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痛中的少女:比起千疮百孔,我更喜欢一刀致命

李若 · 2016-04-28 03:41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疾病将魔爪伸向一个家庭,带来的不仅是病痛,还有贫困,带走了一个女孩对未来的希望。亲爱的女孩,愿你永不向生活低头,总有一天,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病魔.jpg

2013年春节放假期间,我在家多待了几天,等我回到我上班的公益机构(工友之家,一个NGO组织),看到宿舍多了一个面容清秀的小姑娘。我问宿舍其他女孩:“这是谁呀?”她们告诉我:这是工人大学七期的学员,留在机构实习的。这个姑娘就是梅,从此我们就成了同事兼室友。

几天过去了,我发现她走路时老哈着腰。一开始不熟,没好意思问,时间长了我就问她:“你的腰怎么了?”

梅说,自己是强直性脊柱炎,腰直不起来了。“从前我一米六五,现在变成了一米五六了。”

“你怎么得的这个病?有多久了?”我问她。

她说:“十八岁上高中的时候住在学校。我们学校条件不好,宿舍地面潮湿,住久了就腰疼。我到医院去检查,医生说是强直性脊柱炎,家里为了给我看病,把家里养的几百只羊全卖了,还欠了一屁股账,现在也得每天吃药,一个月药费就得一千多,断药了腰就疼。”

我心里暗暗叹息,多好的一个姑娘啊,怎么就得了这么严重的病呢?

梅实习结束后留在了机构工作,负责管理图书。我们在一个办公室上班,在一个饭堂吃饭,慢慢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我对她了解得越来越多:她是家里的独生女,她是喝羊奶长大的,她妈妈生下她时没有奶水,爸爸就买回来一只奶羊,每天去山上放羊之前,挤一大可乐瓶子羊奶,留给她饿了的时候喝。

“听我妈说,我四五岁的时候,饿了就站在奶羊身边哭。小时候我和爸爸一起去山上放羊,晒得漆黑,村里人叫我‘小羊倌’。”她指着脸上的晒斑说:“这就是那时候留下的。”

有一次我们在饭堂吃饭,她看着馒头,有点伤感地说:像这样的馒头,我爸一顿可以吃十来个。

我说:“你爸怎么那么能吃啊?”

梅说:“我爸为了我的药费和还债,在采石场打石头。他每天把大石头破开,把一百来斤的石头抱起来往车上装,那可是重体力活啊。有段时间我的病特别严重,只能躺在床上,我爸搬着石头正准备往车上装,看到一群小孩在不远处追逐打闹。爸爸想起我从前和他们一样也活蹦乱跳的,想着想着分神了,不知不觉手一松,石头掉下去砸到别人脚了……唉,我这个病,拖累了我们一家!”

我很同情她,可也不知道怎么帮助她。

有时候她也很迷信,她说上中学之前不叫这个名字,那时候叫青,是她自己改的名,叫梅。名字改了有一年多,就生病了,她问:“你说,是不是这名字闹的?”我无言以对。

三年来,梅不断地寻医问药,到处打听哪儿有良医偏方,年年攒钱看病。吃一次自助餐心疼半天,看一次电影心疼几天!去年机构另一个拄拐的女孩通过治疗、调理、锻炼,已经丢掉拐杖能行走自如了,梅那叫一个羡慕啊!又蠢蠢欲动地要去看病了,有点慌不择路病急乱投医的感觉。

我实在忍不住了,就说:“你在网上查查,你这个病有治断根的吗?你爸爸的血汗钱、你省吃俭用的钱都让骗子骗光了,看那么多年看好了吗?不如保守治疗,用药物维持现状,不让恶化就行了。给你爸妈留点养老钱,你存点以后做嫁妆也好啊!”

她更悲观了:“像我这样的谁愿意要啊!就算他愿意,他爸妈也不会同意的!”

我安慰她说:“放心吧,从你降生的那天开始,上天都为你安排好了!那个男孩也许就在你看不见的某个地方等着你!”

梅回忆自己生病之前,也有男孩追,还有亲戚介绍的,可那时候年龄小,没同意。“早知道那时候就答应下来,早早结婚,现在小孩都七八岁了。”

我在想一个人生病了就不能找到爱情吗?对方知道你有病还愿意和你好,愿意和你结婚,用一辈子时间来照顾你,那就是真爱呀!

我又忍不住想:我们的国家要是像古巴一样全民免费医疗该多好啊!那样很多家庭就不会因病致贫了,我们期待着那一天……

“比起千疮百孔,我更喜欢一刀致命!”这是她的QQ签名,每次看到她的QQ签名我都觉得特别心酸,真心希望梅的病早点好起来,早日找到属于她的幸福!


小编有话说:受疾病折磨的梅觉得自己不可能拥有婚姻和家庭,因此对未来不抱希望。她觉得自己只有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拥有丈夫和孩子,才能获得幸福。其实幸福的形状不止一种,梅没有因为疾病放弃生活,还在努力地工作奋斗,衷心祝愿她的人生之路越走越开阔。


延伸阅读:

怀念姥爷:带着遗憾,走完农民的一生

回归劳动价值——工人大学的社会理想

工人大学给了我知识和技能,还有最美好的时光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李若
打工十多年,从南到北。热爱文学,偶尔舞文弄墨。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