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女工的尴尬:一块布隔开的夫妻空间

付希华 · 2015-08-26 13:57 · 尖椒部落原创
摘要:数对建筑工夫妻,蜗居在简易的活动板房里,几块模板、一张席子、一顶蚊帐,再加一块布隔开他们的隐私,围成夫妻空间……

2014年7月,高温下的广东省中山城区一楼盘工地,头戴遮阳帽的女工穿梭在钢筋架子林立的工地上格外显眼。绑钢筋、浇混凝土、开塔吊,几乎所有工种都有女人的身影。她们和男工一样干着繁重的工作,为生计打拼着。

50岁的女工周庭菊是她们中的一员,跟着丈夫干建筑有16年了,夫妻俩抹内墙一天能挣到500-600元。.JPG

50岁的女工周庭菊是她们中的一员,跟着丈夫干建筑有16年了,夫妻俩靠当建筑工供完女儿上大学,还要给儿子建结婚房。周庭菊说,“十年前刚开始干建筑的时候,丈夫一天才挣25块,自己才15元一天,从2008年开始工资才涨起来,这些年,光女儿从高中读到大学毕业就花费将近10万,不拼命干活根本没有办法。”

为了两个孩子,夫妻俩这几年可谓是拼上老命在干活,凌晨4点半就起来开工,连续上班到晚上7,8点,中午也没有休息,夫妻俩抹内墙一天能挣到500-600元。

长时间高强度的体力劳动,让丈夫患上了股骨头坏死,夫妻俩不得不提前结束打工,回老家给丈夫动手术。

一名建筑工人为皮肤过敏的妻子上药.JPG

一名建筑工人为皮肤过敏的妻子上药

住在简易工棚一对夫妻工.JPG

住在简易工棚一对夫妻工

工地上的“家”一块布隔开的空间

工地宿舍一般是铁皮的活动板房,夏天经过暴晒的板房,里面闷热难耐。

20余平方米的房间里挤着5,6对夫妻,每张上下铺的钢架床就是一个家。上铺放些日常用品和杂物,下铺用建筑模板和布帘围着,里面有电风扇、电视机等电器。放下布帘,就是自己的空间。

工地的生活区通常一间房住五六对夫妻,两块模板、一顶蚊帐,再加一块布隔开有限的隐私,围成狭小的夫妻空间。.JPG

铁架床、一顶蚊帐,再加一块布隔开有限的隐私,围成狭小的夫妻空间。

“这每个床上就是一对夫妻,没有地方住,只能这样了。”女工江淑萍说,“房间虽挤,总比租房住划算,在外面租房子,一般都离工地较远,很不方便,现在大家将就点也没关系。”

江淑萍和丈夫一起干建筑10几年,夫妻俩包工抹外墙加贴瓷砖一天可以挣到500多元。.JPG

江淑萍和丈夫一起干建筑10几年,夫妻俩包工抹外墙加贴瓷砖。

傍晚时分,女人们开始忙晚餐,男人们则开始就着露天的水龙头洗澡,一盆水从头浇下来,阵阵清爽。尽管条件这么简陋,数对夫妻共居一个空间,用布将床围起来,晚上尽量不过夫妻生活。

在工地上干了一天活的男人们,能吃上老婆做的饭菜,同甘共苦的生活让他们更有拼劲。

6,2014年7月16日,广东中山东区一建筑工地。杨亚珊,广西百色人,30岁,以前和丈夫在农村老家帮人家建房子,来现在的工地做架子工才一年。下午6点半,收工后的杨亚珊和丈夫陈剑东一起吃晚饭,两人同喝一瓶喝啤酒。杨亚珊说,干活累了,喝点啤酒可以解乏。工地的饭堂每餐8元,夫妻俩一天吃饭要花50元左右。.JPG

杨亚珊,30岁,广西百色人

以前和丈夫在农村老家帮人家建房子,来现在的工地做架子工才一年。下午6点半,收工后的杨亚珊和丈夫陈剑东一起吃晚饭,两人同喝一瓶喝啤酒。杨亚珊说,干活累了,喝点啤酒可以解乏。

8,2014年6月23日,广东中山市南区一建筑工地。冉叶琴,贵州铜仁人,怀孕8个月的冉叶琴背着1岁半的女儿洗衣服。18岁就结婚她一直随丈夫在工地打工,怀孕本来是需要别人照顾的,但她每天却要给起早贪黑挣钱的丈夫做饭,洗衣服,带小孩。.JPG

冉叶琴,贵州铜仁人

怀孕8个月的冉叶琴背着1岁半的女儿洗衣服,18岁就结婚她一直随丈夫在工地打工,她每天要给起早贪黑挣钱的丈夫做饭,洗衣服,带小孩。

9,2014年7月30日,广东中山南区,一名女工嫌铁皮工棚太热,中午路边的树荫下休息。2013年,据“小小鸟打工互助热线”所做的“千里万名建筑工人生存状况公益调查报告”显示,女性建筑工人已占10.18%。.JPG

2014年7月30日,广东中山南区,一对夫妻嫌铁皮工棚太热,中午路边的树荫下休息。

冉叶琴,贵州铜仁人,怀孕8个月的冉叶琴背着1岁半的女儿洗衣服。18岁就结婚她一直随丈夫在工地打工,怀孕本来是需要别人照顾的,但她每天却要给起早贪黑挣钱的丈夫做饭,洗衣服,带小孩。.JPG

闲暇时,女工躺床上玩手机

杨亚珊和杨阿妹两家都是老乡,因为刚来到新工地,什么东西都没有带来,丈夫的手机成了她们的娱乐工具。˙.JPG

杨亚珊和杨阿妹两家是老乡,刚到工地不久

相比制造业、服务业等行业,建筑业是相对高危险的行业,高强度的体力劳动使得多数年轻人更倾向在工厂打工,不愿干建筑。 但也有不少年轻人是从工厂跑到工地打工挣钱。

工棚里的小俩口.JPG

工地上一对即将做父母的小俩口

24岁的女工柴星陶以前在浙江的玩具厂打工三年,现在在工地做木工点工,刚进工地才三个月,皮肤就被晒得黝黑。对比玩具厂和建筑工地,柴星陶说:“以前在玩具厂上班,不加班每月能挣2000多元,加班能挣3000元,和现在也差不多,工厂里不自由,晚上一般都要加班,现在晚上不用上班,可以出去玩,家里有事,可以随时走。”这样高度的灵活性,经常要奔波于各个工地。

黄晓丽,四川广安人,26岁,小孩3岁,嫌在工厂里打工挣不到钱,就跟着老公来到工地上抹内墙。她和丈夫住的宿舍是上下楼的活动板房,一间房要住四五对夫妻。.JPG

闲暇时和丈夫一起看DVD

在“男人当铁人用,女人当男人用”建筑行业,收入高背后的工作强度大往往被忽视。在工地上干活的夫妻分为点工和包工,点工就是按天计算工钱,出工则给钱,不出工就没有。包工是指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定量工作。

 多数夫妻在工地都是从事包工,相比点工,包工挣钱更多,也更辛苦,通常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劳动时间长、劳动强度大,流动性大,生活环境较差,不少女工患有肌肉劳损、骨质增生等疾病。

   图文/摄影记者  付希华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特约撰稿人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 — 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作者信息。

尖椒.jpg


延伸阅读
女工说
建筑女工的日常生活
2015-08-17 11:19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