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必须看到每一件商品背后,那些活生生的人|劳动节

尖小椒 · 2016-05-04 12:01 · 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摘要:我们并不是要为买到血汗产品而感到羞愧,而是我们必须要看得到这些商品背后,那些活生生的人,都长什么样,在经历着什么。我们不能允许这世界就这样安逸地把商品和劳动轻易剥离。

这是一个让人生活舒服的花花世界,各种商品应有尽有,琳琅满目。只要你有钱,你就可以买到各种实体产品和服务,它们价格不一,丰俭由人。

但资本主义社会就是喜欢把人和物割裂开——我们购买一件商品的时候,我们只能看到商品本身,但是不会看见背后为你生产这个商品的人。

看不见她的生产过程,不知道她的生命故事,不了解她的喜怒哀乐。久而久之,我们就陷入了一种“君子远庖厨”的习惯,我们可能听说过血汗工厂,但是我们可能只会皱一皱眉头;我们可能听说过工伤职业病,但是我们听着苯中毒可能不会有恐惧的感觉;我们听说过童工好惨,但是我们看见楼下快餐店那个12岁全职送外卖的小孩子的时候,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我们并不需要为了“我们在购买别人用血泪制造出来的商品”而感到有罪恶感甚至负罪,但是,我们必须要看得到这些商品背后,那些活生生的人,都长什么样,在经历着什么。

这样,我们才不至于陷入无知和虚假。看见,是改变的第一步。

看见溃烂的手指在制造手机屏幕

手.jpg

工人溃烂的手 插画师:Mun

为苹果、三星丶LG丶HTC丶华为丶小米代工手机屏幕的工厂蓝思科技里的工友,在生产旺季时每人每天得加班3个小时。她们每工作14天才能有一天休息,有时候,她们连续工作一个月都没有休息日。在深圳和湖南,工厂都用同一金额基数来购买社保,这都严重违反了中国社保相关法例中要求的要以实际月工资缴纳社保的规定。

而工人每天在充满粉尘、噪音、污水和化学品的车间工作,很多人因为长期接触腐蚀性的化学品,而双手脱皮、溃烂。在丝印部工作的工人更是在充满致癌物苯的油墨环境中工作。如果时间长,还可能会增加患癌的风险。但是工厂的管理方法是“产量挂帅”,很少要求工人使用保护装备。

在这样的情况下,工人能不能“东家不打打西家”呢?答案是困难的。工人辞职的话是需要排队的,提出辞职后,有时候动辄几个月都难以办理完毕辞职手续。很多工友受不了这种环境,但又不能顺顺利利辞职的,就只能被迫放弃扣押的工资选择自愿离职。

本段文字数据材料全部来自《不要毒“屏”果 还我乾净手机──蓝思科技调查报告》,SACOM,2015

看见在制造玩具的童工

wanju.jpg

在灰暗中制造玩具的童工 插画师:Mun

冰雪奇缘系列玩具、Nerf,怪物高校、漫威、星际大战……这些耳熟能详的玩具不仅在美国大卖,在中国也是脍炙人口。全球75%的玩具都由中国的代工厂制造的。2007年广东茂名市300多名中学生经中介公司非法组织去东莞一塑胶玩具厂打工,每日工作11小时。多名同学因恶劣工作条件而病倒,一位女学生甚至因病死亡。2008年1月5日,《纽约时报》一篇报道指出为沃尔玛生产圣诞树的广州环亚礼品厂,曾在2007年7月在订单高峰期招收500名16岁童工,让他们每周工作7天,每天15小时。2011年,一家为迪斯尼、美泰、孩之宝等品牌公司供应玩具的工厂,上百名工人遭受苯中毒。

为知名玩具品牌美泰代工玩具的深圳泰强工厂,每个泰强工人做一件玩具只能赚0.100069元。工人们的防护装置配备很不足够,经常暴露在天那水、丙酮、胶水、矽油和厂房噪音之中。工厂几乎没有提供安全培训,极少有工人佩戴防护装置。工厂强制规定工人12小时轮班一次。一些工人在连续工作七小时后才被允许去吃饭。工厂内的洗手间严重不足。在某个部门,200名女工需要共用3个洗手间位。

泰强还强迫许多员工签署一份 “自愿不购买养老保险”的协议,从而大大降低了人工成本。一位50岁、有18年工龄的员工仅仅由公司购买了8年社保。

本段文字数据材料全部来自《童话的另一面: 针对五家中国玩具工厂的劳工条件的调查》,China Labor Watch,2015

看见因为制造鞋子而苯中毒的工人

皮鞋.jpg

在化学品里缝皮鞋的女工 插画师:Mun

早在1996年,媒体就曝光了福建省莆田市——又名“鞋城”——里的一系列苯中毒事件,最早的案例可以上溯至80年代。

1993年发生在莆田市仙游县赖店镇里的悲剧,至今都让莆田人谈“苯”色变:一批女工在晋江鞋厂打工几个月便中毒住院。其中两位女工患白血病去世,临死之前全身腐烂、发肿发臭,气味难闻得连亲人都不敢进病房。两位女工逝世时,肚子里已有七、八个月的婴儿也随同她们一起夭折。

