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秀华谈离婚:从心里去掉恐惧

杨璐 · 2016-03-20 00:00 · 每日人物
摘要:余秀华的父亲余文海说,这一年,余秀华明显开心了不少。出名后,她自己有了经济能力,离了婚,摆脱了婚姻带给她的压力。

本文经授权节选转自每日人物(ID:meirirenwu),原文标题《诗人余秀华,终于,离婚了|长报道》。

余秀华.jpg

长工费

2015年4月,母亲周金香被查出肺部有淋巴,最终确诊为肺癌。余秀华取消了所有的活动,赶到医院陪伴母亲化疗。家人提议让尹世平来帮忙,后者的回复是:这是打长工,要收钱。这让余秀华一家感到心寒。

“那是余秀华最纠结最痛苦的时候。”因为拍摄余秀华的纪录片,范俭几乎见证了余秀华从犹豫到下定决心的全过程。

“我真的不是说想结束一段婚姻而寻找新的感情。我就是想从心理把我这种恐惧感去掉。”余秀华说。她也想过,在风口浪尖上离婚可能会引来非议。但这个念头只在脑海中存在了一瞬,她就放弃了。

一笔数目客观的稿费是余秀华“一夜成名”后得到的最实际的收获。稿费一到,她立马提出了离婚。

尹世平说,离婚可以,他在余家这20年,相当于做了20年长工。他张口索要100万元长工费。余秀华怒了,“婚姻里有什么长工费,你把这个长工费找出来我看看?”

2015年12月4日,受余秀华的委托,范俭找到了在北京某工地做建筑工人的尹世平,劝说其同意离婚。尹世平对离婚的态度摇摆不定,“感觉有50%以上想离”,至于不想离婚的原因,其中一条是:余秀华出名后把自己甩了,心里不平衡。

几经协调,尹世平说:“离婚后,我连个家都没了,你给我搞一套房子就离。”

余秀华说,“好,那就搞一套房子。”

她几乎把所有的稿费都给了丈夫,承诺给丈夫在村子里盖一栋楼房。父亲余文海担心女婿受苦,唠叨女儿给少了钱。余秀华怒了,“我就这么点钱,几乎都给他了,要给你给。”

尽管终于可以离婚,但余秀华还是为给出去的钱心有不甘,她给刘年打电话哭诉,说:“他折磨了我20年,还让我给钱给他,亏死了。我想找个机会揍他一顿。”

余秀华.jpg

图 贾代腾飞

没有人再对我们说爱了

2015年12月14日,余秀华终于拿到了离婚证书。

为了这张离婚证书,她还闹了一个笑话。

民政局的工作人员问:“你是不是神经病?”她敏感的自尊心被触及,猛地拍了一把桌子,说:“老子就有神经病。”工作人员要求她去医院开证明,否则不予离婚。事后,她观察了两对办理离婚的夫妻,发现这只是例行问题。

她懊恼自己敏感的自尊心,一遍又一遍地说自己傻。

“虽然我不知道以后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但是我按照自己的心愿完成了这件事情,我不指望以后的生活可以获得幸福,我问心无愧。”离婚后,她在一档节目里说。

她变得更爱美了。今年正月,她去了一趟美容院,做了纹眉和染唇,花了一两千元,她有些心疼,却又觉得值。她觉得自己还是一个小女孩,夏天的衣服都是裙子。有时又会担忧,脸上起了皱纹,紧急买了眼霜。

余秀华的床边,贴着一幅破了一半的诗抄,隐约可以看出是《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这是去年爆火时粉丝送来的,据说抄写者写了5遍才觉得满意。问另一半去哪儿了?“破了就撕了呗。”她说。这也是她现在对于爱情的态度——不抱期望。

在范俭的眼中,这是余秀华的一种脆弱——渴望爱情但又必须不抱期望

其实,成名后的余秀华也有年轻的仰慕者。去年在广州出席活动时,一个18岁的小男孩向她表达了爱意。他扶着她走路,给她梳头,这些小动作,让她感到害怕。“他说喜欢我,我说,你喜欢你妈妈吗?”

余秀华劝走了小男孩。“太小了,小孩子不懂事。一个18岁的小孩子没有经历过什么感情教育,一个40岁的老女人想引诱他的话,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那有什么意思呢?我不能伤害别人,这是最基础的。”

余秀华.jpg

吃过早饭,余秀华逗猫玩,露出了开怀的笑容。余秀华的父亲余文海说,这一年,余秀华明显开心了不少。出名后,她自己有了经济能力,离了婚,摆脱了婚姻带给她的压力。图 杨璐

对于现实,余秀华清醒的很。“30多的男人,结婚了你还要为别人生个孩子吧,想都别想。40多岁的成功男人会找20多岁的小姑娘,这是大趋势。50多岁的男人有什么用呢?我还玩黄昏恋吗?”她说。

2016年3月3日,余秀华发了一篇新的博客,是一首诗,诗的名字是:《我们老了,没有人再对我们说爱了》——

是的,多少让人沮丧。

黄昏里的花香正在淡去

一些小蝙蝠倒悬的身体如同刺在心尖上的话

心尖上的话,比蝙蝠倒悬得还高

我们点燃炉火,火光颤抖

你不允许我说话。

衰老的身体敏感于空气的波动

你说钥匙太多了,不利于谜语(衰老是最后的谜语啦)

你看,我并不关心天上的星群

也不关心温热的气流里一些回窝的鸟雀

我那么远赶来,就想赞美你无处安放的沮丧

火狐截图_2016-03-16T08-25-57.351Z.png

每日人物.png

每日人物(ID:meirirenwu)——记录这个时代值得记录的人


上一篇:

女诗人余秀华:人生本来就是一场虚惊

延伸阅读:

余秀华:如果我有女儿,坚决不让她做良家妇女

“一个人的横店村”:读女诗人余秀华的诗

尾图.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