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严非京籍入学政策来了 你的孩子有学可上吗?

2016-04-14 10:27 · 今日头条
摘要:又到北京义务教育入学新政发布的季节,每年的“幼升小”非京籍儿童入学政策,都会引发热议,各种不同声音纷至杳来。而越来越收紧的政策越来越严格的审核,将很多为这个城市提供服务的人的孩子将不得不回到老家,由“流动”转为“留守”。

又到北京义务教育入学新政发布的季节,每年的“幼升小”非京籍儿童入学政策,都会引发热议,各种不同声音纷至杳来。

1-16041315515E60.png

严控人口和入学公平的两难境地

针对非京籍儿童入学,政府其实处于严控北京人口规模和适龄儿童入学公平的两难境地。

虽然目前北京义务教育入学政策还没有公布,各种消息不胫而走,从年初到现在,关于非京籍儿童入学的总体态度是“严控”,和2015年没有太大区别。

但在实施细则上,2016年非京籍入学政策是史上最残酷的了。

相关材料是玄机所在

在入学宏观政策,今年非京籍入学政策没有变化,根据北京市义务教育入学政策,非京籍儿童入学继续坚持“五证”审核:(1)在京务工就业证明。(2)在京实际住所居住证明。(3)全家户口簿。(4)在京暂住证。(5)户籍所在地街道办或乡镇政府出具的在当地没有监护条件证明

非京籍入学 五证

从政策的要求上看,并没有什么门槛,但从两年前就要求提交“五证”外,还有其他“相关材料”,玄机就在这个“相关材料”上。

“相关材料”其实指的是社保记录,审核权力在入学地教育行政部门,由各区的教委来审核各种材料。

有媒体曾经统计过,相关材料包括:父母双方劳动合同、社保记录、在职证明、父母双方所在单位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结婚证、生育证、流动人口婚育证、租房合同、房租完税证明、房租完税发票、居住房屋的水电费单据等

以石景山2015年为例,审核申请人及其配偶均需提供在京务工就业证明并在京缴纳社保,且父母一方在石景山区工作、并在石景山区缴纳社保,社保缴费起始时间不晚于2015年3月20日。

这个条件说明,你住在石景山,没有在石景山工作,孩子不能在石景山入学。

非京籍孩子入学政策越收越紧

2016年的非京籍入学政策丝毫没有放松,反而在加紧。从各区陆续放风出的政策来看,主要的关口在社保记录上,呈收缩状态。

非京籍孩子入学有多难

某区在今年非京籍入学政策上,采取入户调查和动态审核,所谓入户调查,主要针对那些在辖区学校内就读孩子父母租房不规范进行核验,防止虚假租房,谋求学位动态审核主要是审核非京籍孩子父母的社保记录,也就是说,2016年父母符合入学条件,孩子在该区学校就读,社保记录不能中断,随时审核社保记录,如果中断,会有影响。

另一个教育强区声称,申请人的社保在其子女入学后出现中断,对其子女连续在海淀区就读将会造成影响。申请人子女获得海淀入学就读资格后,应按月正常连续参保和缴费,如有中断,将对该申请人子女未来在海淀区升入初中产生影响。

这两个区此态度语焉不详,这是对非京籍入学儿童父母的提醒和告知,让这些孩子父母得知,非京籍入学很难了,赶紧离开北京。

在政策实施层面,社保中断对已经入学的孩子应该不会产生影响。如果一个非京籍孩子2015年符合条件,随后在海淀区入学,如果父母的社保在2017年中断,难道要把孩子赶出学校吗?最多也就是在“小升初”受到影响。

多少非京籍儿童会失去学位

毋庸置疑,非京籍入学政策主要的关口在社保记录上,会越收越紧,堪称史上最残酷入学政策。意味着将有大批适龄非京籍儿童在北京失去学位。

关于非京籍学生的总数,流动性大,统计困难,政府也没有一个客观的数据,自然无法精准地给出,这种政策会让多少孩子失去学位。但从目前掌握的数据中,还是能推算出一个大概数据。

北京2015年公布过一组数据,截至2014年底,北京义务教育阶段在校学生为112.8万人。其中,义务教育阶段非京籍在校生共有47.08万人,占全市义务教育在校生总数的41.74%。从2016年到2021年,非京籍学生占全市义务教育在校生总数的比例会逐年下滑。原因就是最残酷的非京籍入学政策。

以海淀区为例,2015年小学报名登录系统28740人,非京籍7494人,审核通过6495人。而在2014年非京籍9603人,审核通过7340人。在非京籍入学人数绝对值上,2015年比2014年减少了800多人。

丰台区2016年非京籍儿童小学入学预计人数是3500人,到2017年是3000人,2018年是2500人,每年减少500人。未来几年,小学入学人数中,京籍学生和非京籍学生的比例逐步由6:4过渡到8:2。举例说明,如果今年丰台适龄儿童小学入学总人数是10000人,非京籍有4000人,到2022年,只有2000人符合条件入学。

由于各区的入学政策不同,各区的状况不同,非京籍儿童数量不同,很难有一个精确的估算,但从海淀和丰台逐步收缩的非京籍小学入学人数,能发现递减的规律,城六区再加上昌平、通州等远郊区,6年时间,如果按每个区每年减少400名非京籍学生计算,每个区6年平均减少了2400多学生,意味着,6年时间,全北京14个区有3万多的非京籍适龄儿童在北京失去学位。


延伸阅读

资源不足是流动儿童不能在城市平等接受义务教育的理由吗?

6000万留守儿童,“只生不养”?怪我咯!

深圳,你这是要跟我分手吗?

1459390158703397.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