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友原创】又赚钱又省钱,是权贵资本的逻辑,只唯利是图

红别民工 · 2015-06-21 00:00 · 小锤子
摘要:“拼死拼活地赶产量,流血流汗地做品质;给公司创造利润,让老板赚上大钱……这样做得到的员工才能叫人。”而依此标准,“手脚慢而又笨,产量做不出来,品质也做的差,却领着工资拿着老板的钱”的作者“就不算是个人”,更不可能“享受”被当做人的待遇,而只能是“猪狗驴”。在上级骂下级的管理方式中,在“励志”的音乐声中,在诚实、服务、创新、竞争的口号声中,工人离职时拿不到的工资,没有购买的社会保险,都变成了老板们利润的一部分……

2CA0.tmp.jpg

星期二早上,是我们二厂的早会时间,员工被厂里要求早早到厂在上班前参加早会。所谓早会,就是站在烈日下,让那些“台湾干部”们给我们大陆员工,灵魂深处闹革命、心脏里打鸡血,听他们训话,要我们好好做人勤快做事,要我们做好品质做高产量为公司创造利润为自己增加工资。员工如有不参加者,被保安抓到,记大过处分。我向来是老老实实参加早会的一个员工。

这周早会,我去操场参加路过一厂厂区时,听到,不知是一厂哪个生产部门的员工们正列队站着齐声大喊:“我是一个人,我是一个人。”一遍又一遍。员工面前,站着的是他们威严的“老大”,一个中年女人,她拿着手机看,大概是在掐时间。这一幕,让我有些吃惊,摇了摇头,“哼”了一声,脚步没有停就赶快去开早会了。

我肯定以及确定知道,这些一厂的为什么员工要喊:“我是一个人,我是一个人。”当然是因为他们线很烂,产量没产量,品质没品质,总被上面的主管点名骂了。“老大”为此感到压力大而没有面子,便使用这种自辱手段来训斥员工羞辱员工给员工施加压力,以使员工做到:拼死拼活的赶产量,流血流汗的做品质;给公司创造利润,让老板赚上大钱。依她所想,这样做得到的员工才能叫人。因为,只要是人,就可以把产量做高,就可以把品质做好,别人能做到你一样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你照样能做到,就看你做不做愿意吃苦不吃苦了。相反,做不到,猪狗驴是也,不配是人,只会被上面的主管骂,这样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如果照这个“老大”的“我是一个人”的逻辑来说我,那我这个二厂的员工,则地地道道不是个人了。因为,我在我们线上,手脚慢而又笨,产量做不出来,品质也做的差,却领着工资拿着老板的钱,简直是在混日子,这能算是人吗?猪狗不如!我暗自庆幸,我们的“老大”没有这个一厂的“老大”如此刻薄了。

“产量是公司的生命,品质是员工的福利。”

“经营不赚钱即是罪恶。”

“不达目标决不罢休。”

“没有数字观念的人就是打糊涂战。”

“执行力是什么?速度+准度+精度。”

“成长,你的名字叫痛苦。”

“质量等于人品,质量等于道德。”

“不断设定更高的目标,今天的最好表现是明天的最低要求。”

“适应公司的日常变化,不抱怨。”

这些口号,莫不是资本的意识形态!于是,在工厂里,不仅有机器声,还有骂声,还有叫喊声。产量是骂出来的,品质是叫出来的,只有骂只有叫,才能赚到钱才能达到目标。你他妈的给我干快点,你他妈的做的啥狗屎,你他妈的不想干给我滚,你他妈的拿着老板的钱你做了多少事,你他妈的他同样是人你同样是人你怎么干活就干不过人家。早上上班前集合员工骂,晚上加完班再集合员工骂,中间有问题随时集合员工骂;组长骂员工,课长骂组长,主任骂课长,经理骂主任,协理骂经理,副总骂协理,老板骂副总。就这样,一级一级的进行辱骂,一级一级的施加压力,一级一级的百般羞辱,一级一级的大喊大叫,上之管理人员,下之普通员工,人人被压迫,人人压迫人,人人压力大,人人压抑久。在这里,人性被扭曲透顶,人性被疯狂异化,无不变成资本的一条恶狗了。达不到产量,做俯卧撑,跑步。

还有。来,我们唱歌。我们唱《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我们唱《相信自己》,多少次挥汗如雨,伤痛曾填满记忆,只因为始终相信,去拼搏才能胜利,总是在鼓舞自己,要成功就得努力,热血在赛场沸腾,巨人在东方升起;我们唱《众人划桨开大船》,一支竹篙耶,难渡汪洋海,众人划桨哟,开动大帆船,一棵小树耶,弱不禁风雨,百里森林哟,并肩耐岁寒,耐岁寒,一加十,十加百,百加千千万,你加我,我加你,大家心相连。

还有。你超产了,来,奖你一罐营养快线;你连续三天超产了,再来,奖你一罐红牛;你如果天天在八个工作小时内达了标,好,晚上不加班,但照样给你加班费。

还有。来,我们天天喊口号。我们喊“诚实、服务、创新、竞争”,我们喊“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还有……

是的,企业要赚钱,这没有错,企业要生存,这也没有错,追求产量品质,这也没有错。

错,就错在企业要赚钱,就可以给员工不参加社会保险。

错,就错在企业要生存,就可以不依法支付员工加班工资。

错,就错在企业要产量品质,就可以把员工驯化成木头人调教成机器狗;再说,要产量,是否跟员工商量过,要多少的产量才达标;要品质,是否问过员工的意见,要怎样的品质才算合格?全都是企业说了算,员工是个屁。

企业主不问自己给自己的员工发多少钱的工资,而总是问员工为企业创造了多少利润。

好,我不嫌麻烦,我来算一笔帐。在东莞,2013年,假如一家有1000人的企业其员工平均工资是2500元/月,但该企业不依法给员工参加社会保险,那么一年就可以给该企业省下最少500万元。我以前上过班的那鞋厂和电子厂都是有两三万员工的大厂,都不为员工依法参加社会保险,一年下来,就可以给他们省下保守1个亿。就此,还不包括住房公积金这一项。不是问员工为企业创造了什么利润吗,这就是利润!

好,我再给算一笔账。辞工难,员工辞工但工厂不批的现象,在工业区里非常普遍。尤其是到临近过年的时候,员工辞工回家要与家人团聚,但工厂为了自己的利益就不予批准,或者是下达指令,一条流水线一个月只批一个员工辞工。如果有很多员工辞工,那只能等,轮到谁就批准谁辞工。如此行径,导致员工要想不干要想回家,那只有被迫自离了,而自离的后果当然是员工辛辛苦苦挣的被押的一个月的工资就领不到了。每年下来,一个有1000人的企业就因为不批准员工的辞工而导致员工自离后所落得的工资收入多的可能就有几十万。不是问员工为企业创造了什么利润吗,这就是利润!

然而,企业主不说是因为员工的劳动员工的牺牲才使企业有了利润,而总是以为自己给社会提供了工作岗位恩赐了员工工资。

看得出,如今社会,在贬低劳动抬高资本,这样做,只会让社会趋于溃败的边缘,危害极大。

我们要反对!

说到底,追求产量品质,就是为了又快又好又赚钱又省钱。又快又好,是极权管理的意识形态,不以人为本;又赚钱又省钱,是权贵资本的逻辑,只唯利是图。

我们要认清!

1430713462590869.png

作者:红别民工
原名吕延武,1985年生,甘肃古浪人,劳工法律工作者,东莞市卧云劳工发展中心发起人。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