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分别百度谷歌了宫颈糜烂和避孕,子宫都痛了

作者:尖小椒  |   2016-05-05 17:37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热点评论    
摘要:在百度和谷歌上面分别输入“宫颈糜烂”,结果却让我们无法直视。于是我们手痒痒输入了更多的词汇,这时,我们无法不直视它了。

“魏则西之死”让我们痛心之余,我们也担忧还有更多人因为信息不对称而受到伤害。比如,底层女性劳动者。

生活在工业区的我们,有病没病去趟医院也不容易啊:街头到处是“无痛人流”“专治xx病”的虚假广告;去正规医院,又被医托骗去黑诊所;上网想找点靠谱信息吧,百度搜索都被自吹自擂的医院承包了(见文章《百度卖疾病贴吧行径,堪比工业区黑诊所“牛皮癣”》)。

最近听说百度搜索引擎为了赚钱,抛弃了一些企业社会责任。那么这些没品行为,对底层女性劳动者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呢?为此,我们找了一些词汇百度,看看它到底想给我们推送怎样的资讯。而为了有一个对比值,我们使用了口碑还好的谷歌作为参考样本。

首先,我们百度输入“宫颈糜烂”

photo280691768405632949.jpg

毫无疑问地,位于排行榜前三的是各种妇科医院的“推广信息”。而位列榜首的深圳仁爱医院还网传属pu田系的一员呢。然而我们现在搜一下“pu田系”呢……

屏幕快照 2016-05-05 16.35.54.png


而在参考样本谷歌输入“宫颈糜烂”,则得出以下结果:

photo280691768405632950.jpg

虽然没有硬广,但是结果也并不如人意吧。“宫颈糜烂不是病”这句妇科医生和医学工作者们努力呼吁了好久好久的话,还是没有办法被第一时间推送到有搜索需求的人手上。(请参考:《宫颈糜烂不是病,你还去医院看什么?》)

各位朋友注意了,下次查“宫颈糜烂”,还有一个好去处:

屏幕快照 2016-05-05 16.40.08.png

然后,我们输入了“人工流产”

百度给我们的,还是医院,足足一个版面的医院。

屏幕快照 2016-05-05 16.45.44.png

而谷歌,好像好一些。

屏幕快照 2016-05-05 16.46.49.png

既然进入了搜索模式,我们不妨再搜更多女性劳动者平时关注的词汇吧!

输入“白带增多”

屏幕快照 2016-05-05 16.49.07.png

毫无疑问,怎么可能没医院出现?

屏幕快照 2016-05-05 16.49.56.png

   ( _ _)ノ|我扶墙

输入“避孕”

屏幕快照 2016-05-05 16.54.06.png

首位是紧急避孕药毓婷,杜蕾斯可能你没有给啥广告费是不是。另外,谁能告诉我测体温避孕是什么高科技!急!在线等!

屏幕快照 2016-05-05 16.55.54.png

看点稍微正常的来压压惊。对了,避孕方式的选择可以看这里:《谣言粉碎:避孕误区,情侣必看!

输入“抑郁症”

屏幕快照 2016-05-05 17.01.02.png

一字一句都是钱,百度怎么可能放过你?

屏幕快照 2016-05-05 17.00.36.png

对比一下我们会深深感受到,信息,也是要分有用信息和无用信息的。有的信息,只是一种广告。

从“魏则西事件”说开去,我们想问,为什么有问题的医疗广告可以在网上出现?

从监管法制的角度来看,我们可以参考两种不同的做法:美国和香港。在美国,联邦政府并没有法律监管药厂直接向顾客卖广告,只靠食物及药物管理局的指引约束,但效果有限。有统计指,药厂每年花40亿美元向顾客卖广告,美国的电视台常常充斥各种医疗广告,特别是改善性功能的、舒缓失眠的,加强注意力等等的药物,让观众十分烦厌。

而这只是冰山一角, 有调查发现大多数药厂花在市场推广的开支比科研经费还要多。他们又会经常直接向医生推销药品,他们会带同精美午餐外卖到诊所送给医生品嚐,然后很友善地“提醒”医生最近用药用得太少。美国政府的对策是设立网站,让民众可以随时查到他们的医生有否曾经收取药厂或其他医疗机构的好处,希望阳光可以迫使他们收敛。

p34816869.jpg

美剧《生活大爆炸》描写了女主角penny做医药代表向医生调情的情景

香港的做法则可说是监管法制的另一端,严格限制医疗广告。香港法例第231章《不良广告(医疗)条例》列明14种疾病的医疗广告是如何受到监管的,例如任何医治癌症、性病和心脏病的药物、外科用具或疗法都不可以卖广告,没有例外,违者最高可被判罚款和监禁。

不过香港的做法也受到很多挑战。例如香港政府曾经建议全面禁止奶粉商推广三岁或以下婴幼儿的奶粉,随即受到受业界全面反对。有些药厂为了避开法例的监管,会改为支持大学发表研究报告支持某种疗法,又或成立慈善团体以公共卫生的名义做宣传,也被评为触及法例的灰色地带。

其实在中国,《广告法》对各类医疗、药品和医疗器械,以至保健食品的广告都有明确的规定,我们应该鼓励这些规定能够得到有效的执行。

而当这些规定还没能有效执行的时候,我们应该怎样做呢?

我们虽然是平平无奇的“蚁民”,但是聚沙成塔的蚂蚁也可以掀起巨大的力量。当我们看见一些朋友正在做倡导行动来改变这个铜臭主导人性的社会时,我们不要冷冷地说“再怎样努力也没用的”这种没营养的话,我们应该支持她们,加入她们。

*“魏则西事件”背景:本来拥有美好年华的大学生魏则西,在2014年被发现患有晚期滑膜肉瘤(一种软组织恶性肿瘤),采取传统治疗方法后,魏则西与父母通过百度推荐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尝试了宣称“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的“DC-CIK 生物免疫疗法”(即树突细胞—细胞因子诱导杀伤疗法)。但在花费超过20万元人民币的医药费后,魏则西的病情未有任何好转,最终于2016年4月12日病逝,得年22岁。


延伸阅读:

青春之痛:工厂女工“人流”现状

商品背后:有血有汗有反叛

城中村健康生活—流动人口社区禁毒防艾漫画集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特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

尾图.png

1.137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