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近代以来的妇女运动与妇女地位的变化

2016-01-04 12:02 · 社会学之思
摘要:印度残忍的“萨蒂”陋习早在175年就被当时的印度总督本汀克宣布废止了,可是在印度一些遥远的乡下地区,“萨蒂”陋习仍然屡禁不止。上个月,印度东部比哈尔邦一名77岁的寡妇西塔·戴维,也在丈夫死后跳进火葬堆殉葬。

印度黑公交案后续:

2015年12月20日,印度警方宣布,2012年底新德里轮奸案的一名少年犯已经被释放,并被送往一个秘密地点加以保护。消息公布后,许多学生和妇女权利维护组织成员以及受害者的父母前往新德里市中心的印度门举行抗议,要求对强奸犯进行严惩。

印度强奸案.jpg

妇女运动和妇女地位的变化

近代以来,西方思想传入印度后,传统印度教歧视妇女的看法和社会生活中对妇女的不公做法,开始受到知识分子的质疑和抨击,人们对妇女的看法以及妇女的地位开始发生变化,尽管这种变化极其缓慢。

一些受西方思想影响的知识分子开始谴责寡妇殉葬制、童婚、多妻制等陋习。早在19世纪,著名的社会活动家罗摩·罗易就为反对妇女殉葬这一摧残妇女的陋习向社会大声疾呼,他创办刊物,发表文章,猛烈抨击这一陋习。

寡妇殉葬.jpg

2006年,一名35岁的印度寡妇在亲戚逼迫和殴打下,被迫跳向焚烧丈夫遗体的火葬堆,上演了一出殉夫惨剧。这名寡妇的悲剧震惊了整个印度,当地警方已逮捕了至少12名涉嫌逼迫该寡妇殉葬的嫌疑犯。

400多名村民们将丈夫的遗体送往火葬场所,当木柴开始熊熊燃烧时,妻子在当地村民的怂恿和逼迫下,痛哭着抛下3名年幼的孩子,跳向了燃烧着拉克罕遗体的火葬堆,在村民众目睽睽注视下活活被烧死。

目击者说:“一开始她是自己爬上了火葬柴堆,可是接着她显然改变了主意,试图离开火堆,拯救自己的性命。她试图从火堆上跳下来,可是她丈夫的3个兄弟却用木棍狠狠殴打她,又将她赶回了火葬堆。他们对她吼叫,称没有她丈夫,她活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这 一悲剧也给印度政府带来了巨大压力,迫使政府加快通过一项新法案的步伐,根据该法案,如果一个社区的村民没有阻止一场“萨蒂”(妇女殉葬)悲剧的发生,那么整个社区的村民都将受到起诉。当前的印度法律只规定教唆寡妇“自杀殉夫”的人可能会被判无期徒刑或死刑,可取证和定罪都相当困难,因为没有一个村民愿当证人。

圣雄甘地等有进步思想的社会活动家也为消除各种歧视妇女的习俗做了大量的工作。1820年,加尔各答建立了第一所女子学校,自1877年开始,各个大学允许妇女入校学习。1878年加尔各答成立了第一所女子大学。

1829年,英属印度政府颁布了禁止寡妇殉葬法,1856年寡妇再婚得到法律的承认。1929年通过了禁止童婚法。1931年制定了印度教徒离婚法。印度独立后,政府为了改善妇女的地位,也做了大量的工作。1955年通过了特别婚姻法和《印度教徒结婚与离婚法》。1956年又通过了关于妇女有继承财产权利的法案。1961年制定了禁止嫁妆法。这些法律的出发点都是革除束缚和歧视妇女的各种陋习,维护妇女的基本权益。

无疑,这些法规为改善妇女地位提供了法律依据,进步的知识分子振聋发聩的呼吁对改变人们传统的观念也起了一定的作用。

在现实生活中,为了贯彻执行法律规定的内容,改变妇女受歧视的地位,妇女自身还进行了艰苦的斗争。印度最大的妇女组织“全印妇女大会”,成立于1927年,在印度有相当大的影响。

