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和我,两代人的远行 | 父亲节

作者:阿风传说  |   2016-06-19 00:00  |   来源:尖椒部落原创首发   原创  打工生活    
摘要:记忆里的父亲很少回家,等到自己做了父亲,终于明白了他的辛苦和无奈。想要留在身边陪伴孩子,亲历孩子的成长,却迫于生活不能如愿。农村家庭两代人的真实生活。

父亲节.jpg

清晨,阳光曼舞般洒向窗台,朦胧的双眼迷醉般依稀看见世界万物,昨日美梦在嘴角轻抿一笑中油然划过。新的一天又在吵杂烦乱熙熙攘攘匆匆忙忙中拉开序幕。

我出生在八十年代后期,一个到处都是化工厂的工业小村。家中三个姐姐对我呵护备至,母亲更是偏爱我。唯独父亲在其童年的记忆里是模糊的,像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父亲常年累月在外销售塑料颗粒,用来制造电线、电缆金属丝外皮的那种。他可以随手拿起两颗塑料颗粒,看一眼再放嘴里嚼两口,判断价位和材质,让我既惊讶又好奇。

父亲每次出差回来都会带一个半旧的皮包,装满衣物和从“外面的世界”带回来的稀罕物件。那是全家最快乐的时候:母亲笑得格外高兴,我和姐姐们则蜂拥而上迎接父亲,争抢他手里的皮包,想要第一时间得到城市里买来的水果、漂亮的衣服和在村里少见的电子产品。我是村里少有的拥有小霸王学习机的孩子,也因此和很多同学的关系都变得亲近。

记忆里我和父亲的沟通不多,只记得他会把自己在外面的见闻声情并茂地讲给我们听。父亲高大的身躯、说话时慢条斯理的腔调,都让我在心中暗暗崇拜。

温馨和谐的岁月匆匆而过,皱纹悄悄爬上父亲的脸庞,鬓角白发越发刺眼。而我自己也成了父亲。

高中毕业后,我在父亲的安排下进入国营企业,并且很快结婚生子,看着孩子从蹒跚学步到追逐打闹。女儿因为户籍只能在县城读小学,儿子则在家门口的幼小玩闹成长。而我在城市工作,每逢周日才能回去和家人团聚,微薄的工资在扣除生活费后所剩无几

09年下岗后,我和妻子远赴南方打工,原本就不多的陪伴孩子的机会也所剩无几。常在夜阑人静时思索跟孩子交流的方法和言语的力度,只能通过电话和视频隔三差五地联系,唠叨一些生活琐事,引导他们做人的道理。每每临行前望着孩子那纯真的脸庞,想着他们自由自在、随性而为的举止,不由喜上眉梢,笑逐颜开!

亲情是生活中持久的动力多想陪在他们身旁,伴随他们成长。现实却让我只能暂时流浪。每次离开总是故作轻松,微笑着说回去吧,转身已泪湿眼底。

望着逐渐长大的孩子,时常想起父亲的不容易。小的时候只知道索取,有了孩子后才真正体会父亲当年的感受。

家人之间相互给予无私帮助,简简单单,没有杂质,没有疏远和虚伪,仅是血脉相通间彼此的默默关怀。那些打磨过的岁月煦煦升辉,便在一份寻寻觅觅中跌宕了逝水流年的情怀。

在父亲节到来之际,深深的感谢父亲教育了我又教育我的孩子,教给他们做人之道、做事之本。道一声您辛苦了,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节日快乐!


延伸阅读:

生活不止眼前的面包,还有诗和玫瑰

怀念姥爷:带着遗憾,走完农民的一生

病痛中的少女:比起千疮百孔,我更喜欢一刀致命


请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阿风传说
作者:阿风传说
八十年代后期草根,飘忽不定讨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