10多年,如今有了自己的孩子。我的孩子不太可能成为留守儿童。但这并不能阻止我对留守儿童的思考。我从农村里出来,那片土地上的人们,我太清楚。我的家人、亲戚,他们还在那片土地上,尽管越来越富裕。但是他们的孩子,依旧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留守儿童。我们应该为这些孩子考虑一下,而不是想当然地认为:这很正常。

  如何让留守儿童不再留守,如何让孩子们不再因为听到父母不回家过年而匆匆结束还没有展开的人生?

  留守儿童,是一个国家经济高速发展的必然结局、无法逃脱的一环?

  要不要立法规定,每个父母一年必须回家一次或者几次看望未成年孩子?

  中央刚刚开的三中全会,提到增加农民收入。老话题年年说。这次习李政府,能否落到实处?还有,土地流转、新型城镇化这些新概念,是有利于农民和孩子团聚,还是会加剧了留守儿童的扩大?

  

  这些问题,很复杂,也庞大,不是我等屁民能解决的。但我想,政府、学者、媒体都应该讨论之。

  小城寂静。再过两天,鞭炮少不了四方响起。

  祝福那些和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共处一室的乡村少年!

  别悲伤。

  每个人的一生注定不一样。别再问:爸爸在哪儿!

  钟二毛,2014年1月27日晚,江西九江

  (全文完)

1430713462590869.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