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炮?你约得起吗?

鸟酱 · 2016-03-15 00:00 · 尖椒原创
摘要:你有过约炮的经历吗?或者,听说过陌陌、探探之类的“约炮神器”吗?下载一个软件很简单,之后要付出的成本却是超出想象的。原来约炮也是有钱人才玩得转的游戏。

开始约炮一段时间后,我才突然意识到,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沉思.jpg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谁在买单,男人还是女人?

第一次有这想法时,我正走在地铁站里,去见炮友A的路上。

他到本市出差,我们约好了那天晚上见面。但有一个麻烦,就是正好当时本市有重大的经贸活动,商人们把稍微像样又便宜的酒店几乎都订满了,酒店的租金也涨了好多。他告诉我,对这儿不熟,找不到合适的酒店,我就自告奋勇承担了预订酒店的任务。

预订后还有一个问题,谁来付钱?我下了地铁,走在地铁站里,离酒店已经很近了。而他还没到。

在这之前,约炮时都是男方付的房费,我从来没为这事操心,只要开开心心地去见面就好。但是偶尔也会想,近三百的房费对于普通工薪阶层或者学生们来说,会不会是个负担?有的人一个月约上几次,房费数目可就不小了。

好了,我要等他来付费开房吗?还是自己去把钱付了等他?嗯……为了约炮而多出一项“计划外”开支,这还真让我有些犹豫,本来收入就不高啊!可我总不能就为了不付钱,明明到了还在外面磨蹭吧?

捂脸.jpg

后来我还是先上去把房费交了。

有了第一次,后来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随着约炮开支的增加,我开始感到有负担。不只是偶尔支付房费,买吃的、酒、套套、按摩油,甚至为了满足炮友的爱好而专门去买裙子、情趣内衣和玩具、高跟鞋。这些开支加起来,自己算算都有些吃惊。

原来约炮成本那么高!

但我的男性朋友们显然不同意。许多男人都不相信,一个女性,约炮也要花钱?开房、吃饭、甚至买情趣用品,不都是男人的事儿吗?女人愿意约,男人就偷笑了,怎么会让女人花钱?!

可不是嘛,在我没好好想过这件事儿之前,潜意识里也不知不觉默认了,男性就该负责这些费用,但是等到这时,我看着他们的反问和疑惑,就气不打一处来。

凭什么觉得我们女人就是单纯享受的,觉得我们约炮好像占了你们大便宜?

骄傲.jpg

一个女友告诉我,她在约炮前,要花钱花时间去美容、买衣服什么的,开支每次都从500-1000不等。这虽然是个例,但是看看我自己,不是也常觉得,男方负责开房,那我要买好吃的、套套、情趣用品等来回馈和平衡,自己也开支不少吗?

从我身边的一些女性朋友的经验看来,女性也会为约炮买单。可大多数男性仍觉得女性是单纯享受的一方,这是为什么?

有一个有趣的研究,调查中,男人们100%都认为是自己在付账,而女性们则说至少33%的费用是自己承担。(任珏《在深圳,炮要怎么约》。研究还提到,受访的约炮者中,男性收入普遍比女性要高许多)看吧?在约炮上,女性有一些开支是男性不知道的。就比如我买好吃的好喝的、买情趣用品营造气氛,这些开支炮友们怎么会想到?

“你以后约炮别再自己花钱开房、买吃的了。和我约的时候也一样。”一次聊天时一个炮友对我说。

“怎么突然提到这个?”难道我的拮据和犹豫被看出来了?

“其实很多男人只要能约到就很高兴,根本不在乎这些开支。约不到,去买性服务,更贵呢!”他说。

哦……可不是嘛!

但是,让我在对方面前承认“男的就该为约炮买单”这点,我又还是宁愿自己出点钱算了。唉……

约炮这事儿,谁能玩得起?

