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赌博成风,流行娱乐还是投机泛滥?

2015-07-15 10:36 · 破土网
摘要:农村赌博盛行,是农村娱乐方式单一化所致,也与农村社会文化有关,而这其实也是农民没有选择的选择。游戏的目的很简单,开心、打发时间,运气好的话还能赢几个小钱。

1-150G2101355Y3.jpg

每次走过龙湖村(深圳的一个城中村)的治安岗亭,一眼就能看到小公园里到处是早已打响的“麻将战”。有的是四个人安安静静地“战斗”,更多的是四人“战斗”、四五个人围观。当然,每一次“战斗”的输赢都要用金钱来结算,少则几元,多则数十元。一天下来,赢家可能有几百元收入。

这样的麻将游戏,实际上是赌博的一种形式。然而,这种游戏的普遍存在,是一种流行的娱乐方式还是投机行为的泛滥?

还在读小学的时候,我就听说过家里一个同学的爸爸赌博输了,家里做生意赚的几十万输光了,房子也输掉了,同学的爸妈因此离婚了。从那时起,我对赌博的印象就是:这不是好事,不能沾染。

成长的过程中,听到了更多关于赌博的事情,我已经见怪不怪了。不过,去年春节听到的故事还是让我震惊,赌博现象成风,这已不再是一种单纯的娱乐。

大哥又输钱了

大哥又开始赌了,这次赌输了好几万,还把预支的土地赔偿款也输完了。

年轻的时候,大哥就好赌博,有时运气好,有时运气坏。不过更多的时候是输得身无分文,家里买化肥、种子的钱都没有。最后,只能伸手向邻居借,赌钱赢了或者卖了粮食才还。

有一年,大哥赌运太差,接连输了好几千,家里的钱输光了,还欠了一屁股债。那是2000年的事了。大嫂吵着要离婚。大哥着急了,痛定思痛,发誓从此再也不沾赌,跟大嫂踏踏实实过日子。不久,大哥带着大嫂去了广东打工。这一去就是十年。

大概是2011年,大哥大嫂回来了,为了操办他们儿子的婚事。回家后,大哥大嫂用积蓄盖起了宽大的两层小楼房,很是气派。村里人的眼中满是羡慕,“他们真有本事,挣了不少钱回来”。

2013年,我回到老家,看到大哥大嫂在马路上遛孙子,满满的幸福写在脸上。

第二年春节再回去的时候,因为停留时间太短,我并没有看到大哥大嫂,却听到了关于大哥赌博输了土地赔偿款的流言。说是流言,其实是真事。

春节前不久,一个亲戚家摆喜酒,邻居、亲戚们都来玩,当地喜酒必不可少的娱乐项目就是打麻将、玩扑克,这样的娱乐通常都会有金钱输赢。不知怎么的,大哥参与了,恪守了多年誓言的他食言了。那一次,大哥输了好几万。没过多久,大哥找到了村委的人,以家中有急用为由问他们,“可不可以预支土地赔偿款?”写下领款单,签过字,大哥带走了土地赔偿款,用这笔钱还了欠下的赌债。此事,大嫂至今蒙在鼓里。

打牌(一种赌博游戏)= 底层的消遣

大哥的故事,在农村绝不是特例。实际上,在今天的农村地区,娱乐方式的单一化、赌博现象的严重化已成为常态。

2012年暑假,我和同学去贵州的农村调研,90%的受访农户表示,“平时没什么活动,除了打牌”,农闲的时候打,各种各样的酒席上打,过年走亲串戚的时候也打。当然,打牌并不仅仅是打牌,一定会涉及金钱。这样一来,打牌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娱乐活动,而是赌博。

这样的情形,今天似乎更严重了,不仅打牌次数更频繁,时间更长,而且赌局更大。每一次打牌,通常会持续三五个小时,有时甚至会通宵达旦。每一局牌的赌资也越来越大,前几年基数至少5元,现在至少10元、20元,一把牌可能就是几十甚至几百的输赢。每一次结束牌局结算时,有的人可能会输几千。曾有村民告诉我,有一次他一个晚上就输了两万多。

我们不禁要问,是什么导致农村赌博现象如此严重?是因为农村人自控能力差、道德水平低吗?当然不是。在赌博游戏几乎已经成为农村唯一的娱乐方式的情况下,指责那些参与游戏的个体不过是一叶障目。如果不从更大的社会经济背景去考察农村赌博现象,我们就难以触及问题的根本。

农村赌博现象的“流行”,自然与农村物质经济条件的改善有关。上世纪90年代以来,农民的收入水平显著上升(见表1)。大量农村劳动力进城打工,工资性收入不断增加,对农民收入增长的贡献比例也不断加大。收入增加之后,消费能力也随之提升(见表1),农民不仅有钱购买日常所需物资,也有钱娱乐了。只是,他们的娱乐活动并没有多么丰富,而是呈现单一化趋势,主要是打牌(打麻将、玩扑克)。

表1:农村居民人均收入与支出

1-150G210153E56.png

(说明:数据来源于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2014》6-12。网址为http://www.Stats.gov.cn/tjsj/ndsj/2014/indexch.htm)

