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工人,走过辉煌【图说】

2015-07-28 14:35 · 腾讯·图话
摘要:东北人口加速减少连续成为舆论焦点——这片土地面临着极低人口出生率和极大人口外流数的双重挑战。曾经,作为“新中国工业摇篮”的东北吸引了大批移民,培养了大批工人,铸造了计划经济时代的工业精神;而如今,东北艰难转身,工人和他们的子女们将如何转身?

001.jpg

曾经,作为“新中国工业摇篮”的东北吸引了大批移民,培养了大批工人,铸造了计划经济时代的工业精神;而如今,东北艰难转身,工人和他们的子女们将如何转身?封面图为2005年12月4日,黑龙江佳木斯市居民走过冰冻的松花江,背后是正排放废气的烟囱。

002.jpg

地广人稀的东北,曾历经数次大规模的人口迁入。日本在侵略占领东北期间,建设了较完善的重工业体系,尽管受到战争破坏,但依然留下了庞大的基础。图为晚清时期,一群工人在中国东北的山区铺设铁轨。(FOTOE)

003.jpg

50年代开始,东北成为新中国的重点投资建设地区,大量人口迁入东北,加入重工业基地的生产大军。图为1956年7月14日,吉林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试制出第一批国产解放牌载重汽车,全厂职工夹道欢呼。(新华社记者袁苓摄)

004.jpg

那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年代。东北大地源源不断地生产着工业产品,一个个工业精神的代表也在这里孕育——“铁人精神”、“大庆精神”成为引领全国的精神榜样。图为“铁人”王进喜(左)。(新华社记者侯波摄)

005.jpg

即便作为抗美援朝的大后方,东北的发动机也从未停歇。图为1952年,辽宁省鞍山市,鞍钢工人修复高炉的瓦斯通道。(蔡尚雄/FOTOE)

006.jpg

“一五”时期,由原苏联援建的156项重点工程中,有50多个落户东北三省,承载着“大工业”梦想的哈电集团、一重、一汽、沈飞、东重走进了东北人的生活。图为长春一汽汽车生产流水线车间工作的工人。(GETTY)

007.jpg

那个时代的东北工人们,过着整齐划一的集体生活,享受着统一的“体制内”待遇。工人,成为人们无限向往的职业。图为20世纪50年代,“一五”计划期间,黑龙江鹤岗煤矿的矿工们下班后进行太阳灯照射。为了消除职业病,保证职工身体健康,国家采取了种种安全、卫生措拖和福利补助办法。(FOTOE)

008.jpg

1956年,吉林长春,在第一汽车厂里,有这么一家人:全家16人有7人在工厂工作。60岁的老父亲吴丹是厂里的技术安全处副处长,他的大儿子、二儿子、三儿子、大媳妇、二媳妇,陆续参加了汽车厂的建设工作。三媳妇原是农村姑娘,看到全家都在工厂工作,便也考入工厂冲压车间当徒工。图为星期日里,一家人根据不同的爱好进行不同的活动,有的看电影有的在家打扑克。(新华社记者胥志成摄)

009.jpg

东北人自豪,他们在那个时代为东北创造了众多的“第一”:中国第一架喷气式飞机、第一艘万吨巨轮、第一台组合机床、第一辆内燃机等等。图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大庆油田测井中队指导员张洪池(右一)在和工人一起谈心。(中新社发)

010.jpg

转眼间,一个灿烂的时代过去,改革开放后,曾经立在潮头的东北三省落后了。上世纪90年代,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矛盾显现,大批职工下岗失业。图为1996年12月20日,辽宁抚顺市东州区,刚刚下岗的矿工老孙站在家门口。他的身后,是花去全部积蓄买来的一辆二手摩的。那年冬天,矿工老孙成了摩的司机老孙。(CFP)

011.jpg

1978年以来的20多年间,东北三省工业总产值在全国所占份额一路下跌,工业在全国的排序不断后移。图为2015年,辽宁阜新煤矿老旧的蒸汽机仍在运转。(GETTY)

