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工厂性骚扰:被谴责的受害者

2015-07-22 15:27 · 手牵手工友活动室
摘要:在工厂遭到男工性骚扰,丽投诉之后却被人责怪“开不起玩笑”!“难道一定要等我跳楼后,才叫伤害吗?”

“那几天我一直都睡不着,每天都是凌晨三四点才睡,我不停在想为什么这样的事会发生在我身上?”丽望着窗外,回忆自己被性骚扰时的心情。遭遇性骚扰给丽带来很严重的困扰和影响。

事情发生在半年前,丽那时在S电器工厂工作不到两个月,因为工厂面临搬迁问题,生产不固定,丽经常会被调到其他的生产线上做事。有一次,丽和这条线的3个男工一起去仓库拉货时,其中一个男工就直接叫丽“大波妹”说她的胸部真大。无限的羞辱感扑面而来,丽立即就骂他。“真的很难过,好想扇他两巴掌”,现在丽仍然气愤地说道。

这个人,丽之前和他并不熟悉,是因为工作的调动而遇见的。他叫陆海波,大概在S厂一年多。没过几天,在下班打卡时,丽又碰到陆海波,当着众人的面对方仍然是笑眯眯地叫丽“大波妹”。更令丽气愤的是,在车间工作时,他就坐在丽的对面,且大声地以“大波妹”来称呼丽,还嘻笑着描述着丽的身材,丽严厉警告对方这对她造成了骚扰,请他注意言行,如果再这样就会向工厂投诉而且会报警。没想到对方却很嚣张地说道,“你投诉呀,你报警呀,叫警察来抓我呀!”接着,骚扰者便和旁边的男工讨论昨晚看过的黄色电影,评论电影里女的身材,并很得意说看得真爽。

在不到一周的时间,丽被骚扰过三次。“我当时很想自己辞职离开工厂,想逃避不想见到他,那段时间觉得上班是个可怕的事,甚至想过干脆跳楼算了,也想过找人把他砍了”,丽说道,也不敢在车间和其他人说话担心被别人议论。但是反复思考,丽觉得辞职对自己很不公平,以后去别的地方也可能会遇到类似的事情,那时候又该怎么办呢?

鼓起勇气讨说法

丽终于鼓起勇气,决定要站出来为自己讨个公道。于是把被性骚扰的事告诉其他同事朋友,希望能得到帮助和支持。

丽向工厂的同事邓某倾诉此事,邓虽然很理解丽的感受,但也只是安慰丽不要理骚扰者就可以了。丽很确定每次的骚扰都不是自己去“理”他的,并且她已经严厉警告过骚扰者,但是仍然不能解决问题,对方反而变本加厉的骚扰她。

这不是丽第一次被性骚扰,在2009年的佛山一家工厂里,丽也同样地被车间男同事叫“波霸”。愤怒羞愧的感觉一直留在丽的心里,但是并不知道这种行为属于性骚扰。她不敢告诉其他人怕别人笑话,感到很无助。丽也当面骂过那个骚扰者,也解决不了问题,对方仍会在背后继续叫丽“波霸”。在那家工厂只做了3个月,找不到解决办法的丽便离开了。

投诉路上一波三折

性骚扰事件发生在工厂,而且对方也是工厂的员工,丽认为工厂应该有责任处理。于是,丽首先找到了车间的生产线长。

没想到线长只是说把丽和骚扰者分开工作,但依然在同一个工作的领域,丽还是有可能被性骚扰。线长很不耐烦地说:“你想怎么样,帮你处理又不要,自己看着办吧!”

