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姨的手机:“新玩意”带来新生活

摘要:翠姨用上了新手机,没想到的是,这个“昂贵的玩具”给她带来了新工作和便捷的生活。现在翠姨已经离不开手机啦。

翠姨(1).jpg


翠姨正用手机微信接活

老公乱花钱买了“新玩意”,真气人!

你说他气不气人?”胖胖的翠姨急得直跺脚。

1800块钱!买啥不好,非买手机!家里用钱的地方多着呢。老家房子还差最后一笔装修款。辛苦挣的每一分钱,掰开都有血有汗,可他买个孩子的玩具!

“你说他气不气人!”翠姨可劲儿地念叨。

真是气人,难道不会玩智能手机,还没法打工生活了?

可没多久,翠姨才发现,原来是自己错了。

翠姨,大名儿李三翠。

四十五岁,湖南人,个儿不高,腰板直,微胖。话没开口,人先咧着嘴哈哈笑一通,是个乐性子。

1991年,她跟老公离开湖南郴州嘉禾的老家,到东莞打工。东湖花园背后的城中村,两口子租了套没装修的民房住。翠姨在幼儿园当保育员,老公在某物业公司打工。没批灰的红砖墙上,翠姨辛苦糊的海报,从周慧敏换成还珠格格再换成建国大业。

一晃,就是24年。

眼下,大闺女结婚生了娃,小儿子准备上班。当了外婆,该清闲清闲了吧。可老家房子建好还得装修。翠姨咬咬牙,辞了保育员的工作。

出来兼职钟点工,挣得多。

人家上班儿,她就打扫卫生,一天两三家,每家挣80多块钱。她还会针线。买台缝纫机,有空去城中村市场摆个摊,做点缝纫。一个月,能挣个小几千块钱,再加上老公的工资,翠姨精打细算,想明年就把装修钱攒齐。

可现在,“你说他气不气人?”

手机,翠姨有呢。2005年,老公给买了第一台。四五百块钱,诺基亚,充一次电能用半个月。可前年,老公又给买了台彩屏手机。翠姨不乐意。诺基亚好着呢。

“彩屏手机能上QQ,也能上网。就是不方便,每天得充次电。”没多久,翠姨就把老诺基亚拿出来继续用。

可四个月前,老公瞒着她,花1800多元给网购了台新手机,说是小米4,智能手机,“你说我气不气?”

别人听说是小米4,很兴奋。“我一点不在意那些,我很随便的。能打电话就行。怎么要买个那么贵的!”

老公笑嘻嘻说:“你玩玩就会喜欢玩的。”

翠姨气不打一处来。

玩玩,手机是啥好玩的东西?

自己家的闺女儿子老玩手机,头都不抬。每次翠姨都骂。现在,老公居然让她一起玩手机!真是气人。

智能机带来了惊喜

在外打工,哪有钱拿来玩么。

前年,还没多少打工的人玩手机。可短短两年,玩手机的工人就多了。去年底,有调查说,100个工人,玩智能手机的有47个。今年9月底,最新调查说,全国100个外来工,玩智能手机的得有68个。可那些都是年轻人。六七成都30岁以下。像翠姨这岁数,还玩智能手机,100个人里面没5个。翠姨,就是这五分之一。

城中村的街坊和老乡看到翠姨的新手机,开始老“笑话”她:“好潮的手机哦。”翠姨的脸刷地就红了。唉,还能咋办?买都买了,不用不是更亏?老公殷勤地帮翠姨注册微信,添加好友。翠姨恼火地接过这个奢侈的新玩具。

那就玩玩呗?

可玩着玩着,翠姨发现情况跟想的不一样。

6月初,东湖花园楼下,有家沃尔玛超市,拉横幅招聘周末促销员。听老乡说,周五周六周日三天干活,中午12点上班,干到晚上。时间长,但一天能挣120块钱,也还算轻松,离家又近,不错的兼职活。翠姨动了心。约几个老乡去试试。

面试那天,翠姨穿得整整齐齐。开始,她挺自信。可眼瞅着一拨拨的人都没成,心里开始敲小鼓:莫不是嫌弃我们年纪太大了?还是说,附近有好多老外,得要会英语的?没等她多想,超市人力资源部的小姑娘,唤她进去面试。

小姑娘开口就问了她一句话:“你会微信吗?”

翠姨懵了,战战兢兢摸出新手机,小心翼翼地点开微信,再比划着怎么点开对话。是不是还要考考打字的功夫?她正想着,小姑娘说,行了,面试通过了。

翠姨简直不敢相信。

后来,超市上岗培训,翠姨这才搞明白,促销员用微信考勤,促销小组都是微信上报和统计业务量。她恍然大悟,原来那些老乡是因为不会玩手机啊。

回家,翠姨赶紧跟孩子学习玩手机。

微信怎么加人,怎么手写打字,怎么分享位置。学得并不容易。有时候,还得跟老公一起切磋切磋。不过,这不是为了工作么,“不会就要被淘汰,再难也要学。何况学起来发现并不难。”为方便老婆玩手机,老公还在出租屋里装了wifi。

翠姨反复练习了几个月,终于能够应付上班了。这不,一上班,翠姨摸出手机,把屏幕擦擦,打开蜂窝移动数据开关,点开微信打个卡,再查查信息,然后赶快把数据 开关关上。她打字慢。一个字一个字打好信息,再反复看看没错别字了,才打开数据流量服务按钮,把信息发出去。“这样不费流量,我一个月10块钱的月流量包,一般都够用。”

跟上时代潮流,生活更便捷

“呦,翠姨你还玩微信啊?”

东骏豪苑的一户女主人看见了,说:“翠姨你好潮啊。像你这个年纪这么潮的阿姨真少见。”她挺不好意思。谁知道人家热心地给介绍户新的钟点工。

开始,翠姨担心找不到路。互相一加微信,一个地址分享发过来,她居然真的就找对了门。

现在,城中村里没人笑话翠姨了。害臊脸红个啥?不都用上智能机了么。又不贵。原来买部智能机得三五百。现在便宜的才100多块。玩手机,实在不算啥。

翠姨现在离不开手机。

像以前,她得搬着缝纫机,跑到城中村菜市场人流最密集的地方,等着生意上门。可现在,人家加她的微信,网上预约,要缝啥做啥样子都提前说好。直接到家去拿,要么等她做清洁的时候送上门。有的雇主干脆就用微信红包给她发工钱。

你说啥?这就是“互联网”?

新名词儿翠姨没听过:“我不知道那些。只是希望能够多做点活,多攒点钱。”

翠姨开始真的玩手机了。

劳累一天,下班回家,她会试着用手机看看电视剧,或者在微信看看养生的小知识。有一次,她还试着说,想跟住在东城澳朗市场附近的两个外孙视频。可惜,没能调出来声音。

现在,翠姨出门前得先摸摸手机。不带手机,会觉着心里空落落的。带着,踏实。不带,总觉得不方便。

jianjiaobuluo.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