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年夜饭背后,仇女和厌贫在自相残杀

蒙面女侠-孑然 · 2016-02-12 20:00
摘要:上海姑娘和江西小伙的一顿年夜饭刷爆了微博朋友圈,随后更是引发了性别与阶级的论战:陈岚文中的北京女孩,通过强调食物品味来固化阶层出身;刘春则自动为农村男孩代言,拿女性作为奖品,认为老天欠江西家庭“一个好媳妇”。但作为性别压迫和阶级压迫的重受害者的农村女性,却失声了。

最近出现的“上海姑娘逃离江西农村”虽然已被证实为假新闻,但是这个话题刷爆春节朋友圈。

IMG_7051.PNG

最后在微博更是引发女权主义者与为农村代言者的对战。昨天作家陈岚发表了《上海姑娘,不是逃饭,是逃命》一文。陈岚文中叙述的北京女孩算是真实的例子,远比这则假新闻来的现实。北京女孩看似有“家教”的隐忍的内心,是对底层贫困家庭无尽的羞辱,通过强调自己的食物品味来炫耀优越的家庭和阶层出身。

图为文中北京女孩对餐具的吐槽

640.jpeg

此文得到一部分人的赞同,特别是某些自认为家境优越的城市人,支持了那种嫌贫爱富的拜金主义。在文末,作者更是暴露了其阶级问题的保守主义思想,潜意识赞扬门当户对的婚姻,认为社会就应该有什么自然的阶层。

图为文末总结

640-2.jpeg

虽然作者打的是女权的旗号,但是作为一个农村家庭出生的女权主义者,是万万无法认同,这种以阶级地位来反抗性别压迫的“原始女权”。

同日下午,原搜狐公司副总裁刘春则发布两条微博,自动为农村男孩代言,觉得农村男性需要大城市女性当媳妇。博得一大波农村男性叫好的同时,被女权主义者批判地狗血淋头。

图为微博女权主义者评价刘春的微博

640-3.jpeg

640-4.jpeg

以陈岚为代表的城市小资女性,被刘春代言的农村底层男性,纷纷抢占谁才是政治正确的舆论,那么到底谁能赢呢?女性还是农村哪个更值得同情,每个人都忙着站队表立场。

图为该事件中的几个角色阶级和性别位置划分,“刘春”指刘春所代言的农村底层男性,刘春代表成功完成阶层上升的小资男性。

640-5.jpeg

以刘春为代表的上层男性,在阶级问题上,毫不手软拿女性作为奖品,颁给受尽资本剥削的底层男性,来填补阶级鸿沟的无底洞。以陈岚为代表的小资女权,觉得用阶级地位就能压制父权家庭,全然无视底层女性还在那当好媳妇,也是被她们鄙夷的没有家教的穷人。弱势群体之间互相攻击,消磨这些愤怒,而共同的敌人却笑得很开心,继续灌输着小资女性的拜金主义,农村男性赚大钱娶城市女的进阶梦。

而农村女性呢?作为性别压迫和阶级压迫的双重受害者,她们没有任何发出声音的机会,她们是春节还在厨房里忙活的妈妈和奶奶,她们是做了一大桌子菜却不能上桌坐着吃饭的女“主人”,她们是结婚后就得在夫家吃年夜饭的媳妇,她们是莆田被抱养的600多名“童养媳”。她们不可能变成小资女性,更不可能变成凤凰男。

作为一个来自农村也忙着逃离农村的女性,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者,不只是感到无奈自己叫不醒也救不了以我母亲为代表的底层妇女。更感到现实如此残酷,稍有些觉醒意识的人却成了,被性别压迫的和被资本压迫的人们忙着自相残杀。就像笼子里的螃蟹,不论是高级的还是廉价的都改不了内斗的毛病。

本文转载自“蒙面女侠-孑然”的微博,已得到授权。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延伸阅读

回顾年夜饭:为何成了“夫家专利”?

上海女孩与农村男友:教养无法弥合的阶层鸿沟

1454490199594139.jp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