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赞扬了学生关注后勤工人,回应“学校克扣后勤工人工资”:正在自查

2015-12-17 10:55 · 新京报网
摘要: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会发布了一份由该校19个院系61名学生联合撰写的《北大2015年后勤工人调研报告》(下称“报告”),指出该校后勤工人被无故克扣工资、食宿条件恶劣,61%工人未缴社保且加班严重,引发社会关注。

201403141394767570105.jpg

新京报快讯(记者吴为 沙璐) 近日,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会发布了一份由该校19个院系61名学生联合撰写的《北大2015年后勤工人调研报告》(下称“报告”),指出该校后勤工人被无故克扣工资、食宿条件恶劣,61%工人未缴社保且加班严重,引发社会关注。

  对此,北京大学对新京报记者回应表示,学校后勤工人有3000余名,调查人数只有100人,不能全面反映真实情况。同时,北大也表示,学生关心后勤工人,体现了学生的责任与担当,学校会根据报告指出的个别问题进行自查。

61%受访工人未缴纳社保

  《报告》称,北大社会学系、中文系、法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等19个专业院系的61名本科生和硕博研究生参与了报告调研,调研涉及食堂、保安、园林、保洁和建筑工地等部门,访谈约100名工友,基本上覆盖了这些部门的所有基层岗位。

  《报告》指出,被调查的后勤工人中,有36%未签订劳动合同。而在受访的北大后勤工人中有近79%的工人工作时长超过8小时,有32%的工人工作时间超过12小时。

   《报告》还说,用人单位未按《劳动法》相关规定给后勤工人计发工资。报告编写者按《劳动法》计算了该校农园食堂一位受访的阿姨的工资,在扣除个税后可以 拿到3500元左右,而她的用人单位在未给她缴纳社保的情况下,每月给她实发的工资为2900元。此外,《报告》称,受访者中有61%的后勤工人未缴纳社 保,而每月能拿出工资条的仅占1成。

  对于后勤工人的生存状况,《报告》中说,北大绝大多数后勤工人住在学校楼房的地下室。

   一位参与报告相关工作的同学表示,“撰写报告是为了呼吁后勤主管部门在为我校争创世界一流大学作出贡献的同时,切实敦促相关单位落实法律法规,及时发现 并且改正在用人制度上存在的不合理、不合法现象,保障工人合法权益,改善工人的生活和工作境遇,也为兄弟高校提供一个学习的榜样。”

北大称调查不能全面反映实情

   今天下午,北京大学针对此事回应新京报记者表示,据初步统计,报告中所涉及的北京大学本部从事餐饮、园林、保洁、安保等(不含在校施工单位)工作人员有 3000多人。此调查报告所依据的访谈人数为100人,而且多为劳务外包及合作经营用工,不能全面反映北大后勤工作人员的真实状况。

  同时,北大也表示,报告所提出的社会问题值得关注、研究与进一步解决,学校针对报告中所提到的个别问题,已经在进行自查。学校将认真改进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加强对劳务外包及合作经营单位的监督,不断改善对后勤工作人员的服务。

  此外,北大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学生关心为师生服务的一线工作人员的生活工作状况,理解和关心后勤工人,尊重他们的劳动,为建设和谐校园献计献策,这体现了北大学子的责任担当与人文关怀。

  “后勤工作人员特别是一线员工,立足岗位服务奉献,很辛苦很不容易,是推动学校发展的不可或缺的一支队伍,他们也是学校关心的一个重要群体。”这位负责人表示。

早前报道:

北大后勤工人被曝无劳动合同、无社保、超时加班

2015-12-15 22:21:15无界新闻

无界新闻记者 郭小为

“他们是隐藏在北京大学食堂工作台后的脸庞;他们是屈居于八人间宿舍中的黑影。他们是一个很难被北大师生注意到的群体,熟悉却又无比陌生。他们是北大工人。”

12 月15日,关注工人问题的北京大学学生社团马克思主义学会微信自媒体上发布《北大后勤工人调研报告》,报告称61名北大学子访谈了100名北大后勤工人, 结果发现北大36%的后勤工人根本没有劳动合同;大量使用劳务派遣工,一些保安无社保;工人们存在严重超时加班,工资仅2300元/月;绝大部分工人只能 住地下室,很少有肉吃等等。