在2000年,广东南海的誉东鞋厂又发生了集体的苯中毒事故。该鞋厂的200名工人中,44名被验出有苯中毒症状。鞋厂所使用的胶水被验出含苯量高达80%。事故曝光后,南海市有关部门要求另外17间鞋厂将所有工人送去体检,结果又验出了67名苯中毒工人。

2002年,33名在河北省高碑店市箱包厂工的工人被诊断出患上了苯中毒,其中9人死亡。中毒工人的平均年龄只有17岁,接触苯的时间平均不过10.8个月。

本段文字数据材料全部来自《中国的苯中毒情况》,禁苯行动

看见出租车司机的多劳少得

出租车.jpg

 一天工作14小时,一个月挣2000元的出租车司机 插画师:Mun

你遇到过态度恶劣的出租车司机吗?出租车拒载、绕道、拼客等现象屡禁不绝,经常引发乘客的严重不满。而这些与司机们的收入水平大有关系。

《中国日报》的一篇报道称,一名司机抱怨他需要将超过一半的收入上交给出租车公司。“我每天早上不到6点起床,然后一天开大约14个小时的车,每个月只能挣2000块,”司机刘兴友(音)说。“实在熬不下去了。”

他的月收入比全国平均水平低大约430元人民币。

目前北京单班车每月的淨承包金将近4000元,但司机的平均收入不到6000元。这意味着他们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基本没有休假日,却要将大部分收入上缴给出租车公司。上涨的物价和油价更是加重了司机们的负担。因此就产生了“上午给公司干,下午给中石油干,到半夜才是给自己干”的说法。

本段文字数据材料全部来自《中国出租车司机罢工此起彼伏》,纽约时报中文网,2015

看见牛仔裤不仅在破坏环保,还在破坏健康

牛仔裤工人.jpg

充满粉尘的牛仔裤生产车间 插画师:Mun

你知道做旧、破洞的时尚牛仔裤如何被制造出来吗?几十个工人密麻麻地挤在一个铁皮缝车间内,人被淹没在牛仔裤堆中。工人们常常每天工作逾14小时,一个月30天都必须待命,总计每月才能挣到3000至4000元人民币。按件计算的工资更低:“几毛钱一个工序,甚至有些工序只有几分钱,与一条几百上千元的牛仔裤形成了天壤之别。”工友阿铭这样说。

阿铭工作过的两家工厂生产包括Polo、Levi’s、Lee、Hollister、D&G等大品牌的牛仔裤,他描述了自己的工作环境:车间里闷热潮湿,肉眼就看到灰尘在空气中飘扬,粉尘有时厚得甚至无法看见车间的出口,“下班过后我自己的工作服洗出来的水黑得发亮。”而许多工人只获发普通的外科口罩,对过滤硅粉尘毫无作用,沙尘会被工人直接吸入肺中,二氧化硅粉尘通过呼吸道在人的肺泡上堆积,肺组织全部纤维化导致尘肺病。

尘肺病的普遍症状是胸闷、胸痛、气短、咳嗽、全身无力,重者丧失劳动能力,甚至不能平卧,连睡觉都得采取跪姿,最后因肺功能衰竭,呼吸困难而死。

本段文字数据材料全部来自《血汗牛仔裤:穿在你身,痛在佢身》,明报,2013

看见冷冻虾自助餐背后哭泣的她

剥虾.jpg

哭着剥虾的工人 插画师:Mun

在泰国的剥虾厂里,百多名劳工站在生产线上,其中包括儿童和孕妇。空气中满是鱼腥味,卫生环境恶劣。员工没有名字,只有编号。每天由凌晨3时工作至傍晚7时,受尽主管打骂,仅换取4美元日薪,雇主还会借机克扣工资。而这些不人道状况均隐没在庞大的供应链中,消费者很难想象自己购买的速冻虾可能是由十岁孩子以破损的双手剥出。

“有时当我们工作,眼泪会不由自主流下来,因为实在累得无法承受。”一名工人对美联社记者说,“我们一直流泪但还是会一直剥虾……我们不能休息。”他用受伤的双手拿起浸泡在冰水里的虾仁,从虾线起剥,来到虾头,顺着虾尾方向把整个虾壳去掉,一刻不停地重复16个小时。

这些被剥好的虾,会被送到沃尔玛,有机超市,能吃到虾的自助餐厅,甚至被制成雀巢的宠物食品。

本段文字数据材料全部来自《舌尖上的血汗虾系列报道》,香港01,2016


延伸阅读:

商品背后:有血有汗有反叛

你必须看到每一件商品背后,那些活生生的人|劳动节

缝纫女工的一天,全篇白描不煽情但我看哭了

8张触动心灵的照片,8个追讨健康的女人 | 国际工伤日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尾图.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