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爷爷”-20℃讨薪记:烤馒头充饥,电灯泡取暖

澎湃新闻 · 2015-12-26 00:00 · 产业人
摘要:澎湃新闻获得的一份讨薪名单显示,由黑龙江建成地产公司开发的集贤县“格尔国际小区”、“幸福家年华·商业广场”两个项目,截至发稿时共欠382名农民工(包括邵贵合)661.7万元工资,被欠薪者大部分是高龄农民工。当地警方已对此立案调查,然而“打工爷爷”们要回自己的血汗钱依旧遥遥无期。

打工爷爷.jpg

2015年11月24日,黑龙江双鸭山集贤县,农民工在讨薪(澎湃新闻记者 程艺辉

11月23日,黑龙江省集贤县龙腾物流市场内,62岁的农民工邵贵合一个人默默地呆在废弃的工棚里。

这里靠近中俄边境,西伯利亚的寒风直吹而过,室外温度零下20℃。

工棚里没有暖气,塑料盆里的洗脸水早已结了冰。邵老冻得全身发抖,鼻涕直流。他不停地搓手,想让自己暖和一点。

寂静的工棚里,有时能听见邵老牙齿打颤的声音。

邵老有家,可回不了。2015年5月4日,邵贵合带领4名工友来到位于集贤县城区的“幸福家年华·商业广场”打工。未料,开发商——黑龙江建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黑龙江建成地产公司”)欠下他们2.95万元工钱。

一年将尽,讨薪未果,邵老被迫走上捡废品、每天啃两个馒头的日子。

澎湃新闻获得的一份讨薪名单显示,由黑龙江建成地产公司开发的集贤县“格尔国际小区”、“幸福家年华·商业广场”两个项目,截至发稿时共欠382名农民工(包括邵贵合)661.7万元工资,被欠薪者大部分是高龄农民工。

目前,当地警方已对此立案调查,称要为农民工们讨回血汗钱。

打工爷爷.jpg

黑龙江建成地产公司所开发的集贤县“格尔国际小区”、“幸福家年华·商业广场”项目销售中心

一个灯泡,两个馒头

这是一个废弃的工棚,里面有10多张空荡荡的铁床。

从2015年5月4日来到“幸福家年华·商业广场”工地,邵贵合一直住在这个工棚里。随着其他工友陆续离开,如今,这里仅剩下他一人。

因为天冷,邵贵合找来工友留下的破床单,围在铁床周围,勉强挡风。铺在床上的两床薄被子,也是工友留下来的。

夜里,他合衣蜷曲着身子睡觉,用帽子将头捂得严严实实。但,还是有风钻进脖子里……

邵贵合经常在半夜被冻醒。有时候实在太冷,他就起床打开电灯,将电线连同灯泡移到床边,靠电灯泡的温度取暖。

打工爷爷.jpg

62岁的邵贵合在工棚里揉手,多年的劳作已经让他的手开始变形,气温下降的时候会疼痛难忍

邵贵合生于1953年,黑龙江安达市火石山乡太平村人。两个女儿均已成家。家里种有18亩地,每年有四五千元收入,大多时间入不敷出。

从2009年起,邵贵合不顾家人劝阻,先后前往哈尔滨、大庆等地建筑工地打工,主要干搬砖等苦力活,每月约有4000元收入。北方天寒,一年中只有七八个月时间能干活,能挣2.5万元左右。

除掉各种开支和人情往来等,每年大概能剩下七八千元,邵贵合觉得这比待在家里种地强多了。今年是他出门打工的第6年,按惯例,邵贵合在10月初就该回家与家人团聚准备过年了,等来年4月再出门。但这一次,他的愿望未能实现。

此前,他每天能挣120元。为多挣点,除正常上班时间外,他大多时候主动要求加班,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邵贵合说,别看自己62岁了,干起活来比三四十岁的年轻人强;为保证体力,上班期间,他经常买些蜂蜜、蜂王浆之类的保健品服用。