这份报告刊发在一篇名为《他们|北大后勤工人调研报告——被忽略的群体》微信文章上。报告发出后,很快就引发了北大学子、后勤工人们的讨论,12小时内阅读量突破3万,打赏人数近600人,并且数量还在增加。

一些曾在北大工作的保安、正式工在调查报告下留言表示,对报告很有共鸣,北大打工者的情况是社会打工者遭遇的冰山一角等。

12月15日傍晚,无界新闻(微信ID:wujienews)记者多次拨打北京大学相关宣传负责人的电话,截止发稿,尚未得到北大的官方回复。

61名北大学生的调研和呼吁

今年9月22日来,北大校园内建筑工人讨薪的话题引发北大学子大讨论后,北大马克思主义学会成立调研小组,着手调研北大校园工人。

2015年11月23日—12月5日期间,来自北大社会学系、中文系、法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等19个专业院系的61名本科生和硕博研究生,分成四个小组对学校几个重点后勤部门的工友进行了探访。报告称,访谈约100名工友,基本覆盖所有基层岗位。

在相关教授帮助下,调研小组形成了调研报告后发布在自媒体上,引发关注。包括北大法学院教授等在内的一些北大内部职工在微博上转发了这份调研。

在报告中,调研团队称希望通过此次调研真正接触身边工友,详细了解并向师生们展现后勤工友真实的工作和生活状况,将被标签化了的“工人”还原为全面的、活生生的人,探求校园不和谐劳工问题的根源并尝试对此提出合理化建议。

“同时,我们也希望通过此次调研拉近学生与工人之间的距离,思考工人命运和我们之间的现实关联性,体谅工人的辛苦,尊重劳动的价值,努力为工人处境的改善尽到自己的绵薄之力。”

报告在最后呼吁,各后勤主管部门在为北大争创世界一流大学作出贡献的同时,切实敦促相关单位落实法律法规,及时发现并且改正在用人制度上存在的不合理、不合法现象,保障工人合法权益,改善工人的生活和工作境遇,也为兄弟高校提供一个学习的榜样。

“如果您是北大的一员,请用实际行动去为身边的工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可以在晚上走进宿舍陪他们聊聊天,听听他们真实的心声,可以通过不同的方式了解他们的困难,帮助维护其合法权益!”

“回不去农村,留不下城市”

我们家早就不种地了,粮食现在卖不上价,只好通过土地流转将土地租给种粮大户。他们有的包了上百亩地,有大型机械,能赚到钱。

一位食堂的保洁阿姨

此次调研访谈到的工友大都来自河北、河南和山东三省,很多有长年的打工经历,生活的重压迫使他们背井离乡,异地谋生。

“我们家早就不种地了,粮食现在卖不上价,只好通过土地流转将土地租给种粮大户。他们有的包了上百亩地,有大型机械,能赚到钱。”一位食堂的保洁阿姨对调研团队说。

调研团队认为,这些工友身份已从农民转变为工人身份,已经回不去农村了。

针对年轻工友这一特殊群体,调研团队倾听了他们对未来的规划和展望。“迷茫”是很多受访保安的第一反应。关于未来的打算,53%的保安选择回家乡创业,37%希望将来能在城市里找到一份工作并定居下来,10%表示没想好或打算回家乡务农。

保安的流动性非常高。很多保安是为了利用北大的学习资源才过来上班,但是他们很快就会发现一个令人尴尬的事实:工人不被允许进入图书馆,除非有教师的担保和证明。

中年工友多将希望放在下一代身上,他们注重儿女教育的意识出乎意料。然而,调研团队也发出了疑问——在不完整的关爱与落后的教育资源中成长起来的留守儿童,真能有朝一日如工友们所想“和你们一样,来到北大读书?”