在印度独立前,妇女组织为争取自身的权利进行斗争,如争取妇女的选举权,争取妇女在邦、中央立法机构中的代表权,让妇女受教育,扫除不公正的社会习俗等。印度独立以来,妇女运动有了进一步发展。1951年,“全印妇女大会”修改章程,宣布它将致力于在印度宪法中写上建立一个平等的合法社会,提高妇女的地位,帮助妇女充分享有联邦宪法给予的基本权利。

在妇女组织的推动下,政府以及社会上的有识之士对妇女问题也越来越重视。印度政府也做了许多提高妇女地位、保护妇女权益的事。印度独立后,政府制定和修正了许多法律条款。如在《印度教徒结婚与离婚法》中,给印度教妇女以离婚和再婚的权利,在《遗产继承法》中给妇女以继承财产的权利等。

印度女性.jpg

今日印度妇女的地位已有了相当的提高。妇女活动的范围比以前大大拓展了,许多印度妇女也同男子一样,活跃在社会各领域。印度妇女原来也和“贱民”一样处在社会的底层,但现在她们涉足各个领域:在企业里,她们能够晋升到管理人员的位置;在印度海军和空军中,她们随时准备起航;她们还进入了像证券交易所这样的近乎疯狂的行情世界,也进入了银行那样的传统上属于男人的殿堂;在新闻界,她们涉足所有的热点地区:克什米尔、旁遮普、阿约迪亚和斯里兰卡;在车间里,她们满身油泥地修理机器;在市场上,她们聚精会神地投入房地产交易中。

根据印度官方的一些材料,自20世纪60年代初到90年代初的30年里,印度女生在高等院校的入学率提高了3倍。妇女进入了像工程学院这样的高等学府。在商界,妇女的人数比20世纪50年代增加了5倍。建筑业是男人的另一阵地,现在也被妇女包围了。德里的建筑设计院女职工比6年前多了5倍。

尤其是近20多年来,妇女在中央政府任职的人数不断增加。据调查,在20世纪60年代初,在印度政府中担任高、中、低级职员的女性人数分别为42人、271人和720人,10年后分别增加到251人、869人和4715人。今日,有的妇女还担任邦的首席部长、驻外大使、银行或大公司领导人等职务。在科学技术和文化艺术界也活跃着不少优秀的女性人物。

妇女在婚姻、事业、生育等问题上的观念也发生了很大变化。首先发生变化的是那些接受了高等教育、参加了工作的女性。为了事业,她们把婚礼和生儿育女推到了一边。

15年前,妇女在23岁前就完成了生育任务,但现在许多人都推到27岁。这些人不再把男人当作自己的镜子,当作靠山,而是独立自主。她们去健身、美容、远足、爬山及参加各种俱乐部活动。印度著名社会学家斯利尼瓦斯说:“这是一场真正的革命。”他认为“新女性”是过去几十年来中产阶级和“核心家庭”增加的必然结果。随着经济的发展,“新女性”的数目还会增加。

但相对于印度庞大的妇女人数来说,这些“新女性”毕竟还太少。由于受传统的影响,印度妇女解放运动开展得并不理想。

目前,在印度,真正意识到应该解放自身、争取做一个独立自主的新式女性的妇女还不多。妇女组织对妇女运动的目标、对婚姻以及妇女解放的标准等问题还有很大的分歧,并围绕这些问题发生激烈的争执,从而导致妇女组织软弱无力,并一再分裂。

如有的妇女运动领导人物仍认为,女人主要的生活目的就是嫁一个好丈夫。相当一部分妇女组织的成员不赞成妇女在财产继承上享有与男子同等的权利,认为女孩子应当在发育期到来之前结婚,做父母的应尽早安排女儿的婚姻。有的人虽然赞成妇女从事有收入的工作,但不赞成妇女发展自己独立的事业。多数人认为一个女人首要的任务就是扮演好妻子和母亲的角色。一些人口头上赞成寡妇再婚,但她们没有勇气参加寡妇的婚礼和宴会。

受过教育的妇女组织的领导人物尚且如此,那些生活在农村的文盲妇女的想法就更可想而知。

印度一些妇女组织也举办一些活动,如托儿所事业、医疗检查、向贫困儿童提供牛奶、计划生育、成人教育等。除此以外,还组织一些文化和教育活动,但这些活动大多是以传统的观念和道德规范为中心进行的。