7月5日工程完毕,工资却被开发商一拖再拖。邵贵合也曾有过被欠薪经历,工头和开发商都会如期兑现承诺,这一次却似乎遥遥无期。

打工爷爷.jpg

被欠薪的工友们在商业广场的工棚里面烤馒头吃

包括邵贵合在内的5名农民工被欠工钱2.95万元。其中,邵贵合被欠9000元。讨要工钱未果,邵贵合劝说 4名工友回家,他留下来继续讨钱。

没钱的日子里,邵贵合吃了不少苦头。7月9日,他在大街上看到一老人乞讨,想到可以找工头要生活费,他就把身上仅有的1元钱也给了老人。未料,打电话给工头要钱时只得到一句话:“没钱。”

身无分文的邵贵合“傻”在了原地。

可是生活还得继续下去。他想到捡废品可以挣点钱。第一天,邵贵合捡到的废品卖了5角钱。最好的时候,一天有8元钱收入,但平均每天超不过5元钱。

打工爷爷.jpg

邵贵合在捡垃圾,讨薪已经让他精疲力尽,为了生活他不得不靠捡垃圾卖钱度日

为了节约,邵贵合每天只花1元钱买两个馒头充饥。有时候实在忍受不了,他也到附近菜市场花5角钱买些剩菜叶或土豆回来,放到锅里,用清水煮来吃,算是打牙祭。

没想到,9月20日,煮菜的锅也被工地其他人拿走了。邵老开始每天吃两个馒头度日。时间长了,嘴馋,难受,他就“奢侈”一次,到附近商场花两元钱买个油饼。

邵贵合说,刚到工地时,他身高1.70米,裸重65公斤,现在穿上冬天衣服也只有55公斤了。

生活差,没油水,体重明显下降,他感到自己的身体一天天变差,老是感冒。

邵贵合身上的鞋子、衣服和帽子,全是捡废品时,好心人送给他的。鞋底磨了个洞,走路时有冰渣钻进来,融化后湿漉漉的。因捡废品,他的双手长时间裸露在外,被冻变了形,10个手指无法伸直。

邵贵合不敢将自己的遭遇告诉家人。前几天,老伴和女儿来电话问情况。“不用担心,我在工地上吃得好好的,穿得暖暖的。”他故作轻松地告诉家人。电话那头的老伴不相信,说要来看他,被他连口拒绝。挂上电话,邵贵合已泪流满面。

打工爷爷.jpg

捧着工友小刘给的炒饭,邵贵合难得地笑了

11月23日上午,工友小刘给他端来一份蛋炒饭。邵贵合狼吞虎咽,一口气吃完。他说,这是他到工地以来吃得最香的一顿饭。

邵贵合说,他必须等领到工钱后才回家,否则没脸面对工友。可是邵贵合大脑供血不足,而且心肌缺血,他不知,自己的身体在这个严冬里还能扛多久。

采访中,龙腾物流市场一男子得知有农民工住在工棚里,他称,担心天冷老人被冻死,准备过些天将工棚拆掉,提醒邵贵合重新找落脚处。

一套工具,一堆药盒

见到60岁的王洪星时,他已收拾好锤子、铁锯等工具,准备过几天去重庆打工。

王洪星是一名木工。他说,现在距离春节还有一段时间,他必须多挣些钱回家,否则没钱给老伴看病,也没钱过年。

打工爷爷.jpg

工友们在县公安局询问讨薪案情进展,王洪星独自站在走廊里抽烟

王洪星是黑龙江省集贤县福利镇东辉村人,妻子江凤华患有多年的糖尿病、风湿病和肾病。早在1990年,王洪星就开始外出打工,是我国早期的农民工之一。

王洪星所住的房子为土坯房,顶部盖草,屋子不到60平方米。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冬天,其他村民家取暖烧煤球或天然气,他家却烧木柴或玉米秆。

王洪星说,家里每月开支至少要700元,其中,给老伴江凤华买药就要400元。在王家的床头,可见不少用于治疗糖尿病、风湿病及肾病的药。

一提起自己的病,江凤华的眼圈就先红了起来。她自责生病连累了整个家庭。这些年,丈夫王洪星在外打工挣的钱,大部分拿来给她治病。

由于没有拿到工钱,最近几个月的生活费和药费,都是向亲戚借的。听说仙人掌和芦荟对肾病有治疗作用,江凤华就在家里种上了这些植物,用来榨汁喝,想着可以节约一些药钱。

打工爷爷.jpg

王洪星所住的房子为土坯房,顶部盖草,屋子不到60平方米。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冬天,其他村民家取暖烧煤球或天然气,他家却烧木柴或玉米秆。

