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我用灵魂歌唱

周 启早 · 2015-08-18 17:00 · 新生代
摘要:我用灵魂在歌唱,歌唱那些为了生存而死难及致残的劳苦大众。

农民工

千万只流浪的蚂蚁

逃亡在柏油马路上

乡愁就像滚滚的车轮

不分日夜的从他们身上碾过

从早到晚 从晚到早

他们孱弱的身体不堪重负

在老板冰冷的目光下

匍匐着前进 前进

前进在温饱的路上

默默地撑起

中国现代工业的脊梁

2013.6.2


产线上的青春

产线上的青春

苍白 乏力

一如槁木落叶般沉寂 萧条 落寞

流水线是我们无法逃离的宿命

手脚再快也快不过流水

把我们蓬勃的青春捆绑在一条线上

用年轻的血液燃烧

燃烧生命的激情

将我们廉价的身体遥寄在他乡狭窄的空间

用漂泊的灵魂渐渐拼凑

拼凑一份尘世的安宁

几张薄薄的钞票

换来黑白颠倒的人生

流水线越流越窄

窄到只剩下一盏盏刺眼的白炽灯

将我们疲惫的身心扎得生疼生疼

2013.10.14


好员工

太快了太快了......

连梦里都在捡机台

一群闹腾的麻雀在心里叽叽喳喳

流水线这个长舌妇

一聒噪起来没完没了

总是嫌我们手脚太慢

堆堆堆 堆你个死人头

你不晓得拼命去做啊

我们应该像刘翔那样

挑战身体的极限

即使跑断了腿

也要微笑着坚持单腿跳到终点

产量高于一切

这才是老板心目中的好员工

2013.12.17


生存之民工

被贫穷驱逐

遭文明绑架

回家 一个遥远的词

城市 一首流浪的歌

打工 一些沧桑的流年和日月

工厂是临时的家

家却成了暂住的旅馆

在夹缝中讨生活

到手的都是过客

睁开眼就得挣钱

闭上眼还在花钱

工资沦为追日的夸父

统统渴死在他乡

2013.12.20


人间地狱

流水线——

这个世间上最压抑人性的工种

魔鬼泰勒的身影无处不在

IE在背后打表

每一个动作精确到秒

快快快......

想要活命

学会跟时间赛跑

不歇一口气

只为争半秒

2015.1.11


殉葬品

你们看到的不是我

一个被称之为高级动物的人

仅仅只是机器的附属品

一枚又冷又硬又重的螺丝

不牺牲自己无以存活

2015.1.9


惊闻90后青工诗人许立志坠楼有感

每一个生命的消失

都是另一个我的离去

又一枚螺丝松动

又一位打工兄弟坠楼

你替我死去

我替你继续写诗

顺便拧紧螺丝

今天是祖国六十五岁的生日

举国欢庆

二十四岁的你立在灰色的镜框里微微含笑

秋风秋雨

白发苍苍的父亲捧着你黑色的骨灰盒趔趄还乡

2014.10.1


请记住这个工人

时代的证人

不惜以生命

捍卫劳工的尊严

用血淋淋的诗句

控诉资本的原罪

请记住这个工人

——许立志

他是我们的共同体

我们不可分割的一员

某种意义上

他是替我们去死的

我们不能让他白白死去

我们应该举起抗争的旗帜

继续他未竟的事业

未完成的诗篇

2015.7.18


我失去的那一部分,在你口袋里

我失去的童年,在你口袋里

我失去的青春,在你口袋里

我失去的爱情,在你口袋里

我失去的梦想,在你口袋里

我失去的左手,在你口袋里

我失去的右脚,在你口袋里

我失去的亲人,在你口袋里

我失去的生命,在你口袋里

难道我生来就是为了失去

难道你不害怕我身后还站着亿万个我

终有一天,他们会攥住你的口袋,扭断你的脖子

找回我曾失去的一切

2015.7.30


我用灵魂歌唱

我用灵魂歌唱

歌唱那些为了生存而死难及致残的劳苦大众

我用灵魂歌唱

歌唱那些为了工作与家庭而被侮辱与伤害的广大女性

我用灵魂歌唱

歌唱那些屈辱与不平等的法律

如若不是一纸空文

就不用一而再再而三的上访维权

有冤无处诉 有理没地说

我用灵魂歌唱

希望从此以后

不再有人像我一样吟唱如此哀怨的歌

带着血

含着泪

满腹辛酸

2014.10.15

注脚.jp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