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羡慕“农民工”的高工资吗?

金何 · 2016-01-19 11:23 · 南方周末
摘要:当建筑工人的工资“赶超白领”时,很多人回头看看自己一个月三四千的工资,抑制不住惊羡的目光。多数人看到了农民工拿高工资,却没有看到他们背后的劳作辛苦、职业的高风险以及从养老金到社保方面的一片空白。高工资的背后,是农民工们几乎在以命相搏。

工资.jpg

“墙上再上个人!堵上!堵上!别让他溜了!”

方圆几个村里几十个农民工,在听说本村一个包工头偷偷溜回来的时候,立刻出动把他家房前屋后围了一个水泄不通。因为这个包工头拖欠了他们工钱。

最后这个包工头狼狈地从自家顺着院墙翻到邻居家里,然后又从邻居家里翻进我家的院子里。那时还是凌晨四点多,正在睡熟的爸妈忽然听到窗户旁有人在低声说话,吓了一跳。良久,才弄清楚了情况。包工头是本家的一个侄子,爸妈只好让他暂时躲在了阁楼里。

这是上世纪90年代的情形,那时欠薪对农民工是家常便饭。尤其建筑领域,由于甲方不可能挨个和几百个农民工签用工合同,乙方和包工头则成了农民工工资的代理人。

拖薪的包工头让农民工很受伤

当村里外出打工的风气刚刚开始,出于同乡同源甚至还是同姓的考虑,村里人相信跟着工头在外是不会吃亏的。但事实上,不出几年,村里工头的房子翻新成 了两层楼房,开起了小汽车,甚至传说工头在城里也有房子和情妇。而跟他一起外出的人,却拿不到工钱,愤怒的村里人恨不得把他生吃了。

是甲方没有给钱,还是包工头把钱扣下了,农民工们不得而知。那时候,“维权”一词农民工还不清楚,他们唯一的方式就是朝工头去闹,一闹两闹下去,有些包工头也就渐渐把工资发了。

跳楼讨薪.png

兰州6名工人讨要工钱5个月未果,无奈“跳楼”讨薪

相对于其他领域的农民工,由于建筑行业工程的周期性以及人员流动性等原因,这个领域的工资问题尤为突出。野蛮和无序,确实在房地产行业刚刚起步时存在过。由于工程的进度和包工头自身的问题,农民工工资的发放,一直也是磕磕绊绊。在经历过工资讨要的难处之后,农民工也渐渐积累经验。

首先外出要尽可能地成群结队,一旦发生欠薪问题,讨要起来声势浩大。其次要选择口碑好的包工头,哪怕是钱给少一些,只要能按时结钱最佳。而实际上,在最初的那几年里,包工头个人的品行问题,确实影响着工资的发放。

不过,拖欠工钱的包工头走得并不长远,村里人渐渐看清他们的嘴脸后,就不再信任他们了。那个躲在我家里的包工头,失去了房地产商的信任,也揽不到工程,只能帮着其他包工头打杂。甲方和农民工会用脚投票,那些品行和能力上皆不行的人,最后都会被人冷落和抛弃。

另类的讨薪方法奏效吗?

除了包工头起关键作用外,甲方,也即是房地产商与农民工之间关于工资的纠缠,就更复杂了。太过黑心的甲方不会是大多数,但拖欠、克扣的问题也还是普遍存在。

媒体报道的农民工讨工资新闻,一般都是甲方的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发放周期是按年计算的,因此前些年每到年底,农民工讨薪的新闻就多了起来。一旦甲方欠薪,曾经威武雄壮的包工头也在瞬间成了弱势群体,实际上他们跟农民工是一条战壕里的。甚至要不到工程款,出现过包工头选择跳楼自杀的极端事件。在2008年以前,还有包工头为了讨薪,被砍断手臂的事情发生。

随着媒体的持续曝光,社会各界开始关注,开发商明目张胆的暴力收敛了,农民工讨薪技巧也改变了策略。过去可能是实打实地用死亡的方式威胁,现在他们不再那么“傻”了。

农民工.jpg

于是,跳骑马舞讨薪、裸体讨薪甚至下跪讨薪等另类吸引眼球的方式出现在了媒体上。本质上农民工这么做,是想引起舆论的关注,为自己在讨薪的道路上增添筹码。然而,当一些薪资讨要诉诸法律途径时,时间拉长了,农民工们更承受不了。他们等不了,也没有那么多时间精力去争诉。所以在另类讨薪的方式以外,每年还是能看到那些以死相逼的讨薪方式。

