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给了我没有任何添加剂的快乐

徐继平 · 2015-08-03 12:07 · 流水线之声
摘要:在工厂那段冷漠、冰冷的时光里,是她给我我生活带来了些许阳光,我很想想说:“谢谢你,带给了我没有任何添加剂的快乐!”

她是我在我在进工厂时认识的 ,那时我们生产线缺人,她很顺其自然的被分到了我们生产线,相处几天,感觉她话不多,只是埋头做自己的事情,她挨着我的岗位很近,有时无聊就找她聊聊天,感觉她很善良,诚实,所以喜欢找她说话。

她的声音真的很小,小到你得把耳朵凑过去听,开始的时候,每次她跟我说话,我都没有听到,就总是说:“啊?”,然后她就再说一遍,可能真的太小,我又“啊?”了下,算是听得差不多了,但是还是没有听全。

起初,我以为她胆子小,所以就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后来,不管你和她怎么交流,她都是那么大的声音。她一般做事比较慢,但看得出她是尽力了,我总是会帮她做些,一来可以说说话,时间久了,她也会主动跟我说话,问我我们的领导怎么样啊,也会跟我唠叨她的岗位多了,做不过来啊之类的。她的岗位是要弯着腰做,所以确实比较辛苦,没有办法,这些都是领导安排的,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我一般就安慰她说:“等熟悉了,就习惯了,就好了,刚开始都是这样的”。相处久了,我发现她真的是个很天真、单纯、善良的人,话虽然不多,但为人很诚实人,一般不会把别人想得多么复杂的那种,也不善于表达的那种,或许在旁人眼里,觉得她有点缺心眼,嫌弃她,但我不这么觉得,也许是现在单纯、善良的人真的太少了,大家看人的眼光都太复杂了。

以前,我的一个同事很吃惊的问我:“你怎么和她认识啊,她有病,比较傻,你不知道吗?我以前和她一起培训就知道了”,我当时就笑了下,没有多说什么,我心里想你才和别人相处一个星期,能了解什么,换言之,有公司要傻子的吗。有一次也巧,我开门去接水喝,她也开门出去,我才知道她住在我对面,我说以后下班了要是没事可以一起去逛逛街或者其他什么的,后来我们就经常一起出去,慢慢地熟悉了。

有一次在车间,她跟我说了下她家里的事情,她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去世了,爸爸一个人把她和哥哥养大,真的很不容易,说她爸爸很辛苦。其实也是我多问了下,但是我也没有想到,她会跟我说这些,原来她已经把我当成一个很信任的朋友了。我有时也会跟她说很多关于我和我的家人的事,她不仅仅是听,问的问题也很多,但是那些问题的答案是不用问就会知道的那种,奇怪的是,我每次还是会跟她解释下,因为我知道,她只是比别人反应慢一点,并且,我也愿意去跟她说我心里的话,因为,我知道,她不会去笑话我,或者嘲笑,甚至去传播,所以,每个星期一上班,来了之后,准备好工作,也开始互相问候下,“周末干嘛去了”,“都做了什么啊”,我听着都不会厌烦,反正她说得最多的是“洗衣服啊,然后看下电视啊,出去吃个饭,就是睡觉了”。我每次开玩笑说:“不用说也知道你在睡觉啊,成了睡神了”,她有时会说没有,有时会说“恩”,在哪个牢笼般的车间里,她成了我很好的伙伴。

或许别人会觉得这个是什么快乐,但是对于这个复杂的社会,人、事、物一切是那么美好的同时,也有太多我们不想去看到的阴暗的一面,我想在这样的社会里,能遇到这么一个纯真的人,是我的快乐,真的,我的快乐就是那么简单,而她带给我的快乐是没有任何添加剂的,不掺和任何杂质的。

从此我有了一个能听我烦恼、悲伤快乐,共同欢笑的小伙伴,我不必顾虑别人会在我的背后做什么小动作,或者别的什么,我们一起互帮互助。但是她其实并不知道我心里的这些“小秘密”,“傻傻”的她只是“傻傻”地关心着我这个好朋友。

后来,她被调到其它车间,我也离开了这家工厂,说实话,我挺为她担心,担心别人看她老实,欺负她。在工厂那段冷漠、冰冷的时光里,是她给我我生活带来了些许阳光,我很想想说:“谢谢你,带给了我没有任何添加剂的快乐!”

转载自一线工人的发声平台——流水线之声。

尾图.jp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