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去产能,工人该如何当家作主?

新生代整理 · 2016-03-15 12:28 · 新生3代
摘要:新一轮打着去产能,降成本旗号的资本运动汹涌而来,为国企和社会创造财富的工人们却被当作包袱和累赘要丢掉。

近日,黑龙江又又(shuang)甲鸟(ya)山的矿工“散步”,在两会期间显得尤为抢眼,这让我们不得去想起上世纪90年代那轮打碎了多少工人阶级饭碗的国企改革,无数工人被迫走上街头,为了工人的权益而斗争。

如今,历史再一次重演,全国各地工人跃跃欲试,新时代的工人又将如何吸取经验教训,让压迫者滚到历史的博物馆去呢?

黑龙江双鸭山.jpg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咱们工人有力量!”

1960年,鞍钢宪法颁布,规定工厂实行“两参一改三结合”。所谓“两参”就是干部参加生产劳动,工人参加企业管理。在此之前,管理阶层就意味着要有一定的管理经验和一定的学历,而普通工人即使经验丰富技术过硬也总是被看成是没学问没知识的。

干部仅仅从管理角度出发也常常因为不了解真实生产情况而犯官僚主义错误,自上而下的专业管理也让技术大权总是掌握在一小撮人手里,普通工人被排斥在技术门外。而所谓的“一改三结合”就是改革企业不合理的规章制度,实行企业领导干部、技术人员和工人三结合。这就打破了原先的技术人员制定的不合理制度对工人的束缚。

“三结合”更是消除了工厂内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分工,从此工人也可以参与管理、参与规章制度的制定。三结合之后,工人也可以当技术员当干部,工人参与技术创新的热情由此被大大激发。

1960年3月11日, 鞍山市委关于工业技术革新的报告提到了这么一个例子:鞍钢第二初轧厂继创造“七双”轧制线成功,从送料到成品的整个操作过程中,实行双夹、双运、双轧、双推、双剪、双吊、双翻,可提高设备能力百分之三十到五十之后,又在原来只能生产半成品的连轧机上进行革命,试轧成功型钢成品。这样由钢锭一次轧成钢材,不再加热,既可大大节省原材料,提高钢材收得率;又解放了型钢厂的生产能力。这只是当年工人参与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运动的缩影。

黑龙江双鸭山.jpg

“我们是国家的主人!”

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工人阶级一直享受着“低工资、高福利”的待遇。虽说计划经济30年来工人平均工资水平变化不大,但却能享受比较完善的劳动保障待遇以及相对较高的福利待遇。如果发生生老病死伤残等情况,可以按照一定的条件和标准享受一系列相应的劳动保障待遇,包括医疗、病假、职业病待遇;退职退休离休待遇等等。

除此之外,国企职工还享有高福利待遇。单位举办的集体福利设施包括职工集体文化娱乐活动设施和集体生活福利设施两方面。文化娱乐设施又包括文化馆、图书馆、 俱乐部、球场和业余学校等,而生活设施更是包含食堂、宿舍、托儿所、幼儿园、理发室和浴室等,几乎涵盖了个人生活的每个方面。一些举办福利设施有困难的单位也往往会通过补贴的方式减轻职工的开支。

用一个国企老工人的话说,当年的国企大院就是一个小社会。在郑州西城区就曾经有这么一个国企大院,厂区和家属区基本都在一个较大的区域里。这里从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拥有一体化的配套教育体系;这里从劳保、工会、医院到文化中心,职工拥有一条龙的福利保障机制。在老国企工人心中,他们是真正的 “无产者”,是国家的主人。工厂就是他们的家园,他们的整个生活甚至整个家庭都和工厂的命运联系在一起。

事实上,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国家政策和意识形态确实赋予了工人以特殊的身份:在政治上是国家的领导阶级,在经济上也是国家和集体所有的生产资料的共同主人。这种自豪感伴随着老国企工人走过了国企的辉煌岁月,却在随后的改革大潮中迅速消失不见了。

黑龙江双鸭山.jpg

国企去产能,路在何方?

昔日热闹的国企大院,已经被市场经济的大潮冲击的支离破碎,渐渐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改革了,改制了,工人下岗了。工人还是国家的主人吗?看看周围灰头土脸的工人兄弟,想必大家都在心中暗暗摇了摇头。

这群将整个青春、家庭都献给工厂、企业的群体迅速老去了,如今国企年年喊改制喊创新,可曾有考虑过这群人的利益吗?任何一个社会的绝大多数人民都是普通劳动者,国企的改制也应该立足于人民的利益出发,不能成为少数人牟利的机会,更不能成为私营企业主掘金的矿源。

新一轮打着去产能,降成本旗号的资本运动汹涌而来,为国企和社会创造财富的工人们却被当作包袱和累赘要丢掉。资本对工人的压迫欲望是没有止境的,尤其是经济危机的情况下会更加丧心病狂,工人只有保持足够的警惕和团结,或许能借机形成自己的组织和力量,为更长远和持久的斗争打下基础!

尾图.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