为何农民工动辄采取极端的方式讨薪?按年结算工资,导致农民工每个月只能领到很少的生活费,一旦开发商最后赖着不结算工资,农民工别说回家,连吃饭活下去的钱都没有了。这种情形下,换做谁都会绝望和愤怒。

社会关注、法律援助,再到恶意欠薪入刑,关于和欠薪者的博弈,农民工以及社会持续在做努力,近几年欠薪的问题有所缓和。有些地方甚至能够按天或者按月结算,但按年还是主流。

涨薪背后的痛与泪

或许唯一值得庆贺的是,虽然以死相逼讨欠薪并没有彻底终结,不过农民工的工资却是普遍上涨了,甚至超过了普通白领的工资。

90年代末到本世纪初的前十年左右,农民工的平均工资是30—50元/天,小工那时的工资一天甚至只有10元。到2008年,农民工的工资迎来第一波上涨,技术工种每天普遍能达到100—150元,小工的工资也涨到了50—80元。到现在,农民工的普遍日均工资,都是200元以上,某些大工的日工资甚至能达到500元。工资上涨里诚然存在着物价的因素,但越来越多的农民工能够在老家盖房子买汽车,也说明他们的确得到了实惠。

当他们的工资“赶超白领”时,很多人回头看看自己一个月三四千的工资,抑制不住惊羡的目光。多数人看到了农民工拿高工资,却没有看到他们背后的劳作辛苦、职业的高风险以及从养老金到社保方面的一片空白。高工资的背后,是农民工们几乎在以命相搏。

建筑工.png

首先“辛苦”这一关多数人就过不了。他们每天早上五点多就得起床,吃完饭从六点开工一直干到晚上六点,中间除了吃午饭休息一个小时外,其余的时间都在工作。不管是夏天的烈日炎炎还是冬天的寒冷刺骨,都在室外,而你我呆在屋子里都觉得不舒服。

更直接的危害在于,长时间高强度的劳动,一点点地吞噬着他们的身体健康。不少才三十多岁的农民工,就患关节病,一些年纪大的,浑身是病。社会上其他从业者不会仅为了这点所谓的高薪诱惑选择来到工地,农民工的高薪是“孤独”的,没有其他任何配套的保障。

职业高风险,缺乏社会福利保障

其次是职业的高风险。南方周末去年曾经出过一篇报道《一个很多民工意外身亡的地方》,在林州东南部的一个约四千口人的村庄,客死他乡的民工已达57人。在临淇镇,死于工地意外事故是一件很普遍的事情,每个村庄都有。一个村子里,曾经在2005年到2008年三年间,有四五名村民死于工地意外。

民工在工地身亡后,会被迅速转移,家属大多选择赔钱私了,因为私了的赔偿金会高。由于施工方不签劳动合同,自然也就没有工伤保险,即便如今工资上涨了,也无异于是在拿命赌博。试问,一个人若有从事其他工作的技术和能力,又有谁愿意整天提心吊胆在工地上挣命呢?

若问职业前途迷茫的工作是什么,很多人都会想到建筑行业的农民工。高强度的劳动量,导致这个工作是吃青春饭的,当力气用完的那一天,也就是不能再踏入工地那一天。但没有社会福利的他们,即使在年龄逐渐增大的情况下,也不会离开工地。劳动量大的活儿干不了,他们就选择看管、清扫等轻劳动量的活儿。

在工地上,负责看护工作的都是50岁甚至6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尤其在春节歇工的时候,农民工都走了,工地的各种器材极其容易被社会闲散人员偷盗。于是在我家乡那里,很多年老的夫妇为了能多挣钱,每到过年的时候反倒往工地上去从事看管留守的工作。

在家乡,曾经发生过很多年老看守农民工被偷窃者杀死的事情,于是慢慢的大家总结了经验,只要偷得不过分,就让他们偷去好了。再或者,很多常年负责留守看守的农民工,在工地上会养好几条大狗,既能看守,又能和他们作伴。

农民工.jpg

在此以外,突发疾病也常常伴随着这些年老的农民工。万家灯火阖家欢乐的时候,他们孤零零的,冒着生命受到伤害的风险和一堆建筑器材为伴,这背后的辛酸,岂是那一点点钱能弥补的?

从野蛮欠薪逐渐熬到现在的工资上涨,农民工见证的正是建筑领域的荒蛮无序在一点点变得规范。然而这还仅仅是起步,因为农民工需要的并非仅仅是高工资,除了现钱工资能按时足额发放以外,安全、福利等其他社会工作者的基本配备,他们也更需要

尖椒部落.jp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