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生活的“苦”与“辣”:初次感受社会的冷漠

卫倩歌 · 2015-10-25 00:00 · 流水线之声
摘要:小丽被学校安排进工厂实习,却被分配进了有毒环境,向领导申请防护用具,没想到受到一通冷嘲热讽……小丽对社会的美好幻想被击得粉碎。

小丽.jpg

对中专二年级学生小丽来说,学校突然安排的实习实在是突然,进厂这事儿她毫无心理准备。

和小丽一同被送进厂的几个同学都被打散了,分到了不同的宿舍和车间。独自吃了进厂之后的第一顿晚饭,在食堂门口,小丽遇见了她的老乡,车间的物料员小磊。

“你说车间里味道这么大,会不会对身体不好?”小丽问小磊。

“知道你还来?这个厂造的是玻璃工艺品,那空气里飘的全是化学药水。”小磊呵呵一笑。

那怎么办?小丽有些紧张。这里工资是比分到别处实习的同学工资要高,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有毒环境。

小丽的工作是把有机玻璃产品粘合成型,然后擦拭干净,包装入箱。这活儿毫无技术含量可言,一条产线上老老少少的女工全都会做。但没有人知道,粘合用的胶水属于危险化学品,主要成分是苯酚、三氯钾烷和冰乙酸,而清洁擦拭用的有机溶剂则是正乙烷——这些化学品具有挥发性和腐蚀性,对皮肤、呼吸系统和神经系统都会造成损害。

车间里又苦又辣的气味习惯了也不显那么刺鼻,就是时常感觉头晕眼花,有时候恶心得想吐。

虽然自己上中专并没有学到什么足够安身立命的一技之长,但好歹老师还是讲了职业病的危险和防护。但因为是学校安排的实习,小丽没法辞职,又怯生生鼓不起勇气要求保护措施。

直到她发现两手指尖常常接触产品的位置有些瘙痒。这时候,这个还没成年的小姑娘进厂不到两个月。

“我这手指头不会废掉吧?抹上药膏也不管用。”工间休息的时候,小丽问旁边工位的姐妹小芳。

“我的手天天痒痒,我也不知道,”小芳进厂比小丽早两个月,“要不咱们找医院看一看?”

小丽和小芳找到生产文员想请假,却挨了一顿骂:“男生都没偷懒的,你一个女生怎么能找借口偷懒呢?”

火狐截图_2015-10-23T10-44-27.719Z.png

小丽和小芳一合计,找到了组长,索要防护用的手套和口罩。组长是个老员工,一样没有什么防护措施,却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能有什么不好?你去找车间主管说去。”

小芳有些害怕,但小丽还是找到了车间主管。这个有些猥琐的中年男人听了小丽的话,冷笑一声:“公司就为了你去浪费成本?这点小事能要了你的命?”

初出茅庐的小丽被呛得说不出话。下了班,玩得好的姐妹问起怎么回事,小丽越说越气,眼泪不争气地涌了出来。

小丽脑海中,外面的世界是美好的,人与人是相互体谅的,工作是值得奋斗的。可是初次与这个社会接触,却把她的幻想打了个粉碎。她开始觉得,原来外面的世界就是这样的,人与人之间,是如此冷漠。

小丽似乎一下子看透了这个世界,但她却又有些不信邪的。这一颗单纯而又懵懂的心继续探视着这个社会,她的路还有很长。

jianjiaobuluo.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