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三天,我又被带回了四合院 | 无家可归的女孩(三)

陈秋妤 · 2016-02-03 00:00 · 网易大国小民
摘要:母亲听说我被虐待,把我接回家里。三天后,养父再次登门拜访,诉说他的不易:生活在一个传统的宗族里,他作为男性也压力颇大。

四合院.jpeg

回到四合院后,精疲力竭的我沉沉睡去。第二天醒来,我又开始了行尸走肉般的生活。

唯一不同的是,养母酌情减少了惩罚我的次数,转而对我施加冷暴力。她不再主动和我讲话,她会用咳嗽声来提醒我肉要留给养父吃,看上去毫无痕迹。小伙伴都以为我不爱吃肉,大人都觉得我懂得谦让,其实我只是懂得看她的眼色。

我尝试用做家务来换取她的好脸,更多的时候,我会屏声静气地呆在家里,不引起她的注意。我嫉妒院子里的其他小伙伴,他们无忧无虑地吃喝玩乐,伤心了,找妈妈哭一鼻子就过去了,开心了,有妈妈一起分享欢乐。我却每日面对着门口那一堵长满青苔的石头墙,还有冷若冰霜的养母。

养父因工作关系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我不确认他是否知道养母如此待我。即使知道也会装作不知道吧。他总是避过养母给我零花钱,暗地里给我买好吃的,被我恶声恶气拒绝,还依然对我疼爱有加。一想到他在养母面前的低声下气,寒意便从我的心底咕嘟咕嘟地往外冒。

四合院里的婆娘们,基本以大伯母为首,今天捧东家长,明天揭西家短,她们就是四合院里的舆论导向。在她们眼里,养母无疑是失败的——自卑,无后,性情孤僻不合群,连捡来的孩子都养不熟。丈夫虽然对她好,可性格软弱,不敢在妯娌面前护他。她腰杆挺不起来,最终沦为大伯母们的消遣对象。

这样一想,我渐渐有些理解养母的所作所为,尽管常常被她折磨得独自垂泪。我恪守着与养父的协议,始终不曾对外人说过她一句不是,希望自己的坚持能够消融流言蜚语。

养母掐我大腿的事最终还是让人知道了,还传到了父母那里。

母亲让姐姐来四合院接我回去。那种感觉就像是天上突然掉下了一个大馅饼,而且指明是給我的。我大喜过望,赶紧收拾换洗衣物,冷不防瞥见养母冰冷的表情,瞬间停下了动作,像遭到电击一般。

最后在姐姐的催促下我才迈开双腿。也许是冥冥之中已有预感,也许是我还没从上次母亲的拒绝中恢复过来,面对大伯母、优嫂等人神情夸张的告别,我的欢喜在跨出四合院大门的那一刻烟消云散。

姐姐用力踩着自行车,快到家时,我的心仿佛下雨前池塘里的小鱼,忍不住要从胸膛里跃出来。我紧紧握住自行车后座,目光烙在姐姐背上。

“吱”的一声,没等姐姐停稳,我就从车上跳下来。门里有人扑出来,不用看我就知道,是哥哥!我飞身上去与哥哥抱在一起,像溺水的人遇到搭救者般紧紧抓住他。

“妈妈,妈妈。”我冲进屋,嘴里哇哇直叫。母亲披头散发跌坐在客厅里,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旁边是正在劝慰她的伯母。

母亲见到我立马把我拉了过去,摸到我的裤头突然把我的长裤褪到了脚跟上,随即哀嚎了起来。

“孩子,为什么不告诉我她这样对你?”

围在母亲周围的哥哥姐姐也呜呜地哭起来。我嗫嚅道:“我怕你伤心,怕说了你不相信。”

“你这个憨孩子,我去你们村买菜,撞见你大伯母的姐姐,她说你被掐大腿。”母亲哽咽着,“孩子,你把我心疼死了。”

母亲决定不再让我回四合院。哥哥姐姐开心坏了,连以后我睡哪儿都分配好了,只等父亲回来坐实这个决定。

四合院.jpg

开开心心地过了三天后,养父登门拜访。

母亲把养父拦在大门外。哥哥拉着我躲到他的房间,还把我的衣物藏到床底下,他简单地以为找不到衣服,我就可以不被带走。

养父一直不走,躲在房内的我们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两个人搀扶在一起,躲在角落,像落了难的灾民。吵闹了一会儿,外面突然安静下来,我的心不由慌张起来。

母亲拍门,哥哥磨蹭很久才把门打开。看到站在母亲背后的养父,我的眼泪滚落下来。虽然知道这是不可逆转的结局,可心里还是在祈求奇迹发生。

哥哥愤怒地指责着母亲:“你为什么说话不算话?”

我转头就往外跑,没跑出两步就被母亲从身后一把捞住。我奋力挣扎,嘴里大声叫喊,乱拍乱打,场面乱成一团。

母亲哭着说:“孩子,求求你跟他回去吧。”我转头看母亲,狠狠盯着她,我想知道她为何能这么狠心地一次次将我送人。她别过头不敢正面看我。“他跟我保证以后一定护你周全,一定视你如己出。”

“你们到底收了他多少钱?他为啥不自己生孩子,要早点生,现在的孩子都成串了。”

没等我说完,母亲就一巴掌掴在了我脸上。

“我们一分钱都没有收!他一个大男人在门口哭着求我,也挺不容易。他又怕你走掉,又怕老婆离开,还怕兄弟妯娌看笑话,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阿朱,妈妈也有苦处,你养父条件好,且只有你一个,你在那里会过得比我们更好,我们想去还去不了。”姐姐开始帮母亲说话。

我打断她,尖声大叫:“好吃好穿又如何!那里不是我的家!你觉得好那换你去!不过,我劝你也不要去,你姓黄,他姓姜,养母姓蔡,怎么听都不是一家人,怎么进一家门。”

养父不知何时已进屋,他走到我面前蹲了下来。“阿朱,你养母身体不好,我来之前已经跟她讲好了,我们不打算再要孩子,你就是我们唯一的孩子,我们以后好好对你。”

很明显,他在给母亲吃定心丸。闹到最后,我还是像上次一样被他轻轻背起。母亲拉着哥哥姐姐把我们送到大门口。

“嫂子,我们走了。”

(未完待续)


延伸阅读:

三岁那年,父母将我送人 | 无家可归的女孩(一)

七岁那年,我逃离养父母 | 无家可归的女孩(二)

从梦停到Ricki:计划生育下被遗弃的中国女孩

被抛弃的女孩:即使无法把握命运,也要走出自己的路

尖椒部落.jp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