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在讨论和颐性侵事件 我——一个残障姑娘 在思考神马!

DAWS小组 · 2016-04-08 17:00 · 微信公号 有人杂志
摘要:今天,会不会有人需要你的陪伴,有没有人向你呼求,你是旁观者,还是发声者?我期待,我们同一战线,在一起。

这几天热搜的微博头条,就是非常应景的有关性骚扰,北京和颐酒店性骚扰女顾客事件。这个事件热搜了一天,想必大家都清楚了,如果不清楚可以看看以下视频

事件女主人公弯弯-2016这样在微博表述:

监控显示这个男的一直在酒店徘徊,当天已经下楼走出酒店,在门口看到我又尾随我进入酒店。当时我房卡一下没找到,跟着一个同样到四楼的人一起到了四楼,然后走出电梯到过道上找房卡。这个男的就过来问我你在哪个房间的?我说干嘛我又不认识你,他就开始强行拖我走。并且用力掐我的脖子和脸颊不让我呼救。

这时候路过一个酒店清洁人员,因为觉得像小两口吵架,所以并未强烈制止。我趁机打110报警,奇怪的是这个男的也开始打电话叫人。当时我害怕极了,是不是要叫一群人来把我掳走。后来我想下楼逃跑,他拉着我的头发把我往楼梯通道拖,幸好我坐在地上不方便他拉才延长了被救的时间。

整个过程持续了5.6分钟,在一个全是监控摄像头的地方,没有任何安保人员,酒店管理人员出现搭救。值班经理也是在前台被打爆,事情结束之后才姗姗来迟。当晚笔录做到两点多,我朋友来接我去她家住,直到现在33个小时过去,酒店方不仅没有一个人来电关心我是否安全,当晚住宿怎么解决,情绪是否稳定。

更可恶的是第二天我去前台拿行李的时候,接班经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并且对如此恶性事件置之不理。前一天在场的那个经理则手机关机,无法联系上。投诉携程也没有得到反馈,公安部门也没下文,谁能来给我一个交代!

如家酒店方面发表声明:

如家酒店声明

网友们的讨论是五花八门:

和颐酒店事件讨论

OK,以上观点都有道理,那我作为一个残障菇凉,我要讲些什么呢?

首先针对公共空间性侵害,比起普通女性,这里还有一类女性更容易受到性骚扰甚至是性侵害,那就是视障女按摩师。在相对封闭的按摩室内,即使是公共营业场所,由于这些女性的视力原因,一些不安分的男顾客会对一些看起来好欺负的女按摩师上下其手甚至提出更过分的要求。

而我自己,作为一个酷爱旅行(有时独行)的残障菇凉,来分享一下那些年我走“江湖(浙江西湖)”耍过的“流氓”!

我记得我十六岁的时候就觉得全天下我得去走一遭,所以在我高中毕业上了大学以后,我就开始各种和朋友各处玩耍旅行。可是偏偏我的心里住了一个流浪三毛文艺女青年的梦,想要独自出门远行去邂逅我的“荷西”。无奈我是脑性麻痹(脑瘫)小伙伴,还是一个女孩子,家人朋友们说什么女驴友独行遇到性侵,被谋财害命的新闻给我听,说什么都不放心我一个人出去。可是我下定决心干的事,99头牛也拉不回啊, 就这么愉快的和自己做了决定(当然不能告诉父母啊!)独行江浙沪,10天,我包邮“游”了!

我剪了个酷帅短发,信了谣言,为了安全。

QQ截图20160408105046.png

旅途全部是住客栈青旅什么的,和男生混住有木有,你问我什么感觉?没感觉啊,大家都超级nice的说。可是在西塘好美丽的夜晚,确实也有遇到人品不怎么好的男孩子,在酒吧喝了点酒就对着我隔壁坐着的漂亮小姑娘言语挑逗,态度亲昵,想越过我对她上下其手,nono,话说我得做点什么对得起我这一头帅气短发,所以呢我就推了一下那个男生,然后冲着他大喊了一声,吓了他一跳,顺便忽悠他喝了一管芥末柠檬汁,因为他已经半醉了,感觉要被那管芥末辣醒了,我们感觉形势不妙就借口溜了。是的,我耍了“流氓”!

还有就是我回家坐火车回家,因为没有,那天我穿了条牛仔短裤,话说超帅的好吗!可是我旁边坐着的几个猥琐大叔们盯着我的小粗腿看,可是我的颜值当时也没有那么高呀,腿也没有多么细长呀,胸也是飞机场啊,有什么好看的呢?事实证明性骚扰和你漂不漂亮没有直接关系,可能是看我长得像小绵羊,好欺负。然后他们就问我叫什么呀,上大学了吗,家住哪里套近乎什么的。我不理,不太好,要不要走远点,可是这是我的位置呀,要不要飙脏话,好像更加不合适。他们提议打起扑克斗地主,这个我擅长,还玩钱,呵呵,老娘报仇雪耻的机会来了,OK,我才不管你们看哪里说什么,就是我要赢,于是我加入了斗地主混战中,玩了几局我基本上是稳赚了车费,不过多久就下车转车了。是的,我耍了“流氓”还赢了钱。

照理说我现在说起来好像应该是很得意,因为我可以一个人跑得了全国还耍得了“流氓”,可是不,我反而觉得我很失败。因为在公共空间,我安全出行的环境在哪里?每个人都在告诉我,要如何学会保护自己,如何避免伤害,遇到危险如何全身而退,却很少有人告诉一个姑娘,一个残障姑娘,你是不是也可以勇敢地站出来,阻止别人,制止危险。你们是不是可以告诉每一个男孩子,尊重每一个女性,因为她们可能是你的母亲,姐妹,阿姨,同学,朋友,你们不应该因着荷尔蒙和父权架构下的鲁莽去伤害任何一个人。

人们告诉我们要学会自卫,尽可能少出门现眼,特别是残障姑娘,你们都瘸了,都瞎了,都聋了,都弱智了,还出来干嘛?这不是给社会添麻烦嘛!难道我瘸,我瞎,我聋,我残,我弱智,就是你伤害我的理由吗?难道我就不应该出来参与社交活动?肢体障碍,心智障碍的女性被性侵害的案例比比皆是,大众媒介都在呼吁,保护脆弱群体的女性,谁来给施暴者教育惩罚呢?谁来监督公共环境的安全治安?社会政府法律的责任是什么?抓住犯人,关起来,然后呢?我们每个人是不是能做些什么!告诉你的丈夫,父亲,兄弟,孩子,朋友,每一位女性,无论残障与否,都是独立的社会人,生而为人,拥有人的尊严,都值得被善待,被尊重。我们的看似“柔弱”,不是你们有机可乘的借口。比起保护,我更想请你拿出绅士的尊重。Be a gentalman!

最后我要说的是:我们在这里,和你在一起,绝不姑息。目击的真相是我们的武器,我们拒绝保持沉默,这是属于你我的战役!

QQ截图20160408104954.png

我想要免于恐惧,谴责罪犯、性侵和暴力,平等参与的社会。


延伸阅读

女生酒店遇袭,找个男人保护你? | 直男拉拉同居日记

反对性骚扰,既需要当婊子更需要立牌坊

社会中高阶层的女性依然脆弱,“女性自强”不是问题的答案

1459390158703397.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