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张照片告诉你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女生节,而是……

绵绵Dancy · 2016-03-07 18:04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女生节”无非就是要用年龄、阶层和性魅力来把妇女分为三六九等。三八妇女节对劳动妇女价值和贡献的纪念意义现在被消磨得看不见劳动,更看不见劳动的妇女。今天尖椒部落通过一组摄影图片,为大家呈现顶天立地的女工故事。

女工,被赋予了多重身份:母亲、妻子、女儿、劳动者……但这些身份并不能体现作为她们作为个人的主体性。  

 以下图片来自尖椒部落与绿色蔷薇联合举办的《遇见过去的自己·我的宝贝我的故事女工摄影展》。摄影展回归“我”的身份,通过展示那些陪伴、支撑她度过生命经历的重要物品,让公众更了解每一个“我”的生活境遇和细腻情感。

1.jpg

我是阿秀,我最近做了全职妈妈。孩子还小,需要我全部的精力和关爱。我常常回想起以前打工时候的日子,那是一段虽忙碌但是比在家里有趣的日子。虽然打工很辛苦,但是在家里带孩子也有无奈和无聊的地方。我爱我的孩子和家庭,但是每天都围绕这块小天地转,确实有点单调乏味。煮好一桌饭,孩子他爸一个电话回来说:“今晚和同事去喝两杯”,就剩下我俩母子大眼瞪小眼。

我是建红,来自湖南。我来深圳打工好多年了。回忆以前在家乡的时候,每天虽然定时劳作,但相对自由。进工厂打工之后,每天就被那一分一秒捆绑住了。这手表陪伴着我整个打工经历,让我能够按时起床,按时上班。但那指针就一直滴滴答答的,喋喋不休地提醒我马不停蹄地奔走于工作和生活之中。我觉得,世界在变,但是自己却一直没有变化,经济上,事业上。和我的手表一样,一直都没有变化。

我是张姐。在电子厂工作的时候,因为上班时长期接触有毒有害化学水,患上了慢性苯中毒,白细胞减少症。现在只能保持白细胞不往下降,来稳定情况。得了这种职业病往往是需要终身治疗的。我想起自己工作那时候,可牛啦,20斤重的产品都是自己搬上搬下的。我其实不算是力大无穷,也会感觉很累。看着自己以前在工厂工作的照片,其实我感觉很唏嘘。

我是雪琴。小时候我就喜欢把家里的钟表和小器械们拆了装,装了拆,玩得不亦乐乎。我的前一份工作是在手表厂装配手表,一做就做了5年。2004年,我花了两百块钱报班去学电脑办公软件,想学点东西。终于,8年后我从车间走进了办公室。在绿色蔷薇工友服务中心做义工之后,我今年登上了2016年打工春晚的舞台,成为了一名耀眼的主持人。

我是小青。想起从老家出来打工的时候,介绍工作的人告诉我那间工厂包吃包住,待遇好的很。但是工作8个月后,工厂还是不给我们发工资。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吧,工厂把大门紧紧闭上,安排保安守在门口,不轻易让任何一个工人走出厂门,怕我们不回来了。受不了的工友们经过排查,终于发现了工厂里有一个下水道可以通往外面。我抛弃了我宿舍里所有个人物品,沿着下水道逃了出去。这个闹钟就是我在当年这个工厂花35块钱买的产品,我一直用到现在。

我是李大姐,我职业病苯中毒已经很多年了。这些年来,我只能卧床在医院,和病魔做着持久的斗争。这三年我的眼睛因为这个病而变得怕光,户外的阳光会让我眼睛感觉刺痛。这个春节我回家团聚,因为离开了医疗环境,现在眼眶都红肿起来。三年来我只能戴着墨镜走出户外,墨镜已经成为了我生活必需品。走在街上大家都会出奇:这老太婆怎么那么时髦,戴个墨镜上街呢?

我是伍大姐。我在生产手机壳工厂工作时,患上了职业病正己烷中毒,住院多年了。我晒出来的物品是一个绿色的绒毛豆荚。那是我以前在玩具厂做缝纫工的时候自己亲手做出来的作品。我把豆荚里面的豆子拿出来,把有拉链的豆荚用来做了自己的眼镜袋。一般情况下工友们都难以拥有自己生产的产品,工厂通常宁愿毁掉都不愿意给工友带出去。我很喜欢这个难得能够带出来的作品,它代表了我过去健康充实的生活。

我是陆玲。13年前来到深圳打工。我第一次来到“工友书屋”公益机构的那一天,正好是我的生日。没想到姐妹们买了一个蛋糕,给我办了一个生日派对。大家一人写了一张心形的小卡片送给我——这些小卡片,我一直保存到现在。卡片上写满了大家对我的印象和祝福。这群姐妹陪伴了我人生中一半的打工时间啊。这是我永远都会珍藏的记忆。

我是春秀,每天我穿着这件粉红色的工装,推着老自行车去上班。我已经在同一间工厂工作23年了。23年来,我没有涨薪、没有升职、一直是一名普工。为了工作,我们一家三口分别生活在不同的地方。我的朋友们都笑称我“是一个传奇的人物,一个厂待那么多年”。其实这哪里是传奇了。我现在最想的就是把值钱的养老保险补缴了,让我可以享受退休待遇,好好地和家人团聚。

我叫小鬼,2009年出来打工。手机是我打工时候最重要的物品,包括现在。我发现一个很普遍的现象,就是我们都不能拒绝手机。我觉得更主要的原因是:在我找不到任何人倾诉和分享的时候,它是我唯一能倾诉的工具,也是唯一陪伴在我身边的伙伴。我的喜怒哀乐,大多靠它传递。

我是丁当。把泛黄的信纸们和日记摊开摆在地上的时候,我想起从14岁开始出来打工时,我就开始写日记了。生活中的喜怒哀乐、点点滴滴都靠一支圆珠笔,一本带锁的粉红色日记本记录下来。多年来家人寄过来的信件、和工友们的通信,我都一张一张好好地保存下来。坐在信件日记中间,我笑得很开心,因为我拥有这样真实、明媚的过去。

我是万万,我从湖北来,到深圳打工10年了。打工生涯中我最喜欢用收音机听“971音乐下午茶”节目。为了能听到自己喜欢的节目,我上班时常常被主管和组长训斥,但这依然阻止不了我喜欢听收音机的爱好。因为它能让我的打工生活更加充实快乐,同时也可以为我带来音乐和知识。更重要的是,我能够接收更多外面世界的信息。


延伸阅读:

专题:以女工之鸣,为“三八”正名

生育为何让你贫困?深圳流动女工生育保险调查报告发布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和深圳市绿色蔷薇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合作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绵绵Dancy
一个关注LGBT权利、妇女权利的互联网设计师,跨界摄影师。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