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二孩政策年内实行?他们说十年后计生标语会变成这样

女创整理 · 2015-10-30 11:28 · 女创
摘要:国家开放生育二胎,却忽略了妇女的声音。若要取消计划生育真正成为妇女的福利,就需要考虑配套性的政策,给妇女广泛的生育支持,并纠正性别歧视,否则,在不愿生、不敢生、不得不生之间,妇女仍然不能实现自由选择。

今天,“全面二孩政策最快年内实行”上了微博头条,你的朋友圈是不是被“十年后的计生标语会变成这样”刷屏了?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这些标语的潜台词,请自己捉摸……

而一些微博网友是这样看的:

@甜汤几时有:平权都只是嘴上说说,开放二胎又会迎来一大波女性受罪故事。就业困难,被迫多生,重男亲女重新大面积抬头。在我们这一代都未曾消除的思想,接下来只会更加严重。

@张小乐的鐢花雪景: 目测大批女孩只能念到初中毕业了

@Dara中医粉: 看了反对二放二胎的,一是因为养不起,二是觉得人口太多了。竟然没有一个人是出于对女性就业歧视的担忧,好多女的也不考虑这个问题!

@Diane_USYD:虽然不想这么说,但是中国很多已婚妇女活的和寡妇没有区别,工作家庭两头挑,再加上俩孩子,呵呵我都不敢想

@亓官云散:先把女性生育权还给女性自己吧!未婚女性生子社会抚养费和户口限制取消了再说。

看来,目前更多人担心的是:全面二孩政策对女性会有哪些影响?

女创整理了一些观点,作为参考。

1.不生育女性的意愿被舆论边缘化

当“单独二胎”政策降临,描述不生二胎的理由时,“不敢生”、“生育成本高”之类的说法被强调,背后的假设仍然是:大家都想生,多生是好事,只是一部分人没条件消受,只要政策允许,生 育不需要理由,不生 育才需要理由。

什么时候才能抛弃种种变相的、有时候被包装得很体贴的“多子多福”观,直面那些拒绝生 育或多生的家庭和人士,特别是妇女的体验?诸如“不让孩子呼吸毒气是负责任的表现”甚至“我就是讨厌小孩”这类确实存在的观点,大概要被认为是“反社 会”的,会被过滤吧。然而,妇女教育程度越高,普遍生 育子女数量越少,从妇女发展的角度看,少生不生至少不是显而易见的坏事和错事。

(吕频 《放开“单独二 胎”,生 育仍多迷思》,来源:网易女人)

2.再次引发女性就业歧视

“在职场上,女性要付出超过男性的努力,才可能换来相对平等的职场地位。‘单独两孩’政策出来之后,很多女性又面临着来自老公、家人的多重‘逼生’压力,很可能影响到职场前途。”白领刘女士说。

“生育是社会责任,不能由女性独自承担,更不能使她们因这一无法替代的贡献而堕入弱势群体。就业性别歧视影响民生与社会稳定,伤及社会公平,必须引起足够重视和警惕。”李斌说。

有专家指出,就业的性别歧视实际上反映了企业追求利益最大化与女性生 育成本非社会化的矛盾。“国家应建立全国统一的生育保障体系,通过实现生 育保险的全覆盖,保障用人单位在招用女性上的利益平衡。政府应该采取配套措施,比如通过减少税收、资金倾斜等手段激励雇主聘用女性,约束、引导用人单位积极承担性别平等方面的社会责任,使女性在劳动力市场中的地位得到保护。”李斌说。

(《“两孩”政策好,当“两孩”妈妈难?“单独两孩”政策再次引发女性就业歧视》来源: 新华网 )

3.“重男轻女”可能重新抬头

当家中只能有一个独生女,将爱和教育全部投资于她,是父母唯一和明智的选择,因此很多独生女得到了比上一代女性更好的发展机会,成长中对性别歧视的感受不强。这一代的幸运和她们因此展现出来的优秀和自信,虽不是计划 生育政策的初衷,却是政策在客观上的副产品,由此带来的潜在社会变化是广泛的。

然而计划生育并未真正终结根深蒂固的男孩偏好,家庭中性别歧视的故事从未断绝。放开“单独二胎”的目的是使人口更可持续,却仍然不是社会方案,如何避免可能随之重新抬头的性别歧视,似乎并没有被决策者当做问题,虽然这关系到无数母亲和女儿的切身利益。

没有人能免受环境影响,因此家庭内部的性别歧视是一个具有公共价值的治理议题。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那么,放开“单独二胎”所获得的“喜大普奔”效应就会打折扣,令人担心女性独生红利时代的终结,而这个时代还来不及过渡到性别平等成为稳定常态。

(吕频《多子女家庭如何教养又成新问题 “重男轻女”有重新抬头的隐忧》来源:新京报)

4.女性生育从“国家控制”转为“家庭控制”

有必要追问,如果国家真的放回生育权,那这种权力会实际由谁来掌握。这是关系到妇女福祉的严重问题——是丈夫/男人、公婆、父母还是妇女自己,有没有可能结果是,决定生育的权力从国家父权转移到家庭父权,妇女从被强制不生育变成被强制生育?

生育必须基于妇女的子宫,所以生育权的终极只能在妇女个人,婚内生育应由夫妻双方协商决定,但最终的决定权只能属于妇女,否则就意味着他人对妇女的身体强制,这是侵权行为。但是,妇女有为丈夫、为家庭生育/传宗接代的义务,这仍然是一种公然的文化,结婚就要生,要早生,多生,生男孩……很多妇女面临丈夫及家族的生育压力,令人沮丧的前现代境遇。

强制计划生育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将妇女视为生育工具的父权文化,只是暂时用国家父权压制和收缴了家庭父权的权力,而且,家庭父权一直都在试图与国家父权争夺妇女的子宫,由此导致的摩擦和双重迫害都由她们身受:那些被多次强制堕胎的受害者,有多少只是为了满足丈夫或公婆的心愿;有多少妇女因为被强制结扎不能再生育而被嫌弃甚至被离婚。

要树立取消计划生育主张的妇女人权合法性,应该先意识到,家庭父权和国家父权一样参与了对妇女的生育迫害,清理父权文化是让生育真正权利化的前提,取消计划 生育不能在实践中等于将生育控制权从国家下放给父权家庭,而这正是许多年轻妇女特别担心的。然而,似乎没有看到主张取消计划生育人士讨论这方面的问题,其中一些人还宣称生育是妇女的义务、不生育的妇女是自私等等,公然丢妇女的赞成票。

若要取消计划生育真正成为妇女的福利,就需要考虑配套性的政策,给妇女广泛的生育支持,并纠正性别歧视,否则,在不愿生、不敢生、不得不生之间,妇女仍然不能实现自由选择。或者说,要让妇女,乃至夫妻真正享受生育权,不能只谈计划或不计划。

然而国家放开“单独二胎”的出发点压根就不是生育权,而是提高人口红利,呼吁取消计划生育者,或者只有粗糙的民粹式口号,就算有配套政策设计,也往往只见生育支持,不见妇女地位问题。

(《吕频:争论计划 生育,女权为何不受欢迎》来源: 网易女人)

jianjiaobuluo.png


延伸阅读
女工说
某国女性生存游戏
2015-03-31 15:28
女工说
我不叫美女
2015-06-11 09:44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