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姐:艰辛维权路,只为争口气

2015-07-13 14:00 · 流水线之声
摘要:外出打工,很多时候都会遇到工厂侵权的事,很多人都会选择放弃自己的权益,但是李姐经历一年多仍然没有放弃,维权路上历经重重困难,艰辛地走到最后,最最重要的是争回了一口气,争回了我们劳动者的尊严。

维权.jpg

李姐今年45岁,是湖北麻城人,她从96年就外出打工,在十多年的时间里辗转于广州、山东、江苏、浙江等地,10年回武汉从事服装生产至今。

不堪受辱

“在江浙一带工作了好些年,总觉得离家太远了,一年只能回家一次,而且路费总是那么贵,于是10年就回来了,在本省回家一次就比以前方便多了”,李姐这么讲到。

“我是4月25号开始到那个厂上班的,厂里没有跟我签合同,也没有买保险;每月工作29天,平均每天工作至少12小时。之前口头约定2000块的进厂津贴说是干到年底就可以领这个钱,厂里在5月份发工资的时候兑现了,发6月份工资的时候却从我的工资里扣了2000元。我六月份工资只拿了322块。”说到这里,李姐开始哽咽了。

“7月厂里订单减少了,只让我上了10天左右班,给我发了768块钱。我当时跟老板提出来签劳动合同,这样我好放心的在这做事。老板不愿意,觉得我不该提出来签劳动合同的,怕我对厂里造成影响。8月份我上了20几天班后有事请假回家两天,回厂后就说我不用再来上班,把我的考勤卡收了,还赶我走。第二天我去上班,厂长都不让我进车间。最后我进去了,也没让我做事。持续了两天都是这样的,后来我就不想耽搁下去了。直到我离开工厂,6、7、8三个月的工资一直没结清给我,我就去让老板结工资,想不到他不给我工资,骂人,还打我,老板娘就在一旁看着。我这辈子从来没受到这么大的侮辱。”讲到这些的时候李姐眼眶里面明显有泪花在闪。

不想让家人担心,回家了李姐没有跟老公和孩子讲这件事,就这么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可是李姐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她哽咽着说:“我那么辛辛苦苦地工作,一个人查别人两个的量,平时货查完了还给其他人帮忙,老板这么对我,我这辈子从来没别人这么欺负过。

艰辛维权路

调解失败

李姐心里气愤不过,一定要讨个说法,为自己争口气。于是她写了投诉书交到了劳动局。

“我当时去到劳动局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说我投诉信写得不对,要重写,可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写,劳动局的工作人员很不耐烦的给我讲了一遍,可是我还是填错了,都用了好几张那里的表格,那时候她就很大声的吼我了,当时觉得挺难受的。”

没过多久劳动局的人通知李姐过去调解,调解过程中厂方始终不肯支付扣除的工资,李姐觉得进厂时厂方答应的条件都没有实现,并且自己辛辛苦苦做了三个月厂方给出的工资还和自己的应得工资差距很大,因此没有接受调解。

报警无果

原先跟我一同上班的员工还在厂里,她们都觉得我去举报工厂会影响到她们,会害她们失去工作,都让我不要去举报了。但是也还有一部分是在观望:我要是成功了她们也可以去举报。仔细想了想我还是想继续走下去。但过了一段时间都还没有结果,我到劳动局去要解决的结果,这时提到了最开始到厂里找老板理论的时候被打的事,劳动局的人就说‘老板打人你应该报警’,我当时也没多想,只想赶快拿到工资,于是到派出所报案,派出所的人把我带到厂里找老板对质,老板不在,只是找会计询问了一下情况,之后就再没有任何消息。”李姐很气愤的说。

申请仲裁

投诉无果,报警不了了之,举报再次无果,李姐又很不服这口气,于是准备了仲裁的资料申请了劳动仲裁。

仲裁开庭时间下来之后,李姐都在准备开庭的事。“我每天晚上都睡不着,我想想这事我就气不过”,李姐这么说。仲裁开庭过程中,厂方代理律师在事实的基础上胡乱的加了很多原本没有的事情,李姐在庭上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不停地哽咽。仲裁员都休庭了两次。尽管这样最后仲裁结果还是不如人意。

家人劝阻

“我老公一直都跟我讲不要再跟厂里面斗了,我们普通老百姓是斗不过老板的,还是找一个厂老老实实的做我们的事。家里面的亲戚知道我在打官司,也都来劝我打官司还要花好多钱好多时间,我们根本耗不起,也斗不过老板的,老板那么有钱,随随便便请劳动局的人吃顿饭就可以了。可我认为自己是有道理的,并且自己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真的是不服气。”李姐边叹气边说。

遭遇辞退

从之前的厂里出来后李姐进了另一家厂,一边上班,一边维权。由于之前到劳动局举报、仲裁的时候请了几次假,一审又开始请假,其他同事就在厂长那里打小报告。厂长也知道李姐在打官司,心里就害怕有一天也会跟他打官司。就把李姐辞退了。

终获胜利

家人不支持,同事排挤,工作丢了,但是这些都动摇不了李姐坚持走下去的决心。李姐又重新找了一家工厂去上班,同时也在继续自己的官司。最终经过一年零三个月的漫长过程,经历了一审二审,李姐打赢了官司。

回望这漫长的一年零三个月,李姐遇到了很多困难,其中最大的困难就是家人的不支持,但是无论困难多大她都没有想过要放弃。“我知道我自己是在理的,拿回我自己辛苦工作的所得,这本来就是合法的”,李姐说。

一年零三个月李姐坚持走下来了,官司也赢了,但她还是高兴不起来,因为一直就想让老板因为打了她的事向她道歉,可是一直没见到老板。但从另一方面,李姐在这个艰辛的维权路上不仅仅是为自己伸张了正义,也了解到了很多劳动法相关的知识,同时最重要的是重新获得了自信。现在李姐很自信地说:“要是我现在的厂再有类似的事出现,或者是同事遇到同样的事,我都知道怎么解决了。”

外出打工,很多时候都会遇到工厂侵权的事,很多人都会选择放弃自己的权益,但是李姐经历一年多仍然没有放弃,维权路上历经重重困难,艰辛地走到最后,最最重要的是争回了一口气,争回了我们劳动者的尊严。

尾图.jp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