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关将近,但家为何成了“恐归”之地?

榛子 · 2016-01-25 17:31 · 破土工作室
摘要:到了春节,在外工作的年轻人既盼望回家享受天伦之乐,又心生许多恐惧,害怕回家面对亲戚的质问:“怎么还不结婚?”“为什么不生孩子?”“啥时候生二胎?”“逃离”农村不是贬低或嫌弃农村,也不是要否定或割断自己的根,很多人只是想自己的命运自己做主,想拥有更自由更广阔的空间,想过更自在自如的生活。

回家.jpg

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但我更喜欢生活在城市。暂且不说什么交通便利社会资源丰富发展机会更多,光说思想相对自由观念相对开放这一点,足以让我对城市点N多赞。

老家的表妹打来电话,说着说着声音开始哽咽,家里人又开始催婚,话一次比一次还难听,家中哥嫂甚至有些要把她扫地出门的意味。想来表妹也才二十有三,正是如花似玉的年龄,没想到在思想观念保守落后的农村人眼里俨然成了“大龄剩女”的代表和小辈人婚恋的“反面教材”,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至于村里一位年满三十仍未娶亲的小伙F,遭遇与表妹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每逢村里有人家办喜事,酒过三巡,总有人有意无意把话题引向他,说得他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之后就是恼羞成怒,闹得不欢而散。这样的故事每年都在上演,原本阳光开朗的小伙子像换了一个人,沉默寡言,阴郁寡欢,甚至学会了借酒浇愁。

有好事之人站出来,打着“为他俩好”、“为家庭好”、“为父母好”的名义撮合表妹和F,希望他俩能两个变一双,你好我好大家好。无奈表妹和F真心没有这样的缘分,撮合之人嘴脸一变,竟恶言相向,变本加厉的嚼舌根和诋毁诽谤,表妹和F更是有苦难言。

后来表妹到县城工作,找了男朋友,家人却各种嫌弃和反对,当然,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出来理由,无非就是什么家庭经济条件不好,不如某某某家里的女婿,人家谁谁谁家的女孩不咋地却嫁了个土豪云云。

村里人每每谈起表妹和F的婚事,都把他俩当成另类来看待,各种八卦和说三道四,让我这局外人也忍不住想站出来替他俩说几句公道话。

我自己也是从农村走出来的,深知表妹和F所经历的种种。在我儿时的印象中,农村人大多淳朴善良,可今天所见之人和事,为何让人这般不可理解?究其原因,还是跟农村传统的思想观念及当前典型的功利主义有直接的关系。

农村人虽然朴实,但思想观念过于保守,农村的风气也远比城里要僵化得多,很难接受新事物和新思想,更不用说自由、平等的择偶观的提倡。加之这些年“一切向钱看,一切向厚赚”之类的物质化观念在农村的盛行,严重影响了80、90后择偶的方向和标准,很多所谓的“过来人”很容易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儿女甚至是弟弟妹妹身上。

就像我自己和我身边的很多朋友,过年最幸福和最愁之事就是回老家。原本在外打拼了一年想回家过个团圆年,但“催婚族”与“催生族”的盛行,使得很多年轻人对故乡避之不及,提起故乡就无可奈何。

关于催婚一事我自己的感触略少,想来我中学后便一直出门在外,远离故乡,结婚时已二十有六,期间偶有风言风语,皆被我抛在脑后,不知父母的耳朵已经被多少人的流言蜚语磨出茧子才是。幸运的是父母没有把他们的意愿强加于我,不然哪会有我自由意志选择的今天?

逼婚.jpg

至于催生一事,此时仍有刻骨铭心的痛与无尽的烦扰,不仅家中战火纷飞,婆媳关系紧张,甚至逼得我连上吊的心都有了。连我这么我行我素、自诩为“定力超然”的人也不由得感叹:要是我生活在农村,也真心没有那么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去处理那些杂七杂八的破事,只得小呆几日后便赶紧逃回城里。平时眼不见心不烦,倒也能图个清静,只是我那生活在农村的父母和公婆恐怕耳根子又要遭罪了。

其实,在我看来,恋与不恋、婚与不婚、生或不生纯属个人私事,没必要因为他人的喜好和意愿将就自己,草草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在不恰当的时机和不情愿的时刻把生命中的重要之事提上日程。但在很多农村人看来,婚恋问题、生育问题不仅关涉到个人,更重要的是关涉到家庭的面子和荣耀,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那么多人打着“为家庭好”的旗号来左右他人的想法,剥夺了当事人选择的权利,反倒觉得天经地义,理所应当。

在农村,挑战传统需要极大的勇气。一旦有人的想法、做法和传统的观念不一样,众人必先逞口舌之快,三姑六婆,说长道短,都说唾沫能淹死人,这句话在农村一点也不为过。就算当事人自己不介意别人的想法,家人也很容易被外界的言论所攻陷,继而转向用各种亲情炮弹轰炸当事人。众口铄金,很容易演变成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指责谩骂和人身攻击,用“道德”和“孝道”进行绑架,让坚持自我的少数人成为多数人过激言论的牺牲品。

至于表妹,我给她的建议便是:如果想成为自己命运的主人,就勇敢去面对,不要轻易妥协,目前会比较艰难,但撑过去了定会有更好的未来;如果想要过得安逸,现在就可以按家人的意愿生活,确实少了很多压力和非议,只是,也很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想要的幸福。

顶住压力最好的方法就是不断提升自我,一方面要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和意识,不人云亦云,随波逐流;另一方面要有自己独立的能力和资本,用实力说话,用经济基础说明问题。这样,自然能站稳脚跟,虽然过程有些艰难,但却是值得的。

目前,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逃离”土生土长的故乡,背井离乡到城市去发展,不管再苦再累,也想要在城市开辟自己的一番天地。在我看来,“逃离”农村不是贬低或嫌弃农村,也不是要否定或割断自己的根,很多人只是想自己的命运自己做主,想拥有更自由更广阔的空间,想过更自在自如的生活。

既然我们凭一己之力难以改变农村保守的现状,也不能完全忽视故乡对我们的影响,但至少,我们可以让自己生活在一个思想相对自由观念相对开放的地方,用自己的双手创造未来更多的可能性。

我们不想被别人绑架了自己的思想和行为,不想让风言风语来左右自己的幸福,不想让自己一辈子都活在“别人说”当中。

村里有人曾问过我为什么不跟别人一样,我反问:“我为什么要跟别人一样?为什么不能有不一样的活法?”

我知道我的想法和经历在很多村里人看来是“另类”,但我衷心的希望,用我们这代人的行动和力量去打破农村落后、僵化的思想观念。

倘若不是我们的“另类”,又有什么人敢走出大山,去看外面大大的世界?

倘若不是我们的“另类”,又有什么人敢想常人之不敢想、敢为常人之不敢为?

倘若不是我们的“另类”,又有什么人愿意接受不一样的思想和观念,尊重和包容不一样的想法和做法?

倘若不是我们的“另类”,又有什么人在未来更远的日子里能更好的推动农村的进步与发展?

……

此刻对婚恋自由和生育自由的呼吁,说穿了其实是对新思想、新观念的追求,是对农村传统观念的打破与转变,是对现代社会新型生活方式的追求。让年轻人有恋或不恋的自由,有婚或不婚的自由,有选择他或她的自由,有生或不生的自由,有此时生或彼时生的自由,少一些束缚和樊笼,多一些理解、尊重与包容,我们的故乡才有更多的人情味,我们的故乡才让更多的年轻人回得去、愿意回去


延伸阅读:

【漫画】年底“水逆”:年关易过,逼婚难防

尖椒部落.jp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