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的代际剥削:为出彩礼花光积蓄,照顾怀孕儿媳如“敬神”

郭睿 · 2016-03-12 00:00 · 凤凰网
摘要:重男轻女造成性别比不平衡的恶果,以及农村婚嫁耗费的巨大成本,已经逐步改变了传统乡土格局。作为资源被交易的女性,与年轻丈夫一起,构成代际剥削的主体。

3.jpg

禁止焚烧秸秆的标语,类似的标语还有“坚决征收社会抚养费”,郭睿摄

大张村族谱记载,该姓人家自明初由山西“洪洞大槐树”迁来,繁衍600余年,为该乡、该村大姓。宗族时代的紧密联系已被市场经济冲散,然而在小家庭中,子女婚事仍是父母的“责任”

大张乡是8路车路线的重点一站,公交车在这一站停留最久,从乡里到县城火车站需要25到30分钟,火车站广场上有着老城区唯一一家报刊亭,里面的杂志只有三种,《读者》《知音》《故事会》,没有报纸。智能手机在几乎所有年龄段的人之间流行,获取信息的途径变为一个个软件。

房地产大热波及到中原乡镇,大张乡中心已有开发商盖起了楼盘,不乏附近小村庄的人家前来购买,尚未封顶已发售一空,多为儿女购买的婚房。一套三居的价钱是二十多万,虽比不上县城三四十万的价钱,对于人均年收入刚刚过万元的中部农民而言,依然是沉重负担。

天价彩礼带来的怪相之一是父子反目。张兴明在上海打工,和同乡一起做会展展架,世博会的一部分展架就是出自他们之手,活儿多的时候,一天能有三四百甚至七八百的收入。这样忙的时候并不多,为了给家里儿子娶亲,他跟妻子生活节俭努力攒钱。媒人说了亲事,走完了一系列的“换手帕”、“送好”等流程,房子盖好,彩礼送去,到了婚礼前一天,儿子又提出,女方要求买辆车。

此前张兴明跟同乡“炫耀”过, 自家儿媳省事,不要车。结果婚礼临头,又来了这一出。为了盖房和出彩礼,张兴明已经花光了家中积蓄,甚至跟亲戚举债。若再买辆车,实在不堪重负。儿子却不听,表示不买车就娶不到媳妇。父子俩说着说着吵起来,吵着吵着开始动手,张兴明拎起棍子把儿子打晕在地。最后车没买,婚自然没结。张兴明继续回上海打工, 同乡笑他,怎么对儿子下得去手。他回答,“不是我把他打晕,就是他把我打晕”。

刚刚升级为婆婆的李敏霞,戏称伺候儿媳如“敬神”,儿媳结婚没多久就怀孕,早上一杯热牛奶端到床前, 晚上倒好洗脸水洗脚水。李敏霞的丈夫儿子在外打工,她在老家照顾儿媳,还有怀了二胎的女儿。想去村里帮人拆房子刮砖,能挣个几十块,结果刚去了两天,家里孩子纷纷感冒,她只得回来照顾病人。

儿媳刘丽静手中的iPhone6s,也是婆家人买的,土豪金仿佛彰显了她在家中的地位。尽管李敏霞对儿媳笑称,等孙子出生,"我就专心伺候他,不管你们了"。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部分地名、人名为化名

节选转载自凤凰网,原文标题:堕胎男婴与早婚回潮,高价彩礼改变的农村婚姻市场


延伸阅读:

农村婚介所:女儿是“资源”,彩礼动辄四五十万

尾图.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