北方寒冷的冬天里,这些仙人掌和芦荟,是王家唯一的色彩。

王洪星告诉澎湃新闻,打工25年来,他是第一次遇到欠薪。去年8月2日,王与另外3名工友前来“幸福家年华·商业广场”打工,工头罗玉洪说好每月支付工资。可到了时间,没钱可给。罗信誓旦旦保证,开发商说了,工钱肯定会给,让王洪星等农民工继续干活。

两个月后,王洪星所在的建筑工地主体工程完毕,他应得到工钱1.05万元。可是,工头和开发商均表示没钱。无奈,他和工友只好回到家里等待。从去年10月开始,他跟与其他工友一道,多次找到开发商和建筑商讨薪,均无果而返。

在采访中,王洪星突然将裤子脱至膝盖,他边哭边说:“这年头,有谁还在在穿补丁裤的?”

因为没拿到工钱,他没钱买裤子,裤子破了就自己补,已补了好几处……

王老又说,他还算是幸运的。他身边的工友也有欠薪遭遇,有些四五年前的工钱还没拿到。

两个项目,一群“爷爷”

澎湃新闻连日采访发现,在黑龙江集贤县“格尔国际小区”、“幸福家年华·商业广场”两个项目建筑工地,与邵贵合、王洪星有类似遭遇的高龄农民工不少。

打工爷爷.jpg

刘玉田在大骂开发商

64岁的农民工刘玉田,来自黑龙江林甸县。因为天冷,他已感冒好长一段时间了,说话之间,不停咳嗽。怕自己的感冒传染给工友,他始终戴着口罩。

去年5月,刘玉田随老乡前来集贤县打工,先后在“格尔国际小区”、“幸福家年华·商业广场”两个项目建筑工地打杂,120元/天。10月初,项目主体工程竣工,刘玉田被欠薪1.58万元。

60岁的贾利平在两个项目工地干电工,每月工资5000元。他在这里被欠薪6万元,从去年9月23日来工地,开发商仅以支付生活费的名义给了他9000元。

打工爷爷.jpg

贾利平从去年9月来到工地,被开发商欠薪6万元

50岁的候本发,去年5月从老家山西带领6名老乡前来工地搬砖,结果被欠工钱13万元。完工后,6名工友到其他工地打工了,委托候本发留在工地要钱。老候说,工友们几乎每天打电话向他讨钱,他都快被逼疯了。

多名农民工称,他们的工资基本是按日计算,干一天给一天的钱,不干就没钱。在工地,有体力才能赚得多,没体力,就赚得少。很多时候,要靠吃肉和自己买营养品补充体力。

这一行之有效的方法,早已在高龄农民工之间达成了共识。“不吃肉,哪来力气干活?!”农民工邹波政说,有了力气,大家都拼命干活。

来自内蒙古的农民工韩桂芬称,当初开发商承诺,房屋封顶后就兑现全部工钱。为赶工期,大家加班加点干,每天早晨5点半上工地,晚上8点左右才下班。大多时候,每天仅有四五个小时休息时间。一栋六万平方米的五层建筑,主体工程仅用了两个月就完成了。

打工爷爷.jpg

邹波政在讨薪中用馒头充饥,他手下的高龄农民工有20多人

韩桂芬说,“苦点、累点,大家都认了”,可到头来开发商不给工钱,如今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

11月25日,澎湃新闻发现,这两处工地上的大部分农民工已启程回家,留守讨薪的21名农民工,除邵贵合住在龙腾物流市场的废弃工棚外,其余人挤在“幸福家年华·商业广场”工地工棚内,屋子里没有暖气,大家靠两个烤火炉取暖。

中午时分,放在烤火炉上的20多个馒头,算是午餐。邹波政说,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和工友们每天靠吃馒头充饥。

这一天,或许是烤焦的馒头太硬,农民工刘玉田掰了一块放在嘴里,喝了口水,还是被噎住了。

项目建筑商负责人潘浩说,遭遇欠薪的农民工,大部分是50岁以上的高龄农民工,其中,最大年龄64岁;无一人买保险。

有承诺,就是没钱

涉及欠薪的集贤县“格尔国际小区”、“幸福家年华·商业广场”项目,到底是什么样的工程?欠薪为何久拖不决?

