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儿童住读生的住与读:难安其居、难甘其食?

张锐 · 2015-06-02 11:17 · 光明日报
摘要:留守儿童、流动儿童和农村住校生—---大量农村儿童的身份在这三者之间不断转换。
“夜里小学妹要上厕所时,总是爱摇醒大姐姐,或者约着几位同学,拉着手一块去。因为她们怕黑。”
宿舍厕所、浴室、洗衣房等配套严重不足,学生夜间如厕、平日洗澡很成问题,严重影响寄宿学生的睡眠。


关 注

留守儿童、流动儿童和农村住校生—---大量农村儿童的身份在这三者之间不断转换。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曾指出,农村寄宿制学校集中了最多的留守儿童,特别需要采取针对性的措施,提升教育质量。2015年1月,长期关注农村寄宿学生成长教育的公益组织歌路营发布《中国农村住校生调查报告》为住校生身心健康成长鼓与呼。近日,《教育蓝皮书: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5)》在京发布,贫困地区的低龄寄宿再次引发关注。


1名教师、4个年级,寥寥不到十名学生,墙面斑驳的土砖瓦房——这就是坐落在湖北省利川市的梨子园村小学,或许称为教育点更合适。而其余的四、五、六年级的学生基本到十来公里外的铁锋村小学或者镇小寄读。

铁峰村委委员王超对记者说:“十几年前,铁峰小学与梨子园小学不分伯仲,这几年铁峰的教学条件不断改善,而梨子园村则因外出的农户太多,其村小凋零至此。”

铁峰村小学校长李德进介绍:“铁峰小学是村级完全小学,全校教师8人,学生160余人,其中四、五、六年级为寄宿制,有寄宿学生87人。因老瓦屋已成危房,不得已,男生挤在一间木架大铺房内,女生寄住在一间村委办公室里。”
铁锋村小学是贫困地区农村寄宿小学的一个缩影。

农村小学住读生的生活、学习状况的引起社会的关注。
据《2011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尚无更新的全国数据),义务教育阶段寄宿制学生数量约3276.51万,其中小学寄宿生1080.78万。国家审计署2013年《1185个县农村中小学布局调整情况专项审计调查结果》表明,45%的寄宿制学校有一、二年级超低龄住校生。寄宿低龄化现象十分严重。

住:难安其居 难甘其食

寄宿低龄化,学生生活自理能力差,极其依赖他人看护。但农村学校普遍生活教师奇缺,常由任课教师兼职。住校教师大都起早贪黑,每天工作超过10个小时。

他们要承担“教师、父母、保姆、保安、心理辅导、营养卫生”等多项职责,时常感到分身乏术、心力交瘁。

李德进说:“因为师资极其有限,男女生又各自挤在一间宿舍,学校只能安排男女教师各一名,兼职负责男女生起居管理。”宿舍拥挤,缺乏生活配套设施。

宿舍厕所、浴室、洗衣房等配套严重不足,学生夜间如厕、平日洗澡很成问题,严重影响寄宿学生的睡眠。

国家审计署2012年有关数据显示,在抽查的12533所寄宿制学校中,36%的生均宿舍面积未达到国家规定的3平方米标准,涉及寄宿生185.56万名;13%存在“大通铺”或两人一床等现象;40%的学生宿舍楼内未配备厕所等设施。

“夜里小学妹要上厕所时,总是爱摇醒大姐姐,或者约着几位同学,拉着手一块去。因为她们怕黑。”六年级的柳迅说道。
膳食结构单一,营养搭配较差。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健康司司长张世琨2014年2月10日曾指出,我国农村地区儿童低体重率和生长迟缓率约为城市地区的3至4倍,而贫困地区农村又为一般农村的2倍。

“国家膳食补助4元,学生自费6.5元,生均每天餐费10.5元,但中午也只能是一菜一汤,而孩子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仅仅是管量饱还远远不够啊!”李德进不无忧心地说,“许多学生还偏爱吃辣条等零食。”

读:难畅其游 难乐其学

调查显示,住校生课余时间的自主性被严重侵蚀,普遍存在以上课、上自习代替管理的现象。一是学生在校时间大量增加,课余生活却严重受限,学习时间过长,增加了学生的课业负担,容易导致学生厌学。二是课余生活种类单调匮乏,尤其缺科学、艺术类,整体活动思路雷同。由于安全顾虑和卫生设施不全,不少学校限制学生相对剧烈的体育运动。
教学配套设施不健全。据《2013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普通小学(含教学点)的设施设备配备达标情况仍有很大提升空间:体育运动场(馆)面积达标的占51.44%,体育器械配备达标的占52.13%,音乐器械配备达标的占50.13%,美术器械配备达标的占50.09%,自然实验仪器达标的占54.19%。记者了解到铁峰小学目前还没有一件像样的电子教学设备。
李德进介绍,部分寄宿学生存在负面情绪多、孤独感强烈、焦虑水平高、社会适应性差的问题。杨东平指出,贫困地区寄宿制学生长期处于缺乏家庭情感呵护及文化生活的封闭校园环境中,在情感、心理和安全等方面出现了多种问题。

解:众人拾柴 护持灯火

教育经费不充裕、师资力量薄弱、学校建设和管理观念陈旧以及低龄寄宿的现实等导致了以上问题。杨东平指出,当前国家的教育硬件投资大多集中于学校的教室、操场,这使得宿舍、食堂、浴室等建设明显滞后。歌路营呼吁,既然无法扭转农村撤点并校和寄宿制学校增长的势头,那么,政府、学校、家长及社会各界就应齐心协力提高寄宿制学校对农村学生成长教育的正向激励因子。
《教育蓝皮书(2015)》呼吁改善贫困地区低龄寄宿儿童的在校生活条件,真正落实经费向农村小规模学校倾斜的机制,以实现贫困地区的学龄儿童享有优质的教育资源。
“现在学校的寝室紧张,图书室破败,没有多媒体室、实验室、卫生室和浴室。我们找苏马荡的开发商‘化了些缘’,还希望政府再支持一点、社会各界支援一点。政府兴办教育也应向扶贫的‘一村一策’一样搞个‘一校一策’,尽量少撒胡椒面。”李德进对记者说道。
“现在物价涨得飞快,目前的膳食补助要想保证高质量的伙食很有难度。希望相关部门根据物价指数、货币购买力等变量,逐步提高学生营养膳食补助。”李德进充满期冀。
李德进说:“去年,两位支教教师走后,学校师资愈显紧张。好在湖北省统招的‘35000’教师工作正在进行中(以一年35000元招聘教师)。我们希望能有支教人士、义工或其他公益团队等第三方力量以合适的时间、方式参与到学校的教学管理之中。”

来源:光明日报 记者:张锐

1430713462590869.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