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工人阶级还是领导阶级的日子

艾枫 · 2015-08-31 18:25 · 小锤子
摘要:老张一直强调“还是那时候的工厂好。” 他特别怀念工厂里的生活,有一种大家庭的温暖。这种温暖现在的企业已经找不到了。

现在总有一些人总是在怀念毛泽东时代的工厂生活(比如五、六十年代),认为那才是工厂工人的“黄金时代”。我却怀疑在一个物质极端匮乏的年代,普通工人的生活水平能高到什么地步?毕竟,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是一个建立在区分干部和工人、非农业户口和农业户口的身份社会,这种身份社会至今并未从根本上得以改变。我不否认,城里拿工资的普通工人的生活水平比乡下挣工分的农民高出很多,这正是所谓“吃商品粮”的优势。我也不否认,政治动员可以让人保持一定时期的精神亢奋。然而,这种精神亢奋不可能持续太长时间。我更不会否认,毛泽东时代的重点工厂(比如钢铁、汽车、石油、化工、军工等)普通工人的生活水平比一般工厂普通工人的生活水平高出许多。那么,中国工人阶级当家作主的“黄金时代”到底在什么时候呢?这个问题一直困惑着我。

2015年暑假的一天,我在和一名50多岁的北京老车工的聊天中,了解到20世纪80年代工厂工人的生活。我提出一个大胆的假设:中国工人阶级“当家作主”的“黄金时代”或许是20世纪80年代的国营工厂。希望有人能够用同行业技术工人的故事证伪我的假设。必须承认,那个时期的国营工厂也要区分行业和地域。比如,当时就有“好女不去纺织厂”的说法,这说明纺织厂的女工工作时间长、工作强度大,并不值得向往。我把自己和这名老车工的聊天记录整理出来,供读者自己判断。

老张,男,北京人,1962年生,今年53岁。1982年,老张从技校毕业,进入北京某铸造厂当工人,工种是车工。2000年,老张所在的北京某铸造厂被政府要求强行倒闭,老张离开了国营工厂。目前,老张在一家旧书店工作,由旧书店所在公司给他交社保。

老张一直强调:“还是那时候(20世纪80年代)的工厂好!那个年代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那时候,我只要专心工作就行了,一心一意钻研技术。下班洗个澡再回家,虽然累点,但心里舒坦。”

问:那时候你每个月能挣多少钱?

答:我每个月的工资是38块钱。加上加班费和奖金,一个月能挣一百来块钱,比我爸爸挣得都多。

问:国企改革的时候,媒体舆论说国营企业是养懒人的地方。你对自己所在工厂的印象是怎么样的?

答:那个时候,如果谁有一天不好好工作,书记就找上来了。问你家里是不是有什么困难?你家里老人生病了还是孩子不舒服?有什么问题,组织给帮忙解决。书记的思想政治工作很贴心,工人心里面也会感到很温暖,都会努力工作,从来不敢懈怠,更不会偷懒耍滑。

我遇到的唯一一个不好好工作的人,是北京某军医院院长的儿子。他整天吊儿郎当的,书记也管不了。后来,他离开厂子,去当了警察。再后来,他不知道犯了什么事蹲过几年监狱。出来以后,娶了自己家里的小保姆做老婆。前几年,他开车从昌平(具体地点记得不太清楚了)回北京的路上,遇到了车祸,一个车上七个人,一个都没有活下来。

问:你们那时候工厂里的工会怎么样?

答:每个车间都有工会干部。厂里的工会主席经常解决工人的实际困难。比如工人家里要盖房子,材料都准备好了,就是缺人手。找到工会主席,工会主席就把厂里会干瓦匠活的人召集在一起。叫几个会砌墙的,会和灰的,会上瓦的,找一个星期三的休息时间,大家早上八点到谁谁家门口集合,一起帮忙盖房子。用一天的时间,就会把十来平方的房子盖好。工人家里得管饭。中午,给几个人弄几个菜,喝几瓶啤酒,下午接着干。晚上,再整几个菜,喝几瓶啤酒。十几个平方的房子,一整天就干完了。下个星期三,工会主席再找两个会抹灰刷白的,房子就弄好了。

问:你们的工厂是怎么破产的呢?

答:2000年,朱镕基当总理的时候,北京市政府强行要求我们工厂破产。那时候,工厂还在盈利呢。但政府说了:必须破产!为了不让厂长反对,市政府给厂长分了两套房子,堵住他的嘴。我们刚车好的零件,按废铁来卖。那时只要手里有点权力的车间主任什么的,都会把厂里的零件一车车地拉出去。工厂一倒闭,周围就开了很多家修理厂,都是我们厂里的零件。我们的工厂破产后,卖给一个香港人。那个香港人什么都没有动,一转手就赚了四个亿。关键是厂子占有的土地值钱。

我们厂里有两千来个工人。每人发个两、三万块钱就买断(工龄)了。少的给两万,最多的给五万。那时候的工人都老实,不会闹。就这样,工人都回家去了,回去后自己交社保。我比我师傅那辈还算好的。当时,电视上和大街上放的都是刘欢的《从头再来》……

老张一直强调“还是那时候的工厂好。” 他特别怀念工厂里的生活,有一种大家庭的温暖。这种温暖现在的企业已经找不到了。

注脚.jp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