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反家暴立法,向“疯狂的拳头”说不!

2015-11-26 11:58 · 三晋都市报
摘要:每年的11月25日,为联合国确立的“国际消除家庭暴力日”,也被称作“国际反家庭暴力日”。全国妇联的调查显示,有24.7%的女性曾在婚姻中遭受配偶侮辱、谩骂、殴打、限制人身自由等不同形式的家庭暴力。


B527DDAA8A4AC3D05B8460E8D1D956F4.jpg  

二十年磨一剑的我国首部《反家庭暴力法(草案)》于2015年8月,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上亮相。9月至10月,这部全5章、共35条的草案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布的信息,其间共有8792人贡献了42203条意见。在3年来公开征求意见的法律草案中,它收集的意见达第二多,远远超过食品安全法、环境保护法,仅次于刑法修正案(九)。

  反家暴法律在获得通过后将成为中国首部防止家庭暴力的专门性、综合性法案,届时,遭受到家庭暴力的妇女们都能够通过法律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很多人把一家人能够平安幸福过一生看做是最幸福的事。然而,一些“疯狂的拳头”却把一切美好的景象打碎。11月25日是“国际消除家庭暴力日”。全国妇联的调查数据显示,有24.7%的女性曾在婚姻中遭受配偶侮辱、谩骂、殴打、限制人身自由等不同形式的家庭暴力。因家暴引发受害妇女杀夫等“以暴抗暴”的刑事案件不在少数,家庭暴力已成为影响婚姻家庭幸福的毒瘤。

  2015年8月,我国首部《反家庭暴力法(草案)》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上亮相,9月至10月,这部全5章、共35条的草案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布的信息,其间共有8792人贡献了42203条意见。在3年来公开征求意见的法律草案中,它收集的意见达第二多。连日来,本报记者走访我省各部门,了解山西省反家庭暴力的地方立法情况以及执法部门在实践中遇到的困难,希望通过我们的采访,让读者懂得如何防止家庭暴力、遇到家庭暴力如何求助及维权。


“结婚十几年,我几乎天天挨打”

“说起来别人可能不会相信,结婚十几年,我几乎天天挨打。今年因为儿子中考成绩不理想,我又挨了一顿狠打,说我教育的孩子不好……”11月25日,谈到自己十几年来遭受过的家庭暴力,吕梁市离石区居民42岁的王梅梅(化名)几度哽咽,泪如雨下。


  打王梅梅的,是王梅梅的丈夫郑斌(化名)——现在是前夫了。2013年一次较严重的家暴之后,王梅梅气愤之下提出了离婚。但离婚不到两个月,郑斌就上门请求王梅梅回家。“当时儿子还上初二,女儿才上小学四年级。每天孩子们回家要吃饭,作业要人辅导,衣服要人洗,家里一大摊事,以前全是我一个人打理,我离开后,他根本处理不了。”王梅梅心疼两个孩子,所以,在郑斌承诺再不动手的情况下,又跟着他回家了。“人是回来了,但我没有和他办理复婚手续,就这他还是老打我,不过总算没有离婚前打得厉害了。”王梅梅苦笑着说。

  王梅梅和郑斌是1999年1月结的婚。“当初也算是自由恋爱,我22岁认识了他,26岁才结的婚,谈恋爱就谈了4年多。”王梅梅告诉记者,她认识郑斌的时候,郑斌家的经济情况正处于最不好的阶段,她和郑斌结婚,前前后后总共才花了600元钱。“我嫁到他家的时候,他家院子里野草长得都要比人高了,我一进门就挽起袖子拔草、收拾家。”

  郑斌是高中毕业,在当时的农村也算是比较有文化的人。但正因为书读得比较多,小时候没有吃过苦,成年后的郑斌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做生意没本钱,卖苦力下不了苦,一事无成,以至于脾气暴躁,整天呆在家里喝闷酒。为了谋生,王梅梅一个女人家出头露面,开过饭店,在火车站前卖过碗脱,到了年关时卖鞭炮、卖对联,用王梅梅的话说,“是人干的活我都干过”。

王梅梅的能干、能吃苦在全村都出了名,却没有换来郑斌待她的一点好。“结婚当年,儿子出生后还没满百日,他就动手打了我。”王梅梅说,丈夫嗜酒,一喝酒就看她不顺眼,说她走也不对、站也不对,找茬动手打她,“他的酒是天天喝、顿顿喝,几乎就没有不喝的时候,所以,也就很少有不打我的时候。最严重的一次,他用板凳打我,把板凳都打散了架,他自己的手指头都打我打得骨折了。我鬓角被打起鸡蛋大的包,口鼻流血,全身皮肤没一处好的。”王梅梅的诉说让记者听得胆战心惊。

jianjiaobuluo.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