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钢铁工人罢工:抗议减薪、买断工龄

2016-02-19 00:00 · 新声代
摘要:2016年春节之后的广州鞍钢联众工人大罢工,打响了产能过剩形势下南方钢铁工人斗争第一枪,对于那些在苟延残喘的钢铁行业中艰难度日的工人阶级来讲,具有特别重大的示范意义。

罢工.jpg

2月17日,鞍钢联众(广州)不锈钢有限公司的2000工人发起罢工抗议降薪,并且要求公司买断工龄,重签合同。工人表示,公司以经营困难为由实行待岗政策,令一些工人生活困难,现在又非法减薪,表面上说是不想放弃任何人、不炒掉任何人,其实就是不想赔钱,拖员工的时间,让员工自己走人。

据悉,17日当天有劳动局出面调节,但无果而终,工人继续罢工。

罢工.jpg

早在年前,新生代就接到广州鞍钢联众的员工爆料,由于经济形势不好,他们现在是待岗休假状态,不用上班,但是要不定期回公司报道,每月发放广州市最低工资标准80%的生活费,个人社保、住房公积金还要从中抵扣,每月所剩无几。

该公司是鞍钢和联众(台资)合资的,鞍钢持60%股份,2016年1月26日,为了因对市场形势,公司将要进行薪资调整并发布了通知,在工友看来,这是变相裁员,逼工人离职。

2015年年底,就有媒体爆出中国将迎来第二轮下岗潮,尤其是外资撤离和国企改制将会让很多工人失去工作。广州鞍钢联众工人面对的困难只是冰山一角,在东北和华北地区,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深刻反映了中国工人即将面临的生存挑战。

自2015年10月份以来,福建三钢、宣钢、成渝钒钛、包钢首钢长治、新抚钢等钢厂相继以生产线检修方式变相停产。而河北唐山地区不少钢铁企业高炉直接停产。11月14日,唐山淞汀钢铁厂宣布停产,成为继山西海鑫之后第二个500万吨以上的停产钢厂。

不仅民营钢企停产自救,大型国有钢企同样在艰难度日。据界面报道,天津某大型钢铁集团目前的开工率仅有三四成。钢铁企业的停产潮已经持续一年,而且停产规模越来越大。

钢铁行业的生产过剩是资本主义恶性竞争的必然产物,过剩危机伴随的是钢铁工人的不断贫困化,由此也引发了工人阶级的不断抵抗。

罢工.jpg

2015年年底,先后发生多起钢铁工人讨薪事件。

11月8日,陕西汉中钢铁公司全面停产。11月15日,汉钢几千下岗员工集体到勉县县政府讨薪

11月13日下午3点,唐山松钢最后两个炼铁高炉闷炉,宣布停产,几千多名工人下岗,一些情绪激动的工人要跳楼讨薪。

12月8日,唐山港陆钢铁1250生产线停产,1500工人罢工。

这些零散的罢工主要分布在钢铁行业集中的河北等地,此次广州鞍钢联众工人的罢工让我们看到了南方钢铁工人的现状与斗争。

钢铁工业中心.jpg

为了尽快甩掉钢铁行业的累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今年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以钢铁行业为代表的过剩产能成为结构性调整的重点对象,而且,2015年12月2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表示,将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支持地方在淘汰煤炭、钢铁行业落后产能中安置下岗失业人员等,首期资金300亿。

毫无疑问,继承了上世纪90年代国家对工人阶级开刀毫不犹豫的精神,这一次,不知道又要会多少工人被迫承担改革发展的代价换取资产阶级的进一步和谐发展。

对于下岗失业人员,国家设立了专项资金用于所谓的下岗失业人员安置,先不说这些资金对工人而言是否杯水车薪,这次鞍钢联众工人打出“我为鞍钢联众出生入死,鞍钢联众让我生不如死”的旗号,反映了还会有很多人面临被迫离职,资本家采取拖延政策规避成本,逃脱责任。

2016年春节之后的广州鞍钢联众工人大罢工,打响了产能过剩形势下南方钢铁工人斗争第一枪,对于那些在苟延残喘的钢铁行业中艰难度日的工人阶级来讲,具有特别重大的示范意义。


2015年工人维权事件:


【珠三角第三季度】劳工集体维权事件盘点

尾图.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