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一个农民工母亲的自白:愿我们的孩子都有来生

范雨素. · 2015-10-15 00:00 · 当代文化研究网
摘要:“我的孩子,我的小小姑娘,她短短的人生,已历尽人间沧桑。”

留守儿童.jpg

孩子们!

当我在报上看到你们的消息,

你们已化做一缕青烟,

落入地府。

我看到,

红尘中的人们,

冷漠的围观者,

心虚的谴责,

你们的母亲。

我和他们一样,

不敢指责英明的领头人,

怕引来正义警察的围剿。

孩子,我和你们的母亲有一个一样的名字,

我们叫做农民工。

你们有一个农民工小孩共享的名字:留守儿童,

我的孩子也有一个农民工孩子共有的名字:流浪儿童,

我从不敢向人述说我的故事,

我怕引来围剿,

就像围剿你的父母一样,

因我没有能力让我的孩子上学。

北京很大,很大,

能容下一个县官空虚的百套公寓。

北京很小,很小,

容不下流浪儿童的一张课桌。

名导冯小刚,

他的妈妈,临死前,

对他说:

孩子,我已经吃完了人世间所有的苦,

你没有苦吃了。

你就留在人间享福吧!

我在深夜,无数次问自己,

我也是母亲,

我也吃尽人间疾苦,

为什么?

我的孩子,

我的小小姑娘,

她短短的人生,

已历尽人间沧桑。

难道只因为,

冯导是叫做红二代吗?

难道只因为,

我的女儿,

是叫做农民工二代吗?

为什么?

我们的孩子,

孤独迷茫,

在高楼上,

在绝望中跳下,

为什么? 我们的孩子,

燃起篝火,

在寒夜中死去吧!

为什么?

我们的孩子,

箪食瓢饮,

荜路蓝缕,

在绝望中自杀。

为什么?

我们的小小姑娘,

乡野里,

无人保护的,

带着露珠的小雏菊,

被魔鬼无情的掐断花瓣,

小小的雏菊,

过早的凋亡。

为什么,为什么,

我的孩子问我,

为什么?

我戴着,

农民工二代,

这顶受歧视的帽子。

我的孩子问我,为什么?

我只读了五年书,

就找不到,

一张没有拆迁的课桌。

我无力回答,

我不敢倾诉,

我怕引来正义人民的围剿。

我知道,

如果我倾诉,

会有人对我说,

谁让你做单亲妈妈的,

谁让你生孩子的,

你没有能力养,

你就不要生吗?

这几天,

我在网上,

看到无数的围观者,围剿者,

在围剿你们的母亲,

他们对你们的妈妈,

说着同样的话。

我只敢在,

深夜放声哭泣,

旷野无人的深夜,

祈求大地我是一个农民工,

我的孩子也是一个农民工。

所有的苦,

我都能够吃掉,

我想让我的孩子享点福。

大地迟迟不语,

我静静地等待,

等待大地回声。

我继续向仁厚,黑暗的地母祈求:

我是个懦弱的逃避者呀!

我祈求,我的孩子,

毕节的孩子们,农民工的孩子们,

都有来生。

在来生,

所有母亲的孩子,

不叫留守儿童,

不叫流浪儿童,

他们都叫做,

六十年前,

毛爷爷起的名字,

祖国的花朵。


2015 年 6 月

有感于毕节市留守儿童自杀事件

jianjiaobuluo.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