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不该只是侥幸生存,还我自由生活的权利!

作者:志鸟  |   2015-12-15 14:16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消除性别暴力    
摘要:身为女孩,我躲过了被丢弃、被侵犯、被贩卖、被杀死的命运,却逃不过男权社会压迫带来的心灵创伤。女孩站起来!只要有一位女性身受迫害,我们就无法获得自由。

女孩.jpg

这是难得的和平盛世,然而也是个危机四伏的世界——因为我是女孩。

做女孩子真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从小我就知道这一点。

这不是因为小时候总有人想收养我,直到我记事时还常常跟父母提起;也不是因为就算成绩尚好,父亲也会常常半哄半劝地说,别念了,下来吧;也不是因为在学校里,常常被调皮男生挑衅。身为女孩,若只遇到过这些小小的不开心,那真是幸运极了。

男孩偏好:挥向母亲和女儿的重拳

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常常听说这里那里有被弃的女婴,这样的事情让人觉得有些痛苦,有些危险,总觉得自己是侥幸才没有被丢弃,性命像是捡来的。

长大后,偶然一个机会,看到两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子在做游戏:一个丢弃女婴,一个发现了,批评她不应该丢弃自己的孩子。那是个丢弃女婴比我小时候更频繁的时期,因为计划生育更紧和领养难度增加。我才知道,原来不仅仅我一个女孩对这件事情感到痛苦。

再一个危机是家暴,三五不时,东邻西舍就有打架的声音传来,挨打的当然是女人。我小时候很不喜欢去凑热闹,也没有少听到类似的消息。

家暴.png

根据农村地区进行的一项研究,29.7%的妇女遭受过身体暴力

最惨的是我一个小伙伴的母亲,因为生不出男孩,经常会挨打,常常被打得卧床很久才能起床,据说,有次头发都被拽下一把,流了不少血。无处发泄的女人把我的小伙伴当成了出气筒,常常在我们放学回家的时候骂她,骂得难听至极,让我们一起玩的小伙伴都不忍心听。

小时候我也很怕自己的父母打架,经常会小心翼翼地察颜观色,及时充当裁判,两边安抚,不能不说是因为深受这种事情剌激。

说到生女孩,听说现在农村有很多两女户,因为上面只管女不管男,被离了婚,也不知道这些女人独自领着两个女儿,日子是怎么过的?我的一个小表妹,前些年也常挨打受气,躲到亲戚家,听说也是生了两个女儿,最后拼着罚款又生下第三个男孩,这些年才不常常受气。

无法逃离的环境,女人的生死抗争

农村经常会有喝药上吊的女人,然后别人就会议论说女人心窄。可是做为一个饱受家暴剌激的女孩子,我很清楚这些女人不是什么心窄,不过是她们实在受不了种种加在身上的折磨了,才会因随便一件不如意触发决心一死了之。

我决心逃离这样的可怕环境。有这样想法的应该也不止我一个。

性别歧视.png

在中国,平均每分钟有2.4名女性因性别歧视而“消失”

村里一个比我大几岁的女孩子,学习很好,考上了高中,可是家人不让她读书,她以自杀相逼。可惜她的抗争并没成功,幸好自杀也没成功。

我另一个初中同学就没这么幸运了,那是个常常挨着我,拿手掌纹给我看的忧伤女孩,总说自己命不长。没想到中考失利,因为家人不再给她上学机会,就真用农药结束了自已花季的生命!

看到对《嫁给大山的女人》原型人物的讨论让我愤怒(郜艳敏,在被拐卖后无法离开的情况下成为当地乡村教师),因为我始终不能忘记小时候看到的那个被卖到我们村泪流满面,祈求看热闹的村民能救她的年轻女孩;不能忘记那个可能是文化人,却被下药变得傻痴后卖到村里,又被转卖的女人。

世上本没有“安乐窝”,团结起来争取自由

我本以为离开了那个可怖而野蛮的农村,就是逃离野蛮,进入安全有保障的文明社会,却募然发现,这种野蛮已经遍布全国。

从被家暴致死和侥幸逃离的“无妈乡”的母亲(湖南邵阳县黄荆乡,大量被拐卖的妇女在生下孩子后逃走),到被“卖给大山”的那些女人们,她们的自杀,逃离,死亡已经被彻底漠视。原来女人时时可能陷入这种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地狱之中。而这,对全社会似乎都不是什么问题,他们只会毫无人性地要求女人尽一个母亲的义务,歌颂受害女人的所谓奉献精神。

嫁给大山的女人.png

电影《嫁给大山的女人》美化人口贩卖的现实

因为是女孩,才时时因为性骚扰而痛苦,才为可能遭遇的性伤害和对受害者的恶意评价悲愤莫名;才会深深明白全世界到处都存在的荣誉谋杀,证明了那些束缚女人、杀死女人的男人是多么冷血怯懦;才明白男人不仅不是女人的保护者,还可能是屠杀女人的刽子手,是压迫女人的特权者。男权社会是使女性无法自由生活的根源!

因为是女孩,苦难深重,才更明白“从来就没有救世主”的深刻含义,才明白只有女性们真正强大起来,成长起来,才有机会真正争取到男女平等,女人才会有在蓝天下安全自由生活的权利!

因为是女孩,想对所有的姐妹大声说,为了不再受歧视,不再被拐卖,不再被侵害,请壮大自己,共同奋斗。相信我们必将得到属于女性的胜利!


延伸阅读:

只因生为女性:中国女性终其一生承受的暴力

觉得这个"无妈村"很可怜?对不起,你上当了!!!

黑色荒诞:在郜艳敏的故事背后

出走的女工:摆脱家暴,宛如经历一场战役

中国女工,是如何在性别不平等的创伤中成长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女工投稿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志鸟
作者:志鸟
社会主义支持者,女权主义者,希望以刚柔相济的方法,精卫填海的坚韧,为我们女性争取合理权益,为社会实现公平正义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