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青年全泰壹:“不要让我白白死去!”

摘要:1970年11月13日,冬日里的韩国和往常一样没有什么区别。都城首尔郊区的和平市场纺织工业园,一名年轻的裁剪工——全泰壹,一边与同伴喊着“我们不是机器!”、“让我们在星期天休息!”、 “遵守《劳动基准法》”、“不许剥削工人”的口号,一边把汽油浇灌在自己身体上。弥留之际,拖着饥饿而虚弱的身体,泰壹对自己的母亲和同志们喊道:“不要让我白白死去。”11月14日,泰壹的生命之舟定格在芳华二十二岁的年轮上。

1970年11月13日,冬日里的韩国和往常一样没有什么区别,人们照例上班下班,国家繁荣稳定,国内生产总值每年稳步上升,有钱人们可能会担心下跟朝鲜的紧张局势,但有美国靠山在,怕啥呢。

都城首尔(旧称“汉城”)郊区的和平市场纺织工业园,一名年轻的裁剪工——全泰壹与他的伙伴们高喊着口号:“我们不是机器!”、“让我们在星期天休息!”、 “遵守《劳动基准法》”、“不许剥削工人”。全泰壹一边喊一边把汽油浇灌在自己身体上,他的同志们扑灭了火苗,他已经被火焰折磨得不成人形。弥留之际,拖着饥饿而虚弱的身体,泰壹对自己的母亲和同志们喊道:“不要让我白白死去。”11月14日,泰壹的生命之舟定格在芳华二十二岁的年轮上。

点击蓝字观看电影【美丽青年全泰壹】

美丽青年全泰壹.jpg

电影《美丽青年全泰壹》海报

一个血汗工厂里的缝纫工

1948 年8月26日,全泰壹出生于韩国大邱市的一个缝纫工家庭。和现在很多工友一样,全爸爸相洙参加过罢工,因为老板的破坏和警察的介入,罢工失败了。和现在很多工友类似,全爸爸希望能自己出来做一份小生意,他买了一台缝纫机,以帮助学生加工制服来谋生,但1960年韩国政局动荡,他的经纪人捐款潜逃。全爸爸欠了一屁股债,变得身无分文,失望的老全整日借酒浇愁,并打骂老婆孩子。

韩国全泰壹.jpg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不满13岁的全泰壹就在家乡道云镇的东门市场卖三脚架。1962年,14岁的泰壹前往首尔靠擦皮鞋谋生,差点没淹死在大海里。之后,他卖过夹克、当过搬运工、讨过饭。那年,他16岁,离开自己暴躁的父亲与善良的母亲,来到了首尔的和平市场,当了一名学徒工。

60年代末、70年代初,首尔有三大纺织市场:东华市场、统一市场、和平市场。三大纺织市场占到了韩国70%以上的成衣制品需求。经济繁荣的背后,是纺织工人生活的艰难与困苦。和平市场的纺织工人必须一天工作15个小时(从早晨8点到晚上11点),年轻的女工为了怕被老板与管理人员批评,甚至会“憋尿”,工资 极低,以泰壹为例,他赚的学徒工资甚至不够支付他在首尔的房租。

不仅如此,工人饱受各种疾病的困扰:营养不良、慢性消化病、极度疲劳、尘肺病、肺炎、肺结核、视力极度衰退、神经痛、风湿病,女孩子会患上月经不调及其它妇科疾病。更可气的是,老板对工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秋冬季节特别是韩国节假日前两个星期一个月的时间里,生产任务很重,工人不得不死命加班,但却不能得到额外的加班报酬。而在夏季或者农历新年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大多数工厂要么关门要么大幅度减少工人的工作时间,工人要么短期失业要么得拿更少的钱。

泰壹看到了自己所在的打工群体遭受的苦难,立志于帮助那些血汗工厂里的那些纺织工人。

和贫困的兄弟姐妹们一起

一开始,他希望做一名裁剪工,在六十年代的韩国纺织行业中,裁剪工被认为是老板的得力助手,泰壹当上了裁床师傅之后,苦活累活自己干,减轻工友的劳动强度,让他们提前下班。口蜜腹剑的老板一边夸奖他奴力、认真、勤奋,一边并没有任何改善工人待遇的表现。跟古今中外所有的资本家一样,老板无论口头上说得再好听,他还是希望工人“干得多,要得少”,所以呢,面具总有摘下的一天。

某个晚上,泰壹让某位生病的工友提前回家,自己清洗工作场所,被老板撞上了,老板知道真相后,颇为光火,说:“裁剪工要做裁剪工的工作。你为什么要干预徒工的工作?你这样做会,是给她们开了一个不好的先河。”第二天晚上,老板发现他又提前让疲劳的工友下班,就当场解雇了他。

六十年代的韩国有一部“好话说尽”、但从来没有被严肃执行过的《劳动基准法》。比如第1条规定“设定劳动条件的标准,其目的是保护并改善工人基本的生活”。第42条规定按照一周六天工作时间,每日实行八小时工作制,在工人同意的情况下,可以延长两小时。第43条要求保证工人在危险环境下工作的安全;第59款提到了保卫女工权益;63款要求为未成年工人提供教育设施;71款要求保证工人的医疗保健权利;第8章阐述了工伤事件的索赔规定;第56款禁止女工和18 周岁以下的工人加夜班。

