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T婆工厂:我们不是货单上的品名,而是一个个独立的人

2016-02-26 15:15 · 台湾国际劳工协会
摘要:《T婆工厂》,一部纪录片拉出了移工女同志爱情和政府政策的漠视之间的抗争。她们用自身的抗争经历告诉大家,她们不是没有情感、情欲、思想的工具,也不是名单上的名字,而是一个个独立的,鲜活的人。

影片介绍

s4346352.jpg

2004年底,位于台北县三重市生产电脑零组件的“飞盟国际电子公司”,因老板掏空资产逃往大陆,员工面临关厂的命运。这个工厂有三百多个员工,其中125名是来自菲律宾的女性移工(编者注:移工,即跨越边境来到另一个国家、地区工作的工人);她们因为三个月没拿到薪水,忧心忡忡且无所适从,因此来到台湾国际劳工协会(TIWA)求助。TIWA一边组织她们抗争行动,也一边记录下难得的移工集体抗争事件。但是拍著拍著,镜头裡出现双双对对的同志伴侣,互相依偎,温馨甜蜜。于是这个纪录意外发展成爱的故事。

《T婆工厂》记录了七对女同伴侣,包括她们的访谈纪录、参与劳资抗争的情形、工厂宿舍的集体生活。

影评

关于T婆,一部纪录片拉出了移工女同志爱情和政府政策的漠视之间的抗争,从来也不知道移工(即大家所熟之却因社会意义的运用、诠释而带有歧视性的字眼“外劳”)的工作分配是这样的被物品化,她们被当成货物一样坐在会场的另一端,而另一端的资方、仲介依照身高、体重、资历等资料挑选,移工们根据她们的号码被选择、分配毫无人权的在交易过程中俨然成为了奴隶,这是我们都不知道的。同样是“移工”,台湾对于蓝领、白领不同阶级的对待方式南辕北辙,T婆工厂呈现了这些被我们忽略的真相。

“钱进大陆,债留台湾”,一位从大陆来的观众分享:“就算是企业前进大陆,拿到钱的也仍旧是台湾、大陆的大老板”,付出劳力的底层工人永远逃不出马克斯理论的被剥削、异化(alienation),政府政策永远回避从人民的角度看事情,而永远以资方的立场草率且不人性化的制定政策,导致漏洞百出。在劳方面对各方不公所积累的怨气爆发后,包括之前民法课看过的东林工人事件,以及T婆工厂,政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油滑嘴脸和敷衍言词,事情总是在“已呈报”、“处理中”的阶段,却拿不出个进度明明白白的呈现出来。如果政府的功用是在 “为民服务”,那么被包括的“民”只有位阶、权力高高在上的大老板们和中产阶级吗?广大的底层人民被弃置在黑暗的角落,活生生的被现实生吞活剥,被权力和制度的锁链綑绑的毫无缚鸡之力。

回到移工的议题, 那些环绕在我们周边却从来没被重视过的群体,很多人(包括以前从不了解这群人的我)带以成见的有色眼光看著他们。我们不懂他们的语言,我们不懂他们的活动,就像是早期(或许现在还有这种情况)对待同性恋的强加污名化,有人用著鄙夷的口气描述着这么一群“可怕、危险、肮葬、吵杂”的外来者,太多人对这些陌生的人持有这样的观点,我们从来不试着想考量些移工们离乡来到台湾工作的原因。有人会说:“他们来台湾赚的钱回去却变成中产阶级会者有钱人咧!”在这番说词的背后,已经把本地劳工和外籍劳工置放在不平等的立场看待。同样的工作却因不同她/他来自东南亚(第三世界国家)就该有不平等的待遇吗?就算是移工赚了那些钱回去,因为币值的转换变成中产阶级,但她/他们在台湾和本劳一样付出同样的血汗,能因为这样就以双层标准决定薪资吗?并且你遗忘了离乡到陌生的外地工作本身就是个很大的挑战。

人们会离乡一定有强烈的动机,T婆工场纪录片中有个移工这样说:“我妈妈年纪已经很大了,却为了养家还做着粗重的工作,所以我答应她,如果我到台湾来找工作,你就好好休息,所以我就到台湾来了。”这些故事被叙述太容易,旁观者却很难切身体会做决定的挣扎,他们面对的是未知的环境,尤其是对只身前往台湾工作的人,无依无靠。当来到台湾,发现被分配到可能是完全不适任的粗重工作(如:为了保留政府限制的配额,先将女人分配到水泥工厂,然后工厂再以不适任之由遣散女移工),或者资方恶意解散公司,留下一批无所适从的劳工,像是T婆工厂中的飞盟国际。

一个帝国主义的眼光、手段扼杀了那些弱势族群作为一个“人”、一个“独立个体”的权力,影片中甚至说到,资方在面对移工时,将她们视为没有情感、情欲、思想的工具,一个名单上的名字,就像是货单上的品名。飞盟国际事件中被资方恶意遣散的女移工们,不只未来不知道该如何度过,她们连微薄的饭钱和工资甚至都迟迟未收到,于是经由TIWA的协助,团结力量进行一次次的抗争,在险恶的环境和腐败的官僚系统中拓垦生路。

这部纪录片精采在于,在多元的次文化议题相互碰撞把人们“不愿面对(或者刻意忽略)的真相”有血有肉的摊开,透过移工女同志爱情呈现毫无人性的工作分配制度所导致的悲欢、离散、聚合,那些被置放在社会黯淡角落的群体,那些卖力为自己争取权益的群体,那些我们从来不了解的故事,那些生存空间在权力体制下被强行进行不人道的压迫的移工。

5d3a55e736d12f2e8d9ebd7d4dc2d5628435686d.jpg

衷心希望能有更多人看到《T婆工厂》,一个被宰制而导致僵化、盲目、具有偏见的视野,将自己锁在窄小的观看角度,镇日周旋于明星绯闻、政治丑闻而自足,却忽略渺小人物在对体制的抗争时带出政府不完善的制度,那些我们轻易且不带感情一扫而过的新闻,却也是真正能反映生活、批判社会的时事,这绝对不是一个昙花即逝的花边轶事,而是一个长程的抗争,争取一个身为人该有的权力和平等。

观赏《T婆工厂》是落实社会人的角色的第一步,很不足挂齿、却长远而言具有重要意义的一步。

本文转载自台湾国际劳工协会的投稿《大卸八块后,四分之三的我是: T婆工厂》,略有删减


延伸阅读

《T婆工厂》摄制方致信尖椒部落:争取劳工权益也要性别权益

5.17国际不再恐同日,让我们看见工业区的性少数群体

微信临时小(1).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