面对线长的不耐烦,丽看到了对受害者的态度,更加坚定要为自己讨公道,决定直接向工厂总经理投诉。丽希望在同一条生产线上做事的大姐可以帮自己作证,证明陆海波曾经口头性骚扰她。但是大姐却说,“他说什么了呀?又没有怎么样!”。大姐的不愿作证,并不是她不想帮自己,而是她根本不觉得这是回事,丽觉得第一次被骚扰时和她一起的两个男工也不会帮她作证。于是,当再遇到骚扰者时,丽就自己录音取证。

一位工厂的要好同事建议丽给总经理发邮箱,但丽不知道总经理的邮箱。回到宿舍,没有人愿意帮丽找总经理邮箱,并且还觉得她小题大做,她们觉得对方并没有给丽造成什么伤害,大家只是开玩笑,是丽太小气而已。

找不到邮箱丽便亲自去总经理办公室投诉。到行政部时,丽被行政部人员拦下,对方告诉丽见总经理需要预约,不可以随便见。行政部门的人问丽要见总经理的意图时,丽自己都尴尬的开不了口,而是把自己写好的投诉信给了对方看,在知晓丽的来意时,该行政部人员答应处理丽的投诉。

其实在S厂的员工手册里,有明确规定性骚扰的惩罚。第二天,行政部人员到车间找骚扰者谈话。具体谈话内容丽不清楚,后来行政部人员告诉丽骚扰她的人已经离厂了,不会和丽一起搬到新厂区,并让丽要好好保护自己。后来才听说骚扰者被按照厂规扣除50分(相当于旷工一次),因为这个原因受罚,脸面上过不去便自离了,工厂并没有对此事件的通告说明。不过能够不再见到骚扰者,对丽来说工厂的处理方式还可以接受。

成功还是失败?

骚扰者离厂后,丽以为事情就此过去,却没想到还要继续承受压力和困扰。

很多同事议论丽那么点小事就把人家开除,又没有造成什么伤害,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有次在车间一个男工和丽说话,旁边一位女工很讽刺当面对男工说:“你等下再和她说话,小心人家把你告了”。还有一次下班时,丽听到前面走着的几个女工在议论丽太敏感,把骚扰者逼走太过分了。宿舍走廊一位舍友在吹头发,有个男工路过和舍友搭讪。舍友对丽说道:“如果是你,是不是又要去告呀!”不管是在车间还是宿舍,丽都会听到别人对她的指责。

听到这些,丽感到很压抑很气愤,甚至怀疑“难道是自己错了吗?”同事们认为是丽故意把事情闹大。丽很委屈地说她曾经明确警告过骚扰者,但对方骚扰的情况反而越来越严重。她不明白,为什么其他人不支持她不理解她,尤其大部分在背后议论她的是女性。面对完性骚扰还要面对非议,她一个人在宿舍躲起来偷偷哭。

“究竟怎样才叫伤害呢?为什么别人不理解?‘只是开玩笑,对你又没有造成什么伤害’”这句话丽多次听到。“难道一定要等我跳楼后,才叫伤害吗?”丽说道。丽很希望得到别人的理解,现在只要想到同事的议论,丽心里仍会有些难受。

很多人认为骚扰者只是说两句,又没有动手动脚,根本没有把丽怎么样。但是却忽略了性骚扰対丽的精神造成的伤害和困扰。不一定看得见的才叫伤害,看不见的伤害有时会更严重,可能给当事人带来挥之不去的阴影。

后续

现在S厂,车间里仍会经常有男工说黄色笑话。这些让丽觉得不舒服,但看到有时也会有女工附和,丽也只好不理。发生在工厂里的性骚扰很普遍。丽曾经工作的工厂,也多次发生过性骚扰事件。有的是来自管理层,曾经有个部门主管要车间女工的电话,并且经常说下班去找他去他家之类的话。但大家都是指责受害者,却没有人谴责骚扰者。

在工厂,很多人并不了解什么是性骚扰。当被骚扰时,虽然受害者会难受、不舒服,但却不知道如何处理。

丽认为上班时,工厂应该为所有人提供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因为当有人被性骚扰时,会影响工作的情绪,会使员工没心情工作,操作机器时也更容易出现工伤事故。

虽然骚扰者已经离厂,但是就在前几天对方却又莫名其妙打电话给丽,仍是那样叫丽。丽很生气,但是不会退缩,如果对方继续打电话,丽说会报警。

延伸阅读:

七成受访女工曾遭遇性骚扰

【视频】看见工厂性骚扰,不做沉默的帮凶

看见工厂性骚扰:错的不是我,凭什么要这么怕?

看见工厂性骚扰:报警抗争,为讨一个说法

尾图.jp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