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东莞一工人宿舍上吊 遗书称被诬陷偷鞋

2015-07-14 17:30 · 南方都市报
摘要:7月6日,54岁的史新文在位于东莞寮步镇的新力鞋厂宿舍被发现上吊身亡,警方发现史新文在内衣里藏有遗书。史新文在遗书以及生前与女儿通电话时称,自己被人诬陷偷工厂鞋子,要赔偿30万元,不得已自杀了结此事。

今天是死者史兴文的“头七”,他的家属聚集在工厂讨要说法——7月6日,54岁的史新文在位于东莞寮步镇的新力鞋厂宿舍被发现上吊身亡,警方发现史新文在内衣里藏有遗书。史新文在遗书以及生前与女儿通电话时称,自己被人诬陷偷工厂鞋子,要赔偿30万元,不得已自杀了结此事。警方介入调查后称,史兴文是自杀身亡,目前并没查出史兴文在死前遭到逼迫。


死者女儿:父亲曾电话告知自己被诬偷鞋

陕西安康人史新文今年3月进入寮步新力鞋厂工作,在车间内做一名普工,工作职责是将流水线上做好的鞋子摆放在货架上。3个多月后的7月6日,他死在了工厂的宿舍内。

“当天早上7点左右,我接到消息来到工厂,看到父亲躺在宿舍的地上。”史兴文的女儿史文琴赶到工厂被告知,父亲的死因是“初步判定是自杀,但不排除谋杀。”史文琴不敢相信父亲为什么会自杀。

父 亲的突然死亡,让史文琴联想起6月26日他与自己通过的一次电话。这天原本史文琴要像往常接父亲回她位于市区的家中休息,“他说不来我这里了,却又吞吞吐 吐不说原因”。在史文琴追问之下,她得知父亲是被吓得不敢回她家,“他在电话里告诉我,经理那一帮人诬陷他偷鞋子,现在他们正在调查,然后问我要30万 元。”还提醒史文琴,“你自己一定也要小心,不要来我厂,他们安排人找到你住处了,你们的信息他们都知道了,如果有什么事要立马报警。”史文琴听完后比较 紧张,就把这事和一个朋友沟通了,在史文琴提供的微信聊天截图中,记者看到了发生在6月26日晚上的对话。在现场处理案件的警官,也看到了史文琴与朋友的 微信聊天记录。


遗书:有人将鞋子装入他的包里拍照

史兴文遗书.png

在现场发现的遗书

史文琴称,赶到父亲身亡现场时,看到警方在对着纸张拍照,随后她被告知父亲死前留有遗书。警方允许史文琴对遗书进行拍照,记者在遗书照片上看到,遗书写于一 份药品说明书的背面和4张笔记纸上,死者史兴文在遗书里说,“本以为我出不去总会有人只到(应为‘知道’)我没偷鞋子,我跟(根)本没有想要把它弄出去。 弄出去也没有用。没有想到更害了自己,现在我特声明没有在(再)没有那些事了。”

在遗书里,史兴文还详细表述了他在死前一段时间的遭遇,他多次提到有人将鞋子装入他的包或者衣服里,然后拍照。“24号,剩(趁)我上班,梁衡雄又把鞋子拿到我衣服包里拍照片了,拍完又拿到车间交给组长熊顺海。”史兴文还在遗书中称,“从6月10号起,每天24小时被他们坚是(监视),我的两位清(亲)人(史兴文的老婆和弟媳与他在同一间厂工作)一起在内, 不准我和他见面说话,我25号晚上气吐血,浑到(昏倒),27号周六晚没有加班,我儿子来看我的病情,他们又说我儿子来拉鞋子,他们说,这下证据齐全了光 (管?)要交钱。”同时,史兴文还在遗书中说,有人派人跟踪他子女的车,试图加害。


鞋厂经理:先否认后承认零星丢失鞋子

对于父亲在遗书里的种种描述,史文琴认为父亲是发现了他的领导带头,用某种手段将工厂财物据为己有,“然后领导知道父亲清楚他们的行为,以防万一,先用诬陷与恐吓语言,来让我父亲封口,以使我父亲不敢把他们的行为讲出来。”史文琴如此猜测,还源于史兴文早先跟她说过的一段话,“加班都是领导搞出来的名堂,实 际每天正常上班时间的产量有达标,拼命叫我们加班赶货,都是有原因的,有好几次值班打扫卫生本来是轮到我的,他们故意说不是我,收垃圾时故意支开我,然后 他们暗地搞的啥我都清楚,车间的一头每天有收垃圾的地方,有太多文章了。”

然而,对于工厂丢失鞋子的说法,新力鞋厂相关负责人张经理先是矢口否认,随后却承认有过零星丢失。张经理起先表示,新力鞋厂一直都是按照订单生产,不可能有多出来的鞋子被工人偷,从来没有丢过鞋子,在史兴文死后,工厂也调查过没有鞋子丢失。但是当得知警方曾透露接到过新力鞋厂关于鞋子丢失的报案后,张经理又告诉记者,工厂发生过零星丢失鞋子的事情,都已交警方处理。


警方:没发现死者遭逼迫 如有新证据重启调查

今天,在史兴文家属讨要说法的现场,负责该案的泉塘派出所负责人张警官告诉记者,目前根据警方调查,史兴文为自杀。同时,警方也对死者遗书中提到的人进行了笔录询问,没有发现死者遭到逼迫,“目前结论就是自杀,但如果有新的证据还会重启调查。”

文末图_副本.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