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照片让伊朗女孩们勇敢摘下头巾 拒绝再忍受合法强暴

2015-06-26 00:16 · 风传媒
摘要:戴不戴头巾是一种社会习俗和传统,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要不要遵守。「女人有权利决定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这是作为人最基本的、控制自己身体的权利。

穆斯林女性佩戴头巾表达自己的信仰,但不戴头巾就是不虔诚吗?1979年,伊朗法律规定女性外出必须戴头巾,而在2014年伊朗更对近360万名女性提出警告、甚至逮捕她们,只因她们没有将头髮藏好。

有些人相信戴头巾可以更接近真主所以戴上;有些人是迫于伊斯兰社会的价值观而戴上;同时,也有许多想法较开放的穆斯林家庭抛开既定印象,不再要求家中的女性佩戴头巾。


一张照片让女孩纷纷勇敢拿掉头巾

阿琳娜嘉德(Masih Alinejad)是一位伊朗女记者,她从小就不明白,为什么女人一定要戴著头巾,把自己藏起来。有天,阿琳娜嘉德把自己戴著头巾和没戴头巾的照片放上脸书,接著开始有其他女孩跟进,上传自己的对比照片。就这样,《我的秘密自由》(My Stealthy Freedom)在2014年诞生了。

阿琳娜嘉德.png

阿琳娜嘉德(Masih Alinejad)是《My Stealthy Freedom》的发起人

这是一个安静而勇敢的社会运动,伊朗女人们冒著被警察逮捕的危险抛开头巾,拍下一张张秀髮飘逸的照片。短短半年,《我的秘密自由》粉丝团就吸引了45万人支持。

我的秘密自由.png

阿琳娜嘉德上传自己戴头巾与没戴头巾的照片,吸引其他伊朗女性跟进。

这个活动快速扩散的程度让伊朗政府採取了一些行动。

政府趁著阿琳娜嘉德人在伦敦的时候,便透过媒体散布阿琳娜嘉德在伦敦吸毒的假新闻,企图毁坏她的声誉。阿琳娜嘉德知道,为了自己的安全,她不能回去伊朗了。

伊朗女性.png响应活动的女性拍下自己没戴头巾的照片


伊朗男性.png也有男性一同入镜,表示对活动的支持

阿琳娜嘉德现在在美国生活,她讚叹著周遭的自由氛围,「在美国,包著头巾的女人和没包头巾的女人擦身而过时,没有指指点点、也没有异样的眼光,这是多美好的一件事!」她很希望可以把这样的自由,带回自己的国家。儘管在美国她可以无拘无束,但伊朗还是她的家,她没有一刻不想回去。

头巾.jpg

无论相不相信头巾的宗教意义,都是伊朗的一份子。

女人不须用遮蔽身体来凸显自己的道德,是伊斯兰女性捍卫身体自主权必须要突破的第一道防线。当然,我们也不能误解成戴头巾就是歧视女性,这其中蕴含的宗教意义亦是无法割捨的部分。

这是一种社会习俗和传统,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要不要遵守。「女人有权利决定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这是作为人最基本的、控制自己身体的权利。

伊朗头巾.jpg

戴头巾的女性用文字表达:我相信头巾的含意,但讨厌规定佩戴头巾!

伊斯兰女作家娜吉玛(Nedjma)曾出版小说《杏仁》(L’amande),内容书写真实性爱经历、大胆露骨引起文坛譁然,更同时打破宗教和种族的禁忌。娜吉玛曾表示:「在伊斯兰世界,写这样的一本书,尤其是由女人来写,是相当危险的,简直是一种自杀行为。」

穆斯林女性不佩戴头巾会面临被戴捕、被社会指指点点的风险,更别说是书写情色作品了,女作家所面临的危机与压力都是令人难以想像的,就如娜吉玛所说,这样做在伊斯兰世界是「有生命危险的」。

解放头发.jpg

解放头髮,是伊朗女性勇敢迈向身体自由的第一步

即使如此,穆斯林女性仍渴望拿回身体的主权,决定自己身体的样子、书写身体的经验。娜吉玛在新作《激情的沙漠》(D’ambre et de soie)再一次揭开保守社会中的情欲世界,她说:「有在女性明白自己不必忍受合法的强暴,男性也不再将女性视为奴隶或次等人类,爱情才有可能发生。


激情的沙漠.jpg

每个人都有权利决定自己的身体,无论是让风自由地吹过髮丝、还是书写创作,如果相信头巾的意义,认为戴头巾让自己的信仰有所依归,那就戴上它。

这场美丽的运动持续进行著,不仅是反对国家对女性的限制,更要衝破传统伊斯兰社会对女性设下的藩篱,不论未来会有怎样的成果,都是伊斯兰女性勇敢迈向身体自由的一步。

尖椒部落.jp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