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书】灾难在继续 ——《兴邦之难:改变美国的那场大火》读后

2015-06-25 15:27 · 吕途
摘要:《兴邦之难:改变美国的那场大火》展现了纽约历史上这一火灾事件前后的政治变革。就像马丁·路德·金带领黑人争取民权之路一样,美国制度完善的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是天上掉馅饼的。三角工厂大火所带来的灾难,改变了之后美国的劳工制度以及移民工人的生存环境,是美国工人斗争血汗史上的转折点。

《兴邦之难:改变美国的那场大火》简介:

大卫·冯·德莱尔将我们带到1911年3月的明媚春日,那一天,146名工人失去了生命,他们当中大部分是年轻的移民女工。纽约格林威治村的三角女装厂当天下班时分突发火警,短短几分钟内,大火吞噬了大厦最高的三层。这是9·11事件前纽约历史上最惨重的职场灾难。

《兴邦之难:改变美国的那场大火》展现了纽约历史上这一火灾事件前后的政治变革。就像马丁·路德·金带领黑人争取民权之路一样,美国制度完善的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是天上掉馅饼的。三角工厂大火所带来的灾难,改变了之后美国的劳工制度以及移民工人的生存环境,是美国工人斗争血汗史上的转折点。

《兴邦之难:改变美国的那场大火》描绘出这一事件如何成为开启未来的钥匙:妇女权益与劳工力量的未来,以及在世纪中期成型的都市自由主义的未来。

作者通过生动激越的文字,带领读者穿越时光,回到20世纪初期的纽约,讲述了一段惊心动魄而扣人心弦的历史……


吕途读后感:

拿到这本译作后,花了2天时间读完。这本书,通俗易懂,故事性强,细节之处如临其境,涉及了围绕事件的多个人物并且随着时间顺序和事件发展在书的前后产生呼应,展开了对多个领域问题进行讨论的事件平台:法律、黑帮、政客、移民问题、工人运动、女权运动等。

我受益匪浅,也有一些反思。而我最大的遗憾是,时隔 100年,这灾难不仅在美国仍在继续(也许是以不同的形式),而且转移到了世界其他的地方,包括:中国、泰国和孟加拉国等地。


第一:什么是法律?

什么是法律?在我这个学术法盲的眼里,法律是统治机器如何合法地进行政治统治和瓜分财产的工具,也是民众通过斗争使得道德底线被统治机器所采纳的途径之一。

在美国,在十七世纪、十八世纪以至十九世纪的部分时间里,奴隶制度在美国东北部及中部太西洋地区是合法的。1865年奴隶制度被废除,从1865年到1911年相隔46年。1911年3月25日那场大火,以及之前和之后发生的多起大火导致很多工人死 亡,往往是因为工厂主为了防止工人盗窃和外出而封锁了逃生通道。1911年12月4日,在审判三角工厂老板哈里斯和布兰克的法庭上,在控方律师的逼问下, 哈里斯交待:“在火灾之前1年内,工人偷窃的衣服的总价值不超过25美元!”,而几十名甚至上百名女工就因为那扇防止工人偷窃衣服的门锁上了而无法逃生被活活烧死。但是,法庭最后判两名被告无罪,因为无法证明:被告在起火的那个时刻知道那扇门是锁着的。害死146条生命的罪犯就在法律的游戏下被无罪释放了。

1911年6月,纽约州政府成立了一个“纽约州工厂调查委员会”,4年中,委员会的成员们亲自考察了无数工厂和贫民住房,向纽约州政府提交一份份报告,根据委员会的建议,至1914年,纽约州共通过了34项法律,改善工人的工作条件,迫使资方加强工厂的安全。1913年,每周工作时间不得超过52小时成为纽约州的法 律。1935年,罗斯福总统签署了“全国劳工关系法”,从法律上保障了工会代表工人与资方谈判的权利。

一方面,法律貌似在进步,但是,同时,无数移民因为所谓的“非法”身份而被残酷地剥削。2012年美国纪录片《食品公司》揭露了很多事实,美国向墨西哥倾销玉米,导致墨西哥农业破产,导致大批墨西哥移民成为美国的廉价劳工,并且利用所谓的“非法”身份加倍无情地剥削这些工人。

