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我想和你聊聊天

樊长虹 · 2015-10-23 16:53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兄弟,面对世界的不公,你是否灰心过?是否挣扎过?兄弟,干了这杯酒,让我们再唱起那首雄壮的歌。

兄弟.jpg

兄弟,今天咱们唠唠嗑。很久没有聚在一起,各自苦奔了这么些年,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罪,流过多少泪。离开养育你的土地,走进光怪陆离的城市。当初的那一份新奇和憧憬,最后变成了欺骗和伤害, 你是否灰心过,你是否挣扎过。没想到几年不见你成了“独臂将军”,那一场痛彻心扉的工伤没有把你打垮,你的说笑声依然那么高昂。你不能鼓掌,可是你把胸脯拍的很响。

1438161894768031.jpg

因工伤失去手臂的工友(图片来自南都感光度,图文无关)

兄弟,你年迈的爹娘一如既往地辛勤耕耘在家乡的土地上,到头来他们没能赚下养老的钱,现在已是满头华发,期盼你早点成个家。可叹彩礼要十多万,这钱啥时候能凑得齐。你曾经在爱河里跋涉,在细雨中谈情,可是最终淋成了落汤鸡。

兄弟,每一年春节回家,都是一票难求。现在实名制啦,票还是那么难买,无奈之下你在票贩子手里抢到一张票,没想到假票坑爹,直到腊月二十九你才艰难地回到了家。看到爹娘的高兴劲儿转瞬即逝,一年年衰老的爹娘让你欲哭无泪,一贫如洗、家徒四壁的老家让你心酸不已。家乡和你童年时的模样没有什么不同,一下子回到了小时候天真的年代。没想到现在烦恼这么多。兄弟你的心情,我也是感同身受。家乡我们回得来吗,城市我们立得住吗?徘徊而彷徨,不知哪里是归宿。

兄弟,再谈谈往事吧。记得那年你从家乡出来时,你的二叔刚刚下葬,他的经历和结局,令我唏嘘感慨。可怜的二叔,在外打工多年后,突发了精神病,被人转手卖到黑砖窑。那里的工人都是痴呆憨傻,像奴隶一样被驱使,干着没轻没重的活儿,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干了几个月染了一身的病。狠心的老板看他干不了活儿,拖他上了长途客车,临走扔给他一把散碎的钱还不够买车票,任他自己回家,哪管能不能到达。当你和爸妈赶到县城的汽车站接他时,都快认不出来,人已经奄奄一息。唉,兄弟,我真的不希望二叔的故事在我们身上重演。

黑砖窑.jpg

黑砖窑的受害者(图文无关)

兄弟,听说你现在成了一家民间劳工机构的义工,我为你高兴。你不计报酬的品格令我感动。谁能帮我们劳工,谁能救我们劳工,只有我们自己。进城打工的工友和他们的家属孩子需要太多的帮助。兄弟,你用自学的法律知识为打工的哥们维权,你到工棚到病房探访受伤的工友们,让他们在绝望中看到希望。这是为人民币服务的时代,谁知道那红红的纸币上有多少工人的血汗,你为他们付出的沉重代价讨个说法,重新唤起他们失落的人格和尊严。兄弟你是好样的。

兄弟,你总是和我谈起出路在哪里,我想告诉你,出路就在我们的脚下。不公平的现象不会自己消失,吸血鬼不会自动改变嗜血的本性,剥削人的老板也不会轻易放下那颗贪恋的心。改变这一切只能靠我们自己。我们要发声,我们要行动。

火狐截图_2015-10-23T08-41-17.813Z.png

兄弟,干了这杯酒,让我们再唱起那首雄壮的歌: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是我们劳动群众!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吃尽了我们的血肉!一旦把它们消灭干净,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工友投稿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樊长虹
10多年来一直从事计算机教育工作,2011至今在北京工友之家为各地打工者及社区工友培训平面设计和电子商务技术,对工友的工作和生活较为熟悉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