说了那么多,还不是因为我收入低,所以对这所谓“为了自己性愉悦而付出”的开支感到有负担。

我和一个同样收入不高的炮友,为了找合适的酒店,曾经半夜的在一个居民区周围绕了好几圈。各种小旅馆不敢去,怕不卫生,贵的地方不舍得。他大概是耐着性子在配合我的“挑剔”,可是女生在生理结构上的确对于环境卫生更加敏感。那些床单被褥上还带着没收拾仔细留下来的上一位客人的头发,毛巾浴巾散发着霉味儿的小旅馆和旅舍,一走进去就让我的身体开始瘙痒,实在没法好好享受这一夜啊!

约炮.png

在我刚开始约炮时,闺蜜Y就告诉我她总结的六条“约炮守则”,其中一条是“酒店一定要四星级以上”,而且默认是男性支付。我当然不听这一套——如果都这样要求,没钱岂不是连炮都约不起?

可事实上,半年来我所认识的约炮世界,的确是一个没钱就玩不起的游戏。

曾有一个炮友,简直带着对我感恩戴德的心情在见面。“男人约炮太难了。在陌陌上不放几张有车有房有钱的生活照,女生们都不愿意理你,打招呼都不回复。”放屁,谁说女生约炮一定看这些的?我有些忿忿不平地和另一位炮友提起这事儿时,这个做金融投资的家伙不屑地说:“真正有钱的人谁上陌陌?有钱人根本不缺炮!”是啊是啊,有钱的人,是不是什么都不缺?

在一个社(yue)交(pao)软件上,我曾收到来自另一个遥远城市的约炮邀请。对方是一个跨国高管,看到我写的几篇关于性的短文,对我有了兴(性)趣。“只要你答应,随时可以帮你买机票,你在这边的所有开支我来负责。”而同时,另一个与我神交已久的男人,因为和我一样拿着微薄薪水,而只能和我在网上不甘心地打了几个月“嘴炮”:“总有一天要去约你!”唉,哪一天呢?

约炮.png

最让我感到约炮世界里的阶层差别的,还是这个事儿。

两个月前,一个陌生男人在社交软件上跟我打招呼,说自己在银行工作,在本市有房子。他发来的相片上,有着夸张的肌肉,带着不太合脸型的墨镜。我对他总是有意无意透露自己的境况感到厌烦,这似乎又是一位对自己生活很是得意的城市中产。但是在不冷不热的交谈中,我们还是发掘出一些共同话题,聊得不错。

在准备见面时他突然说:“你能不能为了我把开房的钱付了?”

我以为他在开玩笑:“你那么穷?”我们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我不想见面了,他一急,主动开了房,请我一定要去。我带着只见见面聊聊的准备,到了那里。

见面后,我吃惊地发现,他在网上展现的一切,都不是真的。职业身份、样子、身高、年龄……大概只有生理性别没在胡说。

注意.jpg

我没有进他开好的房间,而是坚持一起在外面的奶茶店聊聊。

他坐在我对面,因为紧张,双手交握在一起,不断地互搓着。他的手指粗而短,露出来的两个拇指上带有厚厚的茧子,指甲不太干净。这是他第一次和陌生人约炮,因为紧张,很多时候甚至说话有些卡壳。偶尔,他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就自嘲地用手捂着眼睛自己笑了。这是一个在现实中害羞而腼腆的家伙。

我面对他,竟然无法因为他撒的那些谎而生气。他大概是做小工或者建筑工一类的工作,之前为了和我继续交流下去,而给自己瞎掰了一个身份。他也许只是和许多人一样,认为要在社交软件上伪装成有钱有地位的人,才能得到女性的青睐,所以才撒谎。

他找的酒店,房费起码两百多。他曾问我能不能出钱开房,原来是真的为了这个感到负担。我说要把房费退给他,他没说不要,也没说要。但我看出,那对他来说不是随便花销而不会心疼的一笔开支。我坚持把钱还给他,然后离开了。

有钱人可以支付昂贵的代价让ta们喜欢的人“千里送炮”,而我们,我眼前的这个人,还在为约炮时的房费发愁。

这个游戏,还真不是所有人都能玩得起。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鸟酱
双性恋,独立撰稿人,独立电台“婊酱FM”主播,享受性愉悦的女权主义者。
延伸阅读
新鲜事
新鲜事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