2012年,在德国访问期间,我遇到了一个民间机构叫“没有人是非法的”,他们专门去偷渡者到达的港口去解救那些刚刚抵达的外国偷渡者,在这家机构眼里,这些偷渡者被毁灭的家园是欧洲和美国等列强犯罪导致,这些人不仅不是非法的,而且是受害者。

说到这里,“什么是法律”的问题变得更加模糊了。


第二:政治与正义

这本书用精彩的细节和史实描述了坦慕尼社这个黑帮组织如何通过“帮助”穷人,进而拉选票,进而操作政治,进而“合法”和“不合法”地牟取金钱。这个过程直 接促成了三角工厂大火可以被立案侦查和审判,直接促成了之后“纽约州工厂调查委员会”的成立,以及之后的立法。我们该如何思考这个事情?

我的直接感受是:政治和正义是如此地纠结不清。坦慕尼社之所以会帮助穷人,是因为美国的选举制度赋予了每个公民投票权,但是在坦慕尼社操纵下的胜出者却是代表着黑帮利益和政治现金者/有钱人的利益。但是,无论如何,选民还是有权在下一轮投票中进行投票,所以,黑帮和政客们在一定程度上要把握民意和维持底线。制衣厂女工的斗争在1911年3月三角工厂大火开始之前就开始了,并在1909年11月的大罢工中达到了高潮。这些工人运动给黑帮和政客一次次重新划 出了底线。在1911年3月之前,也经常发生各种生产事故和火灾,,一项统计显示,1911年那个年代,每天都有上百名美国工人死于工作中(第3页),但是,都没有促成什么改变,而三角工厂大火,在制衣厂女工长期抗争的基础上,又结合了女权运动的发展,终于促成了政治格局的改变和有利于劳工的法律制订。

而无论政治和正义如何纠结,最后决定底线的是正义,因此,对正义的坚持是决定社会现状的基础和产生斗争力量的前提。
我们需要面对的现实是,社会在正义面前并不总是进步的,很多时候甚至是倒退的。比如,在西班牙发现新大陆之前,美洲的印第安人的生活虽然不是现代文明方式 的,但是至少不会被奴役和杀戮;在欧洲人没有对消费糖和咖啡那么热衷之前,非洲人也许过着狩猎的生活,但是比起被绑架到美洲为奴,非洲的生活就是天堂。

但是,正义不死,只不过,有些事情要靠一个人用一生去争取,甚至要靠几辈人的努力。


第三:纽约给移民了什么?

三角工厂有员工600名左右(书中前面三角大楼插图页中关于8、9、10层工人人数的文字),其中60%是东欧犹太移民,其余是意大利裔移民。从1881 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有200多万犹太人逃离东欧,而1/3来到了美国(第10页),犹太人逃离家乡是因为当时俄国等地对犹太人的歧视和屠杀;在 1911年之前的30年,移民美国的意大利人有360万,其中5/6来自农村,意大利移民很多都是为了逃离人为导致的自然灾害,大面积林地私有化以后,导致森林砍伐,进而导致水土流失,进而导致生态环境和农业生态系统的崩溃,进而导致大批农民的逃离和移民。

也就是说,与非洲黑人来到美国不同,犹太人和意大利人虽然是被迫逃离,但是却是主动选择了美国和纽约。这里不仅让这些逃难的移民生存下来,而且带给这些移民某种诱惑、甚至希望。

来到纽约的移民,居住条件非常简陋,工作条件非常差,每天要工作9到16个小时,但是,同时有一种焦躁和兴奋在伴随着:
3.1 可能的成功:

比如,一些“老”移民自己开店、甚至开工厂做了老板;还有人加入了坦慕尼社成为黑帮成员、甚至被扶持而光勉堂皇地进入政界,阿尔·史密斯就是由坦慕尼社培植起来,并在1924年成为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虽然最后在竞选中败给了胡佛总统(第276页)。当然这样的“成功”永远只属于少数人,而且大都是少数不 择手段的人;

3.2 女性走出家庭:

