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性都”阿姆斯特丹看了一场色情秀

谈性说爱LoveMatters · 2016-06-02 16:54 · 新浪微博
摘要:我在荷兰看了色情表演,发现和想象中不一样……

性只是一场秀

第一次去红灯区,除了窥探一个个红窗内的性工作者,还闲逛了错落其中的性用品商店,这里的性用品商店除了销售形形色色的性玩具,还出售很多色情录像带,有独立的小房间作为试衣间,发展成较成熟的零售店的感觉。此外,还有好几家色情表演场所,各种现场表演,我们选了一家看上去很火实则很廉价的表演,后来才知道是“窥视秀”。

它是一个封闭式的圆形房屋,分割成十几个房间环绕其外,每个房间独立,有一个窗户的暗格,投币2欧元,暗格打开,可以看到中间圆形舞台,穿过舞台甚至可以看到对面房间暗格后其他观看者的脸。本计划看一场“情侣秀”,结果我投了2欧元,2分钟内只看到一个脱衣舞女郎张开大腿做了几个动作后就下场了,随即就后知后觉地出来了。其他小伙伴告诉我随后就是一对情侣登场,口交,做爱,很是劲爆,可惜我什么也没看到。日后在另一场色情秀上的经验告诉我,这个我错过的表演不会很精彩,或者说即使我看了也不会有多喜欢。

这个秀场的隔壁有很多小房间,一个个独立开来,墙上摆放着餐巾纸抽,于是隐隐感觉到什么。发现一个男人走进去,关上门,随后听到一阵呻吟声,原来是看色情录像带打炮的地方。城会玩啊,发达国家的小伙伴,真是太有创意了。

红灯区游人如织,每个人在这里寻觅着自己想象中的性与爱。远没有想象中惊讶,又超过了常识中的认知。

荷兰红灯区.jpg

图片来源:http://www.reporters.nl/

最后一次去红灯区,花了25欧看了一场最便宜的色情秀,那是一个较大的开放式舞台。期间5个节目,第一个是女孩滴蜡油,用蜡烛插入阴道表演;第二个是在阴道中插入一支笔然后邀请台下的男嘉宾上台,在这个男嘉宾胸口写上了“sexy boy(性感的男孩)”;第三个是在阴道中放入一根彩带,然后让一个男嘉宾拉扯彩带,越来越长的彩带组成了各种形状;第四个是一男一女表演插入式性爱,男的是囚犯,女的是狱警,制服诱惑外加一点SM(虐恋),这一对在开放式舞台上的四个方位分别做起了爱;第五个是一个乳房很大的姑娘,邀请了4个男嘉宾,用胸挑逗他们,并将香蕉置于身体的各个部位,让这四个男嘉宾吃掉。

看过的十几个小伙伴都表示,最无聊的就是那一对插入式性爱的表演,其实所有人都明白,如此机械的性爱,毫无美感,也无法唤起什么高潮,太过露骨与赤裸,反而失去了“性趣”

荷兰人告诉我的,我将告诉你

我的室友是一个荷兰当地姑娘,游学的一个月里,她告诉我,荷兰当地人是不怎么去红灯区的,就好像北京人不怎么去长城,上海人不怎么去东方明珠一样,那是景点,是彩头,但不是真正荷兰人的生活。即使是万众空前的运河同志游行也不是很有兴趣参加,虽然她自身是同性恋友好的,但并不想凑这个热闹。

运河同志游行.jpg

阿姆斯特丹运河同志游行,是这座城市开放包容的象征(图片来自网络)

项目中的小伙伴有一个荷兰的合作导师,在去过红灯区的第二天,她很兴奋地发信息给导师说自己昨天晚上花了2欧看了真人男女做爱,又去逛了各类的性用品商店。结果那个荷兰老师说,大部分的荷兰人是从来不去逛性用品商店的,要买也是网上买。

都说荷兰人思想开放,赌博、吸毒、嫖娼在荷兰都是合法的。一位荷兰教授告诉我们曾经有两个荷兰人购买性交易,由于交易对象刻意隐瞒年龄,两人未发现女孩是16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被警察排查时发现,最后都自杀了。太奇葩了,这就自杀了,不是说性文化很开放嘛,不是说很包容嘛。

所有的性幻想都是自己的,是我们把阿姆斯特丹当成了意淫的对象,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快感。

每个人都是一个“橱窗女孩”

在阿姆斯特丹红灯区里,最为亮眼的还是那些橱窗女郎,她们像摆设,又像明星。可以被购买进行性交易,却也是双向选择。我的身体我做主,我选择故我在,没有过多的情与爱,对与错,这只是工作。主街道上的橱窗女郎并不是那么多元,大部分来自东欧,白种人,金发碧眼,很多已经结了婚或者有男朋友。

我想橱窗女郎的亮点就在于那橱窗吧,那扇透明的,将所有幕后都搬到台前,将想象之景置于观视之中的落地橱窗。看与被看,社会学常说的物化、客体化都是在观看中完成的,我们窥探着橱窗里的性工作者,满足着自己的好奇和窥视欲。匆匆一看,并不了解她们的人生,更不知道她们的故事。想来每个人又何尝不是如此,看着别人,被别人看着。人们总是在观看与被观看中寻找到自我与救赎,其实每个人都是一个“橱窗女孩”。

橱窗女郎.jpg

橱窗女郎(图片来自网络)

在阿姆斯特丹生活的一个月里,从刚开始的新鲜好奇到后来的习以为常,从来时的津津乐道到离开时的返璞归真。这个城市教会我的不是猎奇,而是平常心。

转载自微博@谈性说爱LoveMatters ,有改动


延伸阅读:

你不能接受的是性,还是谈论性的女人?

《踏血寻梅》:对性工作者的叙述,依旧单薄得可怜

尾图.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