“这种从小被灌输在每个人心中的‘要成为人上人’的人生目标,成了许多工人艰辛生活中的虚无寄托,其实他们的孩子最终很有可能和父辈们一样,一次次地踏上打工的漫途,又一次次地被拒在城市之外,四处飘摇。”调研报告中写道。

附:北大后勤五大问题概述

调研报告分别对“合法权益被侵害”“恶劣的食宿条件”“乏味的地下室生活”“单调紧张的人际关系”“建筑工人之殇”等进行了论述,无界新闻做了部分概要整理。

问题1:有北大后勤工人10年无劳动合同

36%北大后勤工友未和单位签订劳动合同

调研组统计,36%的北大后勤工友在入职以来,单位根本就没和他们签订劳动合同(如北大学子用餐的艺园二层的多数工友)。超过6成北大后勤工人未签合同或者未持有合同。

一位曾在某后勤部门工作了10多年的老员工告诉调研学生,单位从来没有和她签过一次合同。北大食堂有工人坦言:劳动合同都不签,压根就是把工人当成北大的外人。“只是把我们当成干活的。”

“(北大食堂)农园一层和勺园一层的部分女工友,即便签过劳动合同,只是和单位主管约定了大致的工资,签完字合同马上就被主管收走了,”调研报告写道,这种情况在北大学子走访的签了合同的后勤工友中占比超过70%。

《劳动法》规定,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书面劳动合同。已建立劳动关系,未同时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一个月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

北大的后勤工友分为正式工和劳务派遣工两种。正式工签有正式的劳动合同,劳务派遣工则是由劳务中介公司招工。正式工工资相对高些。

按照《劳动合同法》新规:劳务派遣工必须跟正式工同工同酬,同时只能在存续时间不超过6个月的临时岗位使用。国家人社部要求,在2016年3月前,劳务派遣工比例必须降到10%以内,距离国家强制要求仅有3月,北大食堂部门劳务派遣工的比例高达43%。

问题2:购买社保的后勤工友比例低于40%

有句话叫‘胳膊拧不过大腿’,你出身农村我又不是不知道,公司的力量比你不知道强多少倍,不信就去告啊,没用的,劝你还是省省吧。

某单位负责人

调研报告称,北大校园工人中,单位为其购买社保的后勤工友比例低于40%,而全额购买的则不到10%。北大食堂农园、勺园二层、面食部和松林餐厅的很多工友都没有缴纳社保,有工友反映,后三者实际上是被学校承包给同一个私人老板了。

“社保缺失的另一个重灾区是保安队。”调研小组发现,承担北大校本部安全保卫任务的是北京市保安服务总公司文安分公司第一大队下辖的几个分队。文安公司没有为在北大工作年限在2年以下的任何1名保安缴纳过社会保险。

一 名曾经在保安队工作过的保安,到海淀区人社局的官网查询他的社保缴费记录,结果显示为空。他在离职后到保安队找某位负责人讨要一个说法,却得到却得到以下 回应:“有句话叫‘胳膊拧不过大腿’,你出身农村我又不是不知道,公司的力量比你不知道强多少倍,不信就去告啊,没用的,劝你还是省省吧。”

媒体报道北大保安成学霸的事迹后,一些人利用北大的学习资源而到北大当保安,但是事实是:工人不被允许进入图书馆,除非有教师的担保和证明。

保安们向调研小组反映管理混乱:保安队部分领导经常纵容一些黑导游、黑车拉客随意进出北大校园,被扣下来的车,也被有些领导私下放进北大。种种不如意让北大保安非常不稳定,流动性非常高。一名保安说过:“经常是刚和一哥们认熟,结果他就辞职了。”

调研显示,北大53%的保安未来选择回乡创业,37%希望将来能在城市里找到一份工作并定居下来,10%表示没想好或打算回家乡务农。

问题3:工人收入低、超时加班现象普遍

正 常工作时间为8小时,调研发现北大食堂的绝大多数工作人员每天工作至少9小时:3成工人每天工作时间超过12小时,47%的工人工作时间在8-11小时。 而北大的部分食堂(如面食部、松林餐厅和艺园小白房)和一些特殊工种(如动力系统的白班岗)的工作时间可达12-14个小时,属于严重超时加班。

“北大后勤工人加班现象普遍存在。”调研组发现,北大一半左右在食堂工作的工友每周只能休息半天,即上午和中午上班,从下午两点左右开始休息,每周累计四个这样的半天折算成两个全天休息日。

工人工资不高,北大农园二层某窗口工作的A阿姨为例,她每天工作11小时,每周休息1天,单位没有给其缴纳社保情况下,只能拿到2900元左右/月。北大农园一层、勺园等食堂的很多阿姨仅2300元左右/月。不少工人连工资条都没见过。