在纽约,移民女性们由于承担了养家糊口的任务,进而成为了劳动力大军的一员,虽然不得不承担家务和挣钱的双重负担,但是也因此有了社交和走出家庭参加工作的机会。1910年,在美国的工作女性达到500万人以上,而当时的美国人口才不过9000万(第45页);

3.3 社区服务:在移民聚居区也建立有教育机构,有给孩子们开设的晨校和给成人开的夜校,并且提供法律帮助和妇女救助,还有戏剧演出(第108页)。

3.4 诡异的文化娱乐:当时有一个歌舞剧《雪莉夫人》非常流行,其中有一段传唱一时的歌曲,书中描写火灾现场炼狱般的30分钟时,描绘了一个戏剧性的细节,当时一个不知灾难即将降临的女工在更衣室还在哼唱这首歌:

每一个瞬间都别有深意。
每一个念头都瞒不过眼睛。
每一场动人心弦的爱,
必会流露出所有的甜蜜,
一颦一笑间有万种风情。


第四:灾难在继续

1911年,距今过去了100多年了。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很多东西的本质没有变。

4.1 歧视和奴役在继续。在美国,虽然奴隶制在1865年就废除了,但是吉姆·克劳法 (Jim Crow laws,泛指1876年至1965年间美国南部各州以及边境各州对有色人种,主要针对非洲裔美国人,但同时也包含其他族群,实行种族隔离制度的法律)仍旧以合法的形式在剥夺黑人的权力。根据2009年美国司法部的统计[1],美国非洲裔人口占总人口的12%-13%,但是,40%的男性在押罪犯(大概210万,大概占世界在押罪犯的25%)是非洲裔。

4.2 大火在继续。尽管现在美国工作场合的致命危险已经降低到1911年时的1/30之一,但是,我们都知道,世界工厂已经搬到了亚洲,尤其是中国。1993年 5月10日,位于泰国那坤巴统省的开达(Kader)玩具工厂发生了一起特大火灾,188名工人丧生、469人受伤。1993年11月19日,中国广东省 深训市葵涌镇致丽玩具厂发生火灾,死亡84人,伤40人。2014年8月2日, 中国江苏昆山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发生粉尘爆炸,71人死亡,186人受伤。

4.3 剥夺在继续。世界在变化,但是,自从世界上出现了阶级社会以后,统治阶级对被统治阶级的剥夺就没有停止,变化的只是剥夺的形式。资本主义是阶级社会的现代形式,其剥夺的形式过去主要通过战争和奴役进行直接的抢夺和剥夺;现在战争仍然发生,但是规模和频率大大降低,而且战争的借口发生了变化;现在,剥夺的形式主要通过雇佣劳动和金融手段来实现,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合法地实现。

4.4 今天的美国女工。2011年7月,我在纽约访谈了一位年轻的美国女工伊丽莎,她恶劣的生存现状让我瞠目结舌,她由于还不起大学的助学贷款而不得不从芝加哥艺术学院辍学,本想打工挣钱还钱然后继续学业,为此她做过服装店店员、餐厅服务员和家政工,结果发现收入不仅无法还债,甚至连自己都养活不起,经常因为收 入太低和失业而不得不去领取一个月不到200美元的政府救济。我开始以为像伊丽莎这样需要领取救济的人是少数,后来上网一查,据统计[2] ,2012年12月,全美领取食品券(Supplemental Nutrition Assistance Program (SNAP))的人数达到4780万,占美国人口的15%。也就是说,至少每7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个需要依靠政府的救济生存。而救济人口平均每个月得到的救济数额是133美元。


第五:最后

读完了这本书,留下很多印象深刻的地方。合上书,想起书里一个个生动的人物,让我最感动的是女工和工人运动领袖克拉拉·莱姆利奇,由于组织女工抗争,她险些被厂主雇佣的打手打死,劫后余生,她继续参加战斗,并成功参与组织了1909年美国纽约制衣业女工的2万到4万人的大罢工。


[1] Statistics of incarcerated African-American males, http://en.wikipedia.org/wiki/Statistics_of_incarcerated_African-American_males

[2]“US food stamp use swells to a record 47.8 million”, World Socialist Website, http://www.wsws.org/en/articles/2013/03/29/food-m29.html

尖椒部落.jp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