例如,古吉拉特邦南部苏拉特市的妇女大会在70年代曾组织过“Gaurivrat”活动,“Gauri”意指雪山神女。根据印度教神话传说,雪山神女经过十分艰苦的修炼,终于赢得湿婆大神的欢心,从而成为湿婆的妻子。该委员会的这个活动就是要让女孩子们像雪山神女一样发誓斋戒,把自己修炼成一个男人喜欢的女人。这个活动是使参加活动的女孩子们接受这样一种观点:一个女人的主要生活目标是得到一个好丈夫。该委员会还组织过印度教经典故事演讲会、背诵《薄伽梵歌》比赛以及朝圣等活动。

印度教.jpg

这些活动根本不是我们所理解的“妇女运动”的内容。由此看来印度妇女的解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婚姻的变化

同妇女地位的变化相一致,自20世纪初期以来,印度教徒的婚姻也发生了一些显著变化。印度各地情况不同,很难一概而论,不过这些变化大体上可概括为以下几个趋势。

世俗化的趋势

如前所述,在传统印度教社会,婚姻被视为宗教的一部分,婚姻仪式是神圣的宗教仪式的一部分。根据宗教经典,每个人的最高目的是解脱,结婚、生子、施舍,尽到“家居期”的责任,只有生了男孩子,当上父亲才能达到解脱,所以人必须结婚。现在,虽然仍有许多印度教徒持这种看法,但较以前淡薄了。更多的人不再把结婚看成是必不可少的宗教仪式,而是看成一种“协议”,一种“约定”,属于个人的事情。

结婚仪式也比以前有所简化,以前举行婚礼,要数日或一两个月,现在时间缩短了,只举行一天或几天。过去结婚,亲戚无论居住在多么遥远的地方,都必须到场。现在,这样的要求不那么严格了,有时不要求全家出席,只出一两名代表即可。

印度新娘.jpg

结婚年龄比以前推迟了

传统印度教提倡童婚(详见前文),现在印度法律规定了结婚年龄,虽然现在一些农村地区虽然仍有童婚现象,但这是违法行为,受到许多人们的指责,而且,童婚的比率比以前低了。有的材料说,现在印度一般女子结婚的平均年龄为24岁,受教育女子为29岁。这个数字不一定可靠,但结婚年龄的推迟则是事实。

结婚的限制趋于减少

当事人在决定婚姻中的作用增大。以前的人结婚年龄小,婚事都是由父母做主。现在印度男女青年,尤其是农村青年,婚前仍缺乏相互了解和接触的机会,大部分婚姻是经人介绍的,多数人的婚姻仍是由父母包办的,很多男女仍是在他们结婚的那天才头一次见面。

不过,这种情况已经有所改变。在城市的办公室、贸易单位、大学和研究机构里,男女青年婚前交往的机会多了,他们有了自己挑选对象的条件。这种情况下的婚姻通常是恋爱婚。当然,这种情况在印度农村地区数量还不多,影响还不大。自由恋爱而结婚的情况虽然只限于城市中产阶级的一小部分人,但近些年有日益增多的趋势。

在城市中,婚姻缔结过程一般是这样的:男青年把自己的意中人告诉父母,以取得他们的同意,或者,父母托人介绍,为子女组织婚姻。在中产阶级和受过教育的阶级中,有一种趋势是,青年男子和他心目中的新娘事先在一些场合见过几面,后来发展为婚姻。

但直到今天,印度人的婚姻仍具有这样的特点:婚姻不仅是两个人的结合,而且是家庭、宗教和种姓集团的结合,父母们历尽艰辛在惯常的社会要求范围内为子女寻求合适的伴侣。青年男女也趋于寻找父母所寻找的东西,即有吸引力、体面和富有的人物。不同种姓之间的通婚仍受到限制,但自由择偶的权利开始受重视,自由恋爱的例子有日益增多的趋势。

此外,还出现了一些独身主义者,他们认为,人的一生不一定必须结婚。根据一份调查材料,每100个男女青年中,大约有86个人认为结婚是必要的,而约有13个人认为可以不结婚。