打工爷爷.jpg

“幸福家年华·商业广场”上悬挂着的条幅

澎湃新闻采访得知,这两个项目的开发商均为黑龙江建成地产公司。目前,“格尔国际小区”已经竣工入住,“幸福家年华·商业广场”主体工程竣工。

项目建筑商负责人潘浩称,从2013年5月起,他开始承建“格尔国际小区”、“幸福家年华·商业广场”两项目。按双方约定,“格尔国际小区”按月进度付款,“幸福家年华·商业广场”工程封顶后付款90%。未料,完工后,开发商却以售房不好为由,拒绝支付款项。

潘浩说自己此前先行垫付了各类费用1200万元,开发商还欠5000余万元,目前实在拿不出钱来。

潘浩介绍,由于农民工均来自各个班组,由各个工头负责组织施工,他只好将欠薪名单和工资总额报给建成地产公司,让其直接支付农民工工资;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仅他这里就涉及农民工382名、欠薪661.7万元。

打工爷爷.jpg

潘浩站在幸福家年华·商业广场顶楼,给父母打了个电话

黑龙江建成地产公司运营部总经理靳托证实,公司确实存在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情况,但具体人数和金额不清楚。

他称,造成这一现状的主要原因是银行未能发放贷款,以及公司与县政府未完成其他工程的结算手续,导致公司资金周转困难。靳托说,公司正积极协调,保证11月底全额兑现所欠农民工工资。

多名农民工说,从去年10月开始,大家已不下20次前去找开发商要钱,对方均以各种理由推诿。

其间,有农民工开始求助于集贤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或写信给国家投诉受理办公室。甚至有农民工代表前往黑龙江双鸭山市和集贤县政府门前拉横幅、喊口号讨薪,要求政府出面协调拿回血汗钱,但收效甚微。

11月13日下午,21名农民工不畏严寒,爬上“格尔国际”小区楼顶要钱,想以此引来相关部门关注。

11月14日,在屋顶上呆了整整一宿的农民工,终于看到了进展。当天,黑龙江建成地产公司做出书面承诺,答应11月19日将拖欠的农民工薪资足额发放到农民工手中。然而,农民工们在希望与焦灼中等到了19日,却依然没有拿到一分钱。

集贤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监察大队副大队长李健称,农民工反映的欠薪情况属实。,今年1月28日,该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调查了解情况后,分别向 黑龙江建成地产公司和建筑商负责人潘浩下发支付令,要求限期支付农民工工资,但对方拒不支付,只好将案件移交警方处理。

打工爷爷.jpg

公安局经济文化保卫大队教导员刘政宏(左一)在向农民工保证一定会为他们讨回血汗钱

集贤县公安局经济文化保卫大队教导员刘政宏接受澎湃新闻称,目前,警方已对黑龙江建成地产公司和建筑商负责人潘浩拒不支付农民工工资案立案调查,将严厉打击隐匿资产行为,绝不手软,为农民工讨回血汗钱。

他同时透露,从今年1月以来,该县警方共受理劳动部门移交的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案件20起,涉案金额2000万元。

12月2日,集贤县公安局以“打标语、喊口号等方式到县政府门前上访讨薪、严重扰乱正常办公秩序”为由,给予邹波政、张福全、韩桂芬等5名农民工行政警告,另一人黄庭安则被行政拘留10日。

15.jpg

王洪星走在回家的路上。而讨薪,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截至12月20日,农民工邹波政等人称,经集贤县公安局协调,黑龙江建成地产公司暂时支付了5万元生活费给被欠薪的农民工。该公司运营部总经理靳托“保证11月底全部兑现农民工欠薪”的承诺,依然没有兑现。

尖椒部落.jp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