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伟大的人物成就伟大的组织——纪念玛丽·斯特普

2015-06-24 14:44 · 玛丽斯特普
摘要:她是第一个在书中写下女性在排卵期和月经期的前几天会性欲旺盛的人,她指出女性和男性一样对性有生理反应,同样渴望快感和愉悦;女性不应作为一个生育工具存在,而是和男性一起结为同盟,共同受益于婚姻。

玛丽•斯特普 (Marie Stopes, 1880.10.15 ~ 1958.10.02)

英国学者、女性权益活动家、避孕节育领域先驱。她创办了第一家英国的节育诊所,为了纪念她的巨大贡献,致力于计划生育、性与生殖健康的国际非政府组织“玛丽斯特普国际 (Marie Stopes International)”以她的名字命名。


玛丽•斯特普的第一段婚姻并不幸福:一贯独立自主的她在婚后不肯冠夫姓,这让希望希望占据统治地位的丈夫深感挫败;更糟的或许是婚姻生活上无法相谐。这段短暂的婚姻促使玛丽•斯特普开始思考一段长久、美好的婚姻应该是什么样的,并写下一本书:《婚姻中的爱(Married Love)》。这本书在热播英剧《唐顿庄园》里出现了两次。在书中她写道:


“在我的婚姻中,我为我对性的无知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我想,为了人类的福祉,我有必要将从中获得的知识写下来。”


她是第一个在书中写下女性在排卵期和月经期的前几天会性欲旺盛的人,她指出女性和男性一样对性有生理反应,同样渴望快感和愉悦;女性不应作为一个生育工具存在,而是和男性一起结为同盟,共同受益于婚姻。


这本书使她一夜成名,头两周就卖出两千本。后来这本书流传到美国,很快遭禁,但微妙的是,有时让一本书更加流行的方式便是禁止它。1935年时美国评选五十年内影响最深远的书本,《婚姻中的爱》排在前25。


著书期间,玛丽•斯特普遇到了玛格丽特•桑格。当时的玛丽•斯特普还未成为避孕的倡导者,当时的桑格夫人正因为她的节育口号而遭到指控逃到了英国,这两位将来会成为各自国家骄傲的杰出女性,在伦敦相遇了。玛丽给她看了书本的草稿,并就书中避孕章节向她请教。桑格夫人带给她诸多启发,包括考虑设立一家针对女性避孕节育服务的诊所。桑格夫人曾打算在伦敦成立诊所,可并未付诸实践;倒是玛丽•斯特普同她的第二任丈夫一起把诊所办了起来,为渴望避孕的女性提供咨询,并教导她们怎么使用宫颈帽。她认为如果一个女性无法自主地控制生育,就根本谈不上自由和平等。无休止的怀孕和生产只会迫使女性远离教育与工作,于是只能在经济上依赖男性。避孕是赋予女性自主选择的权力、将女性从生育重负中解放出来的最佳途径。


但开办诊所与推广避孕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她遭遇了一个难缠又强大的敌人:教会。她甚至因此被卷入一场麻烦的官司中:一个教会的医生诽谤她拿穷人做实验。她败诉,上诉然后胜诉,不久后却又在教会的影响下被判败诉,并不得不支付巨额罚金。这场轰轰烈烈的官司反而引起人们对避孕节育的关注,诊所的客流量顿时增加了一倍多。这起官司也拉开了她与教会交恶的序幕,她同教会的斗争整整持续了一生。直到她去世的那一年,英国圣公会主教才在一场会议上承认,节育是必要的,并且“生育不是基督徒婚姻的唯一目的。”


胜利终究是站在她和时代的一边。

1958年,她因乳腺癌去世后,诊所没有因此停止运作,继续为女性提供服务。虽然中间也遇到过财政危机,甚至还在1975年宣告过自愿破产,但在一位年轻人手中,它又重新焕发生机,冠上了诊所创始人的姓名,成为非政府组织“玛丽斯特普国际”,致力于为女性提供性与生殖健康服务,确保生育是出于自我选择,而非被动的意外。如今,玛丽斯特普国际组织在全球37个国家和地区开设了超过600家诊所,通过诊所服务、外展医疗、社会加盟和社会营销的方式,每年有将近3000万女性从玛丽斯特普国际组织获得避孕节育服务。可能她也未曾料到,有一天她的名字会以这种方式,同性与生殖健康服务一起,在37个国家中流传。


当玛丽•斯特普还是一个小女孩时,她曾经许下愿望:我的前二十年要奉献给科学,中间二十年要致力于社会事务,最后二十年要投身诗歌创作。心怀梦想的人有千千万万,最后达成的寥寥无几。可她真的做到了。她和萧伯纳长期通信,晚年隐居田园出版了诗集;她还写过一个剧本,关于工人阶级那些被迫不停生孩子的劳苦女性,这幕戏剧在皇家宫廷剧院上演了三个月。


而她的科学成就更是令人瞩目:年仅18岁的她以植物学与地质学的本科双学位毕业于伦敦大学,获头等奖学金;其后在24岁时,她又以英国历史上最年轻的理学博士的身份,在慕尼黑攻下古代植物学专业博士学位。她是曼彻斯特大学第一位女学者,她收集舌羊齿种子化石用以证明我们的地球曾经只有一片陆地;她研究煤并告诉我们它是怎么形成的;她创造的煤炭的分类及命名方法被沿用至今。尽管由于之后专注于避孕节育事业,她远离了学术工作,但依然被盛赞为“同时代顶尖的英国古植物学家”。只是由于在避孕节育上巨大的成就,她在科学上的光芒往往被遮蔽和遗忘。有时不禁去想,假使玛丽•斯特普将她的一生都投入在古植物研究上,又会取得怎样的成果?


话说回来,如果她当时没有出版她的婚姻著作,如果她当年没有毅然转向节育领域,如果当年她没有开设诊所,我们的世界又将变得如何呢?


1亿日:一个服务里程碑

2015年6月24日,玛丽斯特普国际组织(简称MSI)的服务总人数已经超过一亿位。这一数字意味着自1976年创建以来,这个致力于性与生殖健康促进的全球公益组织迎来了新的服务里程碑,MSI世界各地的工作伙伴与他们的服务对象在同一天以不同形式的纪念活动分享这一重要时刻。


MSIC国家主任刘丽青表示:我们不知道通过今天玛丽斯特普蓝色大门标识的第1亿位服务对象来自于哪一个国家,但我们非常骄傲成为这一重要服务里程碑的一部分。在中国,我们将以更加优质、可及的专业服务继续致力于人人、特别是年轻人享有生殖健康。

尖椒部落.jp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