而这部分认为可以不结婚的女子中,有50%是由于经济原因。她们认为,她们能够自食其力,独立生活,结婚并无必要。读者可别小看这个数字,这在一个传统意识深厚、赋予婚姻以宗教意义的社会里,具有重大意义。

印度新娘.jpg

离婚和再婚现象有所增加

前面讲到,传统印度教婚姻不鼓励离婚,把离婚看作只适合于动物的行为。1955年通过的国家婚姻法明文规定,男女享有离婚的权利。目前,印度的离婚率仍然很低,但已不再像以前那样受指责了。与之相联系,寡妇再婚者比以前多了。随着教育的普及,尤其是在城市里,越来越多的人支持寡妇再婚,而在一些落后的农村则是另一回事。

男女趋于享有平等的权利

前面讲到,在传统印度教社会,一夫多妻制是合法的,若妻子不能生儿子,丈夫可以另娶女人。1955年国家通过法律,废除一夫多妻制,把妻子在世时再婚视为犯罪。在现实生活中,一夫多妻制虽然还存在,但主要限于一些落后的部落中,大多数印度教徒实行一夫一妻制。

过去,因男女年龄差距大,女子视丈夫若神明,对丈夫言听计从,实际上处于类似奴隶或仆从的地位,而现在法律规定,男女具有同等权利,虽然在现实生活中还做不到这一点,特别是在农村,现实与法律规定有很大的距离,但至少在一些现代化的大都市,男女平等的意识正在深入人心,家庭里的平等气氛在增加,妻子的地位向着伴侣、朋友的方向变化。

一些新的求偶方式在流行

在大城市里,有一些时髦的俱乐部,这是那些富有的人为子女相亲的地方。婚姻介绍所成为许多人求偶的媒介。婚姻介绍所在报纸上登征婚启事,为求偶者牵线搭桥,也是一种新流行的求偶方式。也有的人直接在媒体上刊登征婚广告。《印度教徒报》、《印度时报》等星期日版上常常登有大量的征婚广告。最近一些年,随着因特网的发展,出现了许多男女交友的专业网站,男女通过网络交往、恋爱、进而结婚的例子也不少。

传统印度也像传统中国一样,强调婚姻是为了传宗接代而非为了个人幸福,两个社会都鼓励个人的感情服从家庭、家族或种姓集团的利益,不鼓励以浪漫爱情为基础的自由结合的婚姻形式。

在两个社会中,婚姻都不完全是当事人自己的事,父母、家庭或族中长辈乃至圣职者等对婚姻的决定都起相当大的作用,在许多情况下,婚姻完全是由非当事者决定的。在两种社会中,理想的婚姻是“白头偕老”,离婚都不被鼓励。两个传统社会的婚姻都具有男女不平等、重视家族利益而不重视婚姻当事人爱情的倾向,这与两个社会强调群体利益胜于个人幸福的取向是一致的。

在对待妇女的问题上,我们不能不遗憾地说,这两个社会占主流地位的文化传统给我们留下的遗产可以说几乎都是负面的。

当近代西方的尊重和保护妇女、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的思想注入两个传统社会中后,中国和印度的婚姻传统都受到冲击,对婚姻和女性的看法以及现实中妇女的地位、婚姻情况都发生了变化。这个变化具有重视提高妇女地位,婚姻重视个人幸福、重视个人感情的趋势。

与中国相比,印度人的婚姻传统有着深厚的神学基础,在文化遗产上背负着比中国更为沉重的负担,又没有经历像中国那样较彻底的社会革命,故这方面的变化要比中国缓慢。印度人多数婚姻依然是父母包办型或半包办型,甚至许多大学生也认同这种做法。印度的离婚率仍非常低,因为人们仍普遍认为离婚是不道德的。

就整个印度而言,广大妇女仍受歧视,地位仍较低下,这主要表现在:妇女文盲率高、溺死女婴,以及一些摧残妇女的陋习如“萨蒂”、童婚、嫁妆制度还流行等,这种情况在农村更严重。即便是同多数发展中国家相比,印度妇女的地位也是较低下的,故印度在解决妇女问题上比中国有更艰巨的工作要做。

本文摘自《中国人与印度人:文化传统的比较研究》

尖椒部落.jp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