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东莞:47岁“打工仔”蹊跷死亡 仨孩子辍学为父讨真相

杨轩 · 2016-06-23 15:54 · 中国商报法治周刊
摘要:一名47岁的男工被发现趴在在宿舍离奇死亡,家属既无法得知死亡原因,还在表达诉求时多次被阻挠甚至遭到殴打?如此蹊跷一事,何时真相能水落石出?

4月5日凌晨6时左右,47岁的河南民工徐照俊被人发现趴在其生前打工的东莞利普家具厂宿舍楼下死亡,死因成谜。

徐照俊上有70多岁的父母,下有3个未成年的孩子,还有一个患有重度精神疾病且不能生活自理的妻子。

东莞男工蹊跷死亡.jpg

6月19日父亲节,徐瑶三兄妹向东莞市人民政府提起工伤行政复议申请。

“他是一个家庭的顶梁柱,按常理说,死者完全是没有自杀的理由。”据死者的家属徐光勤介绍,徐照俊生前每月有3700元左右的工资,除了留下几百元钱给自己的零用钱外,所剩的工资都一分不少的打回家里。

徐照俊是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马蹬镇孙庄村人,生前在东莞市厚街镇下卞村利普家具厂打工8年。在利普家具厂的后门,也就是徐照俊当时被发现在宿舍楼房门面的事发现场,记者发现,该栋楼房的前后装有3个监控摄像头,完全可以清晰的拍下整个事发现场。

但2个多月过去了,死者的家属并没有看到任何与其有关的监控视频,警方也一直未告知其死亡的真正原因。 他杀还是自杀?对于“打工仔”徐照俊的死因,至今都无从知晓。

三兄妹挤在出租屋称“爸爸不会自杀”

没有粽子,只有馒头和开水。

6月9日,徐瑶、徐明、徐圆(均为化名)三兄妹在东莞市厚街镇某出租屋内度过了一个特别的端午节。

东莞男工蹊跷死亡.jpg

徐瑶三兄妹与其爷爷奶奶在东莞市某出租屋里。

此前的6月1日,那天是儿童节,没有人问候,没有礼物。呆在东莞的徐瑶、徐明、徐圆三个孩子,似乎都忘了那天是自己的节日。在他们幼小的心里,也似乎不太明白端午节与屈原之间的故事。但他们只知道自己来东莞的目的,“要为父亲寻找真凶”。

他们兄妹三人是徐照俊的孩子。老大徐瑶15岁,是一个懵懂的男生,正读初中二年级。两个妹妹还只有十二三岁,正读六年级,两姐妹是同一个班。

从2016年在家过完春节回到东莞工厂后,徐照俊已经有4个月没有给家里“打钱”。

当78岁的爷爷徐金章把这种隐忧与担心告诉了他们三兄妹的时候,作为家里的长子徐瑶,曾劝其两个妹妹,说在学校不要再乱花零用钱。

后来,他们三兄妹在爷爷的口中得知其父亲在东莞工厂里死亡的消息时,“三兄妹哭了一整个晚上。”

从4月5日凌晨6时死亡,一直到第二天的4月6日中午12时左右,在过去了30个小时后,徐照俊的父亲才接到工厂里一位何姓员工的电话通知,说他的儿子4月5日凌晨“跳楼自杀”。

第一时间得知徐照俊死讯的是徐光勤,他是徐照俊的亲侄子,也是仨孩子的堂哥。因为徐照俊的妻子患有重度精神分裂,儿父母均年迈难以理事。此后,在东莞市打工的徐照俊的妹妹和妹夫也接到了电话。

4月8日赶到东莞厚街的徐光勤被警方告知徐照俊的死亡“排除他杀”。而利普家具厂则直接告诉徐照俊系“跳楼自杀”。

除了“排除他杀”、还是“自杀”的说法,徐光勤没有接触到关于其叔叔死亡的任何有效信息:生前工友均联系不上,原来熟识的老乡欲言又止,躲躲闪闪;厂方不让进厂区看宿舍和遗物;监控录像没有任何人提供,甚至死亡的照片都没有见到。

接待徐光勤等家属的厂方人员告知有关徐照俊生前的信息是:“徐照俊在4月4日晚上10点钟左右休息,寝室里有晚睡的工友在当晚12点和4月5日凌晨2点的时候还看到他躺在床上。而早晨六点左右他被发现死在宿舍楼下。”

“老徐四十六七,健硕而有活力,开朗热情,见谁都打招呼,很有忍耐心。何况家里养着三个孩子,两个老人,一个精神病妻子,每月除了留下几百元自己花以外,所有的工资都打会回家去。”死者的家属在利普家具厂了解情况时,曾有徐照俊生前的工友如此说道。