为了缓和国内的阶级矛盾,20世纪各国政府纷纷立法,要求保障工人权益,但同时在执行上又把自主权下放给资本家们,且对老板侵犯工人权利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时的韩国就是这样。泰壹发现这些法律从来没有被认真执行过。泰壹与自己的伙伴们做了调查问卷,把和平市场里存在的雇主对工人的剥削情况写成了报告,交给了劳工监察员。他对政府官员同工厂主的沉瀣一气并不知晓。在递交报告的时候挨了一顿训斥。

上层请愿失败了,泰壹想办一个模范工厂,他希望这个工厂“把工人当成人来对待”,向工人发放高于平均水平的工资、缩短劳动时间、设置图书室和运动设施并安装供热系统。这样的设想,其实在19世纪初的西欧,就有一些较同情工人疾苦的资本家去尝试过。但在一切为了利润、把工人当作机器、消磨他们劳动力的资本主义社会里,这样的梦想,注定无法实现。而且泰壹也没有钱,他筹集不到三千万以上韩元的资本去开设这样一家工厂。

全泰壹电影.jpg

时间到了1970年,泰壹在建筑工地上当了一段时间的搬运工后,回到了和平市场,他下定决心要同自己“贫困的兄弟姐妹们”在一起。泰壹找到了他之前认识的几位同志,大家就工时、休息时间、节假日、身体状况、职业病、工资等情况做了一份调查问卷,并向韩国劳工部递交了请愿书,工人的行动受到了一些主流媒体的关注和报道,因为正值韩国大选之际,当局的朴正熙政府决定稳住全泰壹们,劳工部的监察员与泰壹见了面,做出改善劳工待遇的许诺,作为回应,泰壹决定延迟计划在10月20日发动的工人示威游行。

不过,劳工部官员欺骗了泰壹,事实证明这不过是政府作为老板代理人施加的一个缓兵之计,当谎言被拆穿,监察员说:“你们的要求一开始就完全是不现实的。你们为什么不放弃呢?不过,如果你有什么个人问题或者困难的话,我可以用各种方式帮助你。因此,你为什么不忘记了劳工运动这件事呢?”愤怒的泰壹拂袖而去。

泰壹和他的同志们本打算在10月24日举行示威,但在那天,一群便衣警察过来夺走了横幅,组织者一一遭到逮捕。泰壹的母亲李小仙回忆自己的儿子“泰壹见到工人的正义斗争如此遭到警察的惨酷镇压、受挫折,就狠心下了悲壮的决心。”

11 月13日,泰壹与自己的同志们决定举行一个焚烧《劳动基准法》的仪式,因为这部煌煌法典不过是老板和政府拿来欺骗、愚弄工人的文字把戏。但早已做好准备的老板们警告员工“有一批恶棍在举行一场示威活动,呆在工厂里,不要出去”,保安封锁了通道阻止工人来到示威地点,并关押了几名工人代表,警察们夺走了工人们的横幅,上面写着“我们不是机器”。

你不会白白死去

斗争失败了,绝望的泰壹把自己的好朋友金桂男拉到了小巷子里,对他说:“局势好像发展到了这样的地步,我们中的一个人必须做出牺牲。”于是,他让桂南点燃了一根火彩,用火柴靠近自己的身体,并把一整罐汽油,泼到自己的身上。

全泰壹自焚.jpg

一位工人扑灭了全泰壹身上的火焰,把他送到了医院,他的亲朋好友暂时无法承担三万韩元的医疗费用,全妈妈李小仙希望在场的劳工部官员能作担保救自己儿子一命,遭对方拒绝。1970年11月14日早晨10点,泰壹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牺牲前,全泰壹感觉到“这个政府吸着工人的血汗,却装出保护工人的姿态,制定这部儿戏不如的《劳动基准法》;他们清楚地知道,这部法律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得到实施的。泰壹想要告诉工人们,以及所有那些想要过上人的生活的人们:他们的权利不会因一纸薄文而得到保护;只有工人自己不屈不挠的斗争,才能够维护自身的权利。”虽然,那些有钱有权的人主导的国家就像一个铜墙铁壁挡在他的面前。

全泰壹短暂的一生,都在致力于让工人过上人道的生活。他的死亡,不过是他愿望的高潮。他致力于用集体行动将劳工们组织起来,他曾试图去撬开“社会秩序”这块巨石,现在他觉得自己的使命完成了,把任务交给了后继者。他希望改变“富者愈富,穷者愈穷;并且,报纸被那些有权、有钱者所控制”的社会现实,终其一生,他都在寻找劳工解放的道路,他领悟到只有诉诸工人的斗争,才能维护自身的权利,但他太累了……

1970年11月13日,年轻的全泰壹永远离开了人世,他的故事结束了,但在世界的东方,千百万劳动群众为了改善自己所在群体所进行的事业才刚刚拉开序幕。

jianjiaobuluo.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