收入低,调研报告称,北大绝大部分后勤工人住学校地下室,早饭大都是是馒头加咸菜,而其他两顿饭经常吃清汤面和炒蔬菜,肉食很少见,反正是“什么便宜吃什么”,一天饭钱六七块。

“这 不是发生在北大的个案,而是社会的普遍现象。”北大学子调研组呼吁改变这种情况:北大各后勤主管部门在为北大争创世界一流大学作出贡献的同时,切实敦促相 关单位落实法律法规,及时发现并且改正在用人制度上存在的不合理、不合法现象,保障工人合法权益,改善工人的生活和工作境遇。

同时,15日自媒体上有超500多人对报告的打赏,调研组表示将拿出这些钱用在工友后续服务活动上。

问题4:单调紧张的人际关系

很少有学生正眼看我们,这也是这个职业决定了的。一名保洁工友

调研团队发现,很多工友不知道自己是和餐饮中心还是劳务派遣公司建立的劳动关系,有的阿姨甚至不知道他们的主管是谁。在很多部门,上级对待下级的态度恶劣,管理也非常苛刻,有位工友反映,“经理看谁不顺眼就骂人,还经常以罚款相威胁。”

几 名保安曾向调研团队调侃公司弄的企业文化宣传,比如“公司是员工的衣食父母”之类,他们称之为“鬼话”。在保安队偶尔会发生上级与下级之间的冲突,多数由 工资和社保问题引发。调研团队分批走访过5个保安宿舍,发现每个宿舍的工友之间并没有多少交流,经常看到的是画面是每个人都在低头玩手机,有室友下班进来 后也不会打招呼。

在工友与学生之中,也存在着一些冲突。比如,有位食堂员工就提到自己曾经上错了一道菜,结果被当事学生曝光 到BBS上,并且说了很多言辞激烈的话,结果那个月的工资就全被扣掉了。有一位负责四教某层保洁的工友讲起了自己的辛酸事,“很少有学生正眼看我们,这也 是这个职业决定了的。”晚上教学楼熄灯的时候会遇到学生上自习,“每次催他们让下,都挺不好意思的……还有一次不知道怎么回事得罪了学生,结果被举报了, 说我不好好干活,被主管领导批评了一顿。”

问题5:建筑工人追讨工资难,基本权益严重缺失

由于建筑工地在劳动模式上同食堂等后勤部门存在较大差异,因此调研团队把在建筑工地发现的主要问题这块单独列出来。

调 研团队了解到,通常是一个地方的人依靠乡缘关系组成一个包工队,由包工头带领,集体到工地工作。当然,实际上包工头只是建筑业中所盛行的分包劳动体制的一 环,这成为建筑行业欠薪事件频发的直接原因——包工头承担着经其手直接向建筑工人发工资的责任,工人一旦拿不到工资就会去找包工头,然而,包工头本身也常 常成为被拖欠工程款的对象。

据一名包工头讲述,考虑到建筑工作的高风险、高强度、长时间和低保障,普通工人五六千的工资其实并不很多。平时工人们则在包工头那里领取一点微薄的生活费以度日,只有在年底结算时才能够拿到自己这一年来的血汗钱。

报 告中写道,建筑行业是缺乏合同和社会保障的重灾区,北大的工地也难以幸免。在调研团队接触到工人和包工头里,只有包工头会与建筑商或者劳务公司签署用工协 议,工人们出于老乡的关系仅与包工头有过口头协议。没有一位工人签署过劳动合同,五险一金等社会保障自然是无从谈起。“这巨大的法律风险便成为了建筑工人 基本权益严重缺失和日后追讨工资难的症结。”

访谈中,一位工人称,所在的包工队里的工人没有签合同,老板欠了他们一百多万就跑路了。工人们告到北京市政府,“牌子举过,横幅拉过”,但最后仍然因为缺乏劳动合同等必要的法律证据而不了了之。

相关资料显示,类似的欠薪事件在建筑行业里几乎成了老大难的顽症。另一位工人向调研团队展示了他身上的伤疤,那是一次工伤事件留下的痕迹,受伤过后,他不仅没有得到任何工伤赔偿或补助,甚至连受伤期间的工资也被克扣。

1443585952111938.jp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