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被暴打、被性侵、被热水烫……没有人应该这样工作!

翻译:艾格妮思 · 2015-07-24 15:22 · 尖椒原创翻译
摘要:被暴打、性侵、热水烫......她们在工作中遭受如此虐待,多不胜数。我们是否知道她们是谁呢?国际劳工组织正以“任谁都不应该以这种方式工作”(No one should work this way),展示一系列关于外籍家政工在香港或海外工作时受虐的照片,让我们了解她们真实的情况。

国际劳工组织正以“任谁都不应该以这种方式工作”(No one should work this way),展示一系列关于外籍家政工在香港或海外工作时受虐的照片。这展览设于中环香港外国记者会,展期至2015年7月31日。

贝芙(Beth),20岁,来自菲律宾农村,受虐于马尼拉

abuse 0.jpg

“我的女主人不客气地将我的头往墙摔和对我热水。她也会用烟头烫伤我。她常这都是我活该的。”

贝芙10岁时,贝芙的姐姐将她卖给一对住在马尼拉的情侣。她每天从早上4时开始打扫清洁和照顾小孩至半夜。女主人常常用木棍、大壶和平底锅打她;男主人一离家,女主人便用烟头烫她。度过整整7年的虐待后,贝芙成功逃走。她从来没有上学、看电视、听音乐或收听电台。


苏玛莉(Sumasri),约60多岁,来自印度尼西亚,受虐于马来西亚

abuse 1.jpg

“我得准时覆诊疗伤。现在那些伤已经不再那么痛。首四个月真的痛不欲生。”

苏玛莉的背和大腿布满热水烫伤的疤痕,全都是她吉隆坡的男主人虐待她造成的。她每一次讲述受虐的过程都不一样,不少跟她同住在东爪哇岛村落的邻居说她精神已经失常了。


「皮碧查」(‘Pavitra’),34岁,来自尼泊尔,受虐于阿曼

abuse 2.jpg

“每当男主人回家后,他总会关起门侵犯我。每次我告诉女主人,她都觉得我在说谎,完全不相信我。如果我家人和丈夫知道我被性侵,他们一定会抛弃我。”

皮碧查在阿曼过了5个月牢狱之苦。她的女主人不相信自己警察官丈夫会性侵家政工;女主人更反告她诱惑男主人。5个月后才被释放的皮碧查,已经无法改变自己已怀孕的事实。她偷偷回到尼泊尔躲起来生活,害怕被家人和丈夫知道自己被人性侵。她去阿曼是为了养活家里4个孩子和体弱的丈夫,而她的工钱更少得可怜。


英查(Indra),31岁,来自尼泊尔,受虐于科威特

abuse 3.jpg

“所有人都离我而去。我的兄弟更对我嗤之以鼻。我会尽我所能阻止大家去海外家政工。”

英查的丈夫抛弃了她跟她三名孩子后,她便去海外打工赚取医疗和教育费用。她从没上学学习过,所以不会阅读和写字。她原本被雇用照顾13名孩子,可是该家庭同时有开妓院,他们竟然用暴力逼她提供性服务。当她试图抵抗他们卖她到一个沙地阿拉伯家庭时,她成功沿着升降机电缆爬到地下逃走。可惜她最后不慎受重伤,回到尼泊尔后不但被家人排斥还失去了工作能力。


史丽德(Sritak)31岁,来自印度尼西亚,受虐于台湾

abuse 4.jpg

“他将热烫烫的铁叉子使劲地按在我的手上。这仿似他身体藏着一只魔鬼,非常奇怪。”

家里穷得没饭吃,史丽德不得离开自己的村落打工养活家人。她每天从早上6点工作至半夜。她的护照被没收,不能随便跟家人或陌生人谈话。她的雇主曾经用铁水管暴打她;他曾经对她洒热水,说惩罚她偷东西。她全身上下有多于20道疤痕,包括脸上一条长长的砍切疤痕。


苏丝(Susi),30岁,来自印度尼西亚,受虐于香港

abuse 4+.jpg

“我的女主人她非常有钱,她即使打我甚至杀了我,也不会有人知道。中介公司尝试安慰我──只要我不出来,必定帮我找个好雇主。”

苏丝每天工作20小时,晨曦初现时才能睡一会。她的香港雇主常常巴她的脸和逼她签工资已支付证明书。她7个月没人跟家人联络后,家人不得联络中介公司,她才可以脱身。但中介公司随后为那个家庭安置了另一名外籍家政工。

注:苏丝的前雇主透过别的外佣中心雇用了另一位印度尼西亚外佣艾薇安娜(Erwiana Sulistyaningsih)──那宗被国际传媒广泛报导的虐佣案:受虐8个月的艾薇安娜向她的前雇主(苏丝的前雇主)提告,那名雇主虐佣罪成。


哈雅缇(Haryatin),36岁,来自印度尼西亚,受虐于沙地阿拉伯

abuse 5.jpg

我跟她说:‘如果您不满意我,请送我回中介公司,让我回家。’而她却这样应:‘我才不会这么好让你安心回家。如果我不满意,我只会打你或是杀了你。’”

哈雅缇需要钱支付女儿的教育费。她为一名有9名子女的女人工作,而该名女人不断侮辱她、打她和要她睡杂物房。有一次,哈雅缇半夜3点还在洗校服,女主人冷不防将满是婴儿粪的纸尿片贴在 哈雅缇脸上,只是因为她没有及时换纸尿片。哈雅缇之后更暴被打至失去视力,可是她却被逼留下工作至脸部消肿。


萨拉娃缇(Saraswati),来自尼泊尔村落,受虐于尼泊尔

abuse 6.jpg

“她拉我打到房间,然后不断摔我巴掌、打我和拉扯我头发。如果家里没人阻止她的话,她应该会打我很久很久。政府真的不能让儿童去家政工。”

由于家里经济不能支持她上学,萨拉娃缇12岁便当保姆。一名好心的店员帮她逃离虐待她的雇主,可是她下一位雇主更残暴。她额头跟膝盖也有疤痕留着。她虽然依然在做家政工,她已经完成学业和帮助其他家政工认清自己的权利。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  原文:HONG KONG FREE PRESS (HKFP)  |  翻译:艾格妮思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翻译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 — 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尖椒部落图片.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