012.jpg

制造业圈子里曾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全国看东北,东北看沈阳,沈阳看铁西。”沈阳铁西区曾是中国规模最大的重工业和装备制造业基地,90年代后,这里成为东北工业最悲情的地方——香港一家媒体曾以《下岗之城愁满容》为题,整版报道了沈阳铁西千余家国企95%亏损,30万产业工人13万人下岗待业。图为2004年4月14日,铁西区北二马路冶炼厂原址的空地上集中着近千名拾荒者。(潘恩战/CFP)

013.jpg

2000年的全国人口普查中,全国失业率最高的县区都集中在东北,如辽源、阜新、抚顺,都是资源型城市,失业比率最高的又大多是煤矿工人。图为2007年11月23日,辽宁阜新,三名拣煤女工,工作的辛劳全都写在她们的口罩上。(苗奥/CFP)

014.jpg

图为2003年7月25日,“桦林”职工因企业停产无所事事,在职工家属区房前楼后,到处可以看见像这样三五成群打麻将的人。(新华社记者高广志摄)

015.jpg

图为2004年2月10日,辽宁大连,工人们在街头找活。(AP)

016.jpg

也有少数头脑灵活、身段柔软的老工人下岗后走出一片新天地。图为2004年4月17日,沈阳,劳动模范、68岁的孙作树戴着勋章出现在自己创办的电动自行车行开业现场。他曾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他说:“虽然退休了,但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要参战。”他的车行已安置8名下岗职工。(中新社发 刘宝成 摄)

017.jpg

一方面,东北工人被称为“最贪恋体制的动物”;另一方面,能提供最多就业岗位的民营企业,在东北举步维艰。因此,老一辈的工人们仍然把一线希望投向国营工厂。图为2014年4月,数千职工聚集大庆油田公司门口,抗议公司改变职工大学毕业子女包分配制度。

018.jpg

图为电影《钢的琴》剧照。该片讲述了钢厂下岗工人陈桂林在旧工厂内用废弃钢铁为女儿铸造“钢的琴”的故事。片中破败的厂房成为东北的标志性景物,而下岗工人们对往日荣光的留念以及现实的残酷令人印象深刻。

019.jpg

国有企业占大头的东北城市里,大量年轻劳动力无法在本地找到好的工作,只能流向经济条件好、工资水平高的沿海地区以及京津地区寻找机会。2014年8月11日,北京,张明远背着吉他走在街头。张明远来自黑龙江大庆,是一名街头歌手,17岁时入伍,转业后开始当街头歌手,他曾用7年时间在全国各地流浪,最终在北京定下来。(Jason Lee/Reuters)

020.jpg

2012年,北京,曹三儿,黑龙江大庆人,“没啥职业,全在瞎混,永远26岁”。她对家乡最鲜活的印象是抽石油的“磕头机”。大庆的亲人和好友都让她回家结婚,有车有房子有家人,但她说“不是不想回家,只是不适应了。”(杨炸炸/CFP)

021.jpg

2012年8月,北京,杨小朋和付新都是辽宁人,他们现在北京后海开了一个酒吧,但是主业是做脏辫儿。(杨炸炸/CFP)

022.jpg

2009年3月,北京,19岁的潘宁和18岁的汪妍走向他们租住的地方,春晚小沈阳火了以后,北京的二人转剧场生意也好了起来,他俩就从东北老家来到了北京闯荡。(张涛/CFP)

023.jpg

图为2008年2月11日,在大连火车站广场,早上下火车后已买到船票的来自东北的务工人员在等候中海客轮接送车,到大连港乘船去往烟台等地打工。(FOTOE)

024.jpg

图为2007年11月23日,辽宁阜新市中心的毛主席像。有评论认为,东北振兴,不仅仅是老工业基地的新生,更是东北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全面进步与发展。振兴东北一词的内涵,在经过十年的积淀和发展之后,在如今新的经济形势下显得格外厚重。(苗奥/CFP)

尾图.jp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