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为暴力欠薪站台?

李半农 · 2016-01-21 10:39 · 新声代
摘要:打工苦,讨薪苦,欠薪背后有政府。

暴力欠薪.jpg

2016年1月5日,34岁的宁夏小包工头马永平因工程款纠纷,讨要无望,在银川公交车纵火,死亡17人。与其发生纠纷的项目工地为贺兰县洪广镇移民移民安置区工程。

2016年1月13日,37岁的四川籍农民工李家富西安灞桥区东侯村安置小区项目工地,因讨要欠薪被殴身亡。

如果我们沿着历史的时间轴向回追溯一年,我们会发现:

2015年1月19日,14岁四川籍女孩袁梦为父讨要欠薪跳楼身亡,涉事工地为河北冀州凯隆御景项目工地,该项目工地为该市2011年“十大政府重点工程”、老城改造建设新民居的“惠民工程”,而且受到了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当时该市副市长韩耕彪参加了项目启动仪式并上台致辞。

2014年12月13日,河南籍女工周秀云因讨要欠薪死于当地警方之手,事发工地龙瑞苑为2014年山西省重点工程,开发商为“最初是为了建设省国资委办公大楼国瑞大厦和住宅楼国瑞苑‘专门组建’的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针对此事,虽然舆论出现多次反转,但周秀云及其工友被欠薪是事实。

2014年3月6日,广西籍的21名农民工到中铁十五局某项目部讨要被拖欠半年的工钱,遭中铁十五局在半路上掩杀,农民工赵智明右腿大动脉被砍断当场毙命。涉事工地为中铁总公司广乐高速项目。

这一事件引爆了公众对中铁系统欠薪问题的关注。根据媒体的公开报道,过去十年间中铁系(中国中铁与中国铁建)发生近百起暴力欠薪事件,农民工伤亡事件时有发生

中国建筑集团在此方面也并不逊色,多家项目部豢养着专职打手。

暴力欠薪.jpg

即便中央级别的工地也不失其暴力本色。2015年11月12日,在中央直属机关职工住宅楼建筑工地上,讨薪民工被总包施工企业北京建工集团北国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和劳务分包北京雷特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遭到四十余名打手殴打。工人代表李新峰身上三处刀伤、头盖骨骨折,目前已有三名涉事人员被抓捕,但工人工资仍被拖欠。

自1998年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启动的住房改革造就了中国亿万房奴、亿万富翁和亿万欠薪三大奇迹。纵观二十多年的建筑领域欠薪史,你会发现,建筑业欠薪已是常态。但不是所有欠薪工地都涉及暴力,涉及暴力欠薪的地产项目都大有来头——背后都有政府站台。

至此,我们越来越了然,难怪两百多部保障农民工工资的国家政策和法律无法奏效——打工苦,讨薪苦,欠薪背后有政府

根据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山大学、香港理工大学“关注新生代农民工计划”调查显示,涉嫌暴力欠薪或雇黑伤人的项目工地,政府项目工地所占比例是商品房工地的两倍。

这种暴力不仅有公权力站台,还带入了黑色势力。根据《法制晚报》记者对国内法院审理的涉及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进行数据统计分析发现,近一半的“黑老大”投身房地产业。公安大学黑社会问题研究专家武伯欣教授分析,黑老大热衷房地产,与房地产业暴利有关,而地产业又与政府关系密切,有利于“黑老大”们的洗白。而无论政府还是开发商,黑老大的暴力则又能够成为他们自己不便介入劳资纠纷的“利器”。

“关注新生代农民工计划”于2014年底发布的《当代建筑业欠薪机制与劳资冲突调研报告》调查显示,三成讨薪工人遭受工地涉黑报复

黑是什么黑,白是什么白,黑白之间,成就了地产资本的灰色状态,灰金比黑金更具增殖潜力。

尽管在李家富在陕西被殴身亡当日,一位已经拥有北京户籍的“陕西籍农民工”巨晓林当选为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但我们没有把握指望这样一位在中铁系统吃苦耐劳、听话顺从、沉默不争,从未有过维权经历的“老实人”能够给农民工带来什么福利。政府部门为地产资本站台,工会系统放弃了工运走向“工外运”,即便不流产也难有作为。

法治的软暴力与非法的硬暴力制造了欠薪,制造了暴力欠薪,以及极少数农民工万不得已的暴力讨薪。

于是,建筑业农民工欠薪有解吗?

暴力欠薪.jpg

或许有解。倘若这些有着地缘和血缘关系的老乡能够共同面对欠薪者,而不留置一人,倘若大家能够多一些坚持和团结,或许,就不会有袁梦的自杀、李家富的被杀和马永平的杀人。

劳动阶级的出路不在于令行禁止,更不在于被人恩悯怜惜,它无法像太阳那般预定升起,它只能形成于自身的觉悟之中。

尖椒部落.jp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