“徐照俊应该不会自杀吧,而且不留下只言片语?”厂里的工友也纷纷质疑。

徐照俊的妹妹也告诉记者,4月4日那天清明节,在早上与下午的时候,她都给徐照俊打过电话,喊其过来一起过节吃晚饭。

“我哥哥早上在电话里说他去理发,就不过来我这里吃中饭。后来下午我又打电话让其过家里来吃晚饭,我哥哥说不过来了,就到厂里吃饭算了。在电话里,他没有任何不快的话语,他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想着去自杀?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厂方多次与死者的家属协商解决

根据知情人提供的照片显示,徐照俊的尸体俯卧于东莞厚街利普家具厂后门的宿舍楼下,离门面卷闸门大约3米远。死者的身体方位,从表面上来看,尸体又像是被人故意摆在地上一样,“趴在地上,右脚压着左脚,双手枕在胸下,刚好是头朝南,脚向北,与卷闸门的方向平行”。

东莞男工蹊跷死亡.jpg

工厂宿舍楼的两头都装有监控摄像头。

记者在现场看到,该栋宿舍楼是一栋南北走向的五层楼房,临着马路成为利普家具厂的北部边界。

从死者尸体横卧的垂直向上从一楼数到四楼,就是死者生前所住的408房间。1.2米高的阳台空旷而无任何遮挡,从楼上到一楼门面的空间一览无余。

在离徐照俊的尸体北侧约20米处,第一层楼的屋檐位置有一个摄像头,而尸体南侧约30米,是工厂的后门,此处有一个从外向里的摄像头。后门南侧紧邻的门面,是该厂行政主管所开的福利社,福利社的南侧边缘,也在一楼的位置,同样有一个摄像头。

遗憾的是,家属要求查看这些摄像头弄清死者的原因,却被告知“不能看”。

“你们走法律程序吧”!厂房的态度强硬,谈判代表认为徐照俊是自杀,工厂只肯给丧葬费,人道主义援助的数额不超过4万元。

久拖不决后,4月13日,徐瑶、徐明、徐圆三兄妹从学校请假,随着年迈的爷爷奶奶来到利普家具厂。

4月14日上午下着暴雨。徐瑶三兄妹和爷爷奶奶一起坐在厂门口表达诉求。暴雨稍歇,一辆大货车从门口进场时,一位不明身份的黑衣年轻人将徐瑶抡起,在空中转了数圈跌落地上。

“打人的是便衣警察。”家属的指控在后来的调查中被证实。虽然家属不断地质疑,警察打人的事件至今未有回应。

5月12日,按耐不住怒火的一家人再次去厂门口表达诉求时,被警察强行带离。这个过程中,徐光勤拍下的照片被警方删除,而他自己则被戴上了手铐,在派出所了呆了两个小时。

随后,厂方宣布,停止向家属负责住宿和伙食费。不得已,死者的家属一行6人,临时在东莞厚街租了一间民房,一家人搬进了出租屋。

家属向东莞市政府提起工伤行政复议

“说是自杀,死亡证明为什么开不出来?”徐光勤说,他在东莞呆久了发现身上没钱的时候,便想到叔叔生前的银行卡里也许还有钱可以用。但是去银行查询,银行告知家属必须带上死亡证明才能办理相关业务。

不过,东莞市公安局厚街分局沙溪派出所告知徐光勤,“不能开死亡证明,须尸体火化后才能开”。

6月8日,死者的家属收到了由东莞市社保局发出的“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

这份决定书显示:4月19日,东莞利普家具有限公司向东莞市社会保障局提交了《关于徐照俊的工伤认定申请》,该申请称,东莞市利普家具有限公司员工徐照俊,于2016年4月5日04时00分左右,在公司内宿舍四楼跳楼,至2016年4月5日6时00分左右报警处理,经120救护人员到达现场诊断确认已死亡。我局依法对申请人所提交的材料进行了审查。

“经审查,申请人未能按规定向我局提交徐照俊于本事故中的医疗诊断证明或者职业病诊断证明书(或者)。综上所述,不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四十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现决定不予受理。”

“警方还没有出具书面书面结论,厂家和社保局凭什么就认可自杀呢?”徐光勤说,既然没有尸体解剖查找死因,也没有调查勘验资料,社保局和厂家怎能乱下结论呢?

对此,6月19日,已经辍学2个多月的徐瑶三兄妹,在其居住的出租屋与其他家人商量后,便决定一起向东莞市人民政府提起了“不服不予认定工伤行政复议”申请书,并要求对徐照俊进行解剖尸体,查明死因,认定工伤。

“今天是父亲节”。对于徐瑶、徐明、徐圆他们三兄妹来说,没有父亲的“父亲节”,在他们年幼的心里,伤心似乎一触即破。


延伸阅读

职工在厂内休息室待料期间突发疾病死亡,能否认定为工伤?

微信临时小(1).png

发送
获取验证码
确定
恭喜您投票成功