农村赌博现象盛行也与农村人的人情、面子观念有关。今天的农村,仍然是人情社会,亲戚、邻里之间的交往互动频率较城市而言依然很高,相互之间还是把面子看得很重。如果一个赌局三缺一,你正好碰上,一般是非上不可的,不然其他三个人都会说你没意思,不给面子。如果亲戚、邻居家办酒席,邀请的贵客需要人陪玩,请到你,你也得上,不然也会被人说不通情理......在这样的人情社会里面,个体通常都要遵循共同的行为准则,不然就会被排斥或议论。

然而,经济条件的改善、人情社会的文化并不是导致农村赌博盛行的主要原因。

试想,农民的经济条件改善了,可是为什么他们主要的娱乐活动是打牌,而不是泡酒吧、健身、打高尔夫?实际上,今天的娱乐方式已经阶级化了,不同的娱乐方式是有区隔的,这种区隔与经济相关。这种区隔体现为:富豪们在绿草茵茵的高尔夫球场上挥杆击球,中产阶级在健身房里挥汗如雨,亦或是在书香缭绕的书店中品茗阅读,而处于社会底层的屌丝只能坐在牌桌旁一较高下,或是闷在家里看电视、打游戏。有人会辩解说,人家屌丝就好那口,打打牌、玩玩游戏也挺好的。当然,我们不能否定屌丝可能是真的爱玩那些游戏。但是,这是一种充分的、理性的选择吗?不见得。如果屌丝面前真的有几种娱乐方式可选:富豪类、中产类、屌丝类,你觉得他们会怎么选择?没有选择的选择,还能称作充分的、理性的选择吗?

在我看来,农村赌博盛行,实际上就是农民没有选择的选择,是不充分、不理性的选择。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撑,没有充足的休闲时间,农民根本玩不起中产阶级或富豪阶级的游戏。他们能玩的,玩得起的,就是三三两两聚拢,搓几局麻将,打几把扑克。不需要高昂的入场费,也不需要多高超的专业技术,更不用考虑游戏能不能开拓社会资源,游戏的目的很简单,开心、打发时间,能赢钱当然更好。

而,农民之所以别无选择,是因为城乡发展失衡、农村发展受忽视、过度牺牲农村利益,使得农村经济落后、农村文化匮乏、农村闲暇娱乐活动单一,因此,农民没有选择消遣方式的自由。这样的情况下,指望农村存在健康的休闲文化不过是妄想。于是乎,赌博游戏成为农村人流行的消遣方式,也是他们不可多得的娱乐活动。如果没有外力介入,如果农民的生存方式、生活环境不改变,这样的消遣方式恐怕还会继续流行。

赌博:投机心理作祟?

赌博成风的背后,反映了与经济紧密相关的文化区隔,同时也反映了与经济密不可分的心理区隔、行为区隔。富豪们有钱投资股市、楼市,可以全世界扩张自己的经济势力范围,而底层的人们只能靠简单的投机取巧方式去尝试增加自己的非常规收入。对农村人而言,赌博就是一种投机方式。

赌博,如同买彩票一样,是底层热衷的投机项目,参与者都抱持一种投机取巧的心理或者是自信的侥幸心理,他们相信、期待好运降临自己身上。然而,好运垂青的事情,总是小概率事件,赌博参与者们获胜的机率并不多,想通过赌博发财致富恐怕就更难实现了。

既然明知胜算不多,为何农村还那么多人热衷赌博呢?

首先,这与投入成本不高有关。农村的赌局,一般准入门槛很低,以麻将为例,基数为5元的赌局,一般有三五百的本钱,就可放心玩几局。如今的农村人,虽然手头不如城市人那么宽裕,但是身上有几百闲钱是不成问题的,春节期间手上可支配的钱就更多了,参与赌博的本钱之忧就少了,只要遇到赌局,基本都有能力参与。对于农村人而言,赌博无疑是一个投入成本不大的活动,是可承受后果的投机方式。

其次,这与投机风险的可控程度有关。农村的赌博一般都在熟人之间进行,虽然有时是碍于面子的被迫参与,可大多数时候都遵循自愿原则,人们赌博的目的并不是一定要让谁输光,而是运气和技术的较量。如果你觉得自己输的钱已经超过了自己的预期或者不愿意继续,可以随时退出,止损机制比较简单。

第三,这与农村投机活动类型稀少有关。农村的投机活动,不如城市那么丰富多样,除了赌博恐怕就是放高利贷了,然而高利贷却不如赌博有趣。人们在赌博的时候,有更多的互动,更多的心理较量,也会注意技巧的使用。整个赌博的过程,既是人际交往的过程,也是技术与心理的较量。如果技术和心理都不错,通常都能赚一把。于是,赌博成为农村人更愿意接受的投机选择。

实际上,底层人的赌博是投机,而富豪们的投资也是投机,也是赌博。同为赌博,称谓却不同。差异主要在于各自掌握的可支配资源不同。富豪们拥有更多的生产资料、更多的经营知识、更全面的投资信息,他们根据自己的判断,投入那些有价值或可能有价值的领域,成功实现增值。而底层只有微薄的收入、稀少的知识,要实现增值,只能拼运气了。赌博游戏无疑是一种他们可及的投